古代男主虐身h女主 王总你别这样好吗

古代男主虐身h女主 王总你别这样好吗

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压迫气息的神秘男人,正是江小鱼在茶棚遇到的,赫连阙。

赫连阙此刻正用幽深如古潭的眸子意味深长地看着江小鱼,手中把玩着的烟杆还在往外冒着丝丝白烟。衬得一身暗金流纹玄袍多了几分诡谲之色。

“的确很巧,赫连公子也是来抢床位的吗?”江小鱼似笑非笑地看着赫连阙,身体绷的僵直,一边警惕地鼎着他的动作。

强烈的直觉告诉江小鱼,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更准确的说,是她连当他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姑娘好像很怕我?”赫连阙脚步诡异一移,瞬息来到了江小鱼身边,凑近俊脸,笑的邪肆。

江小鱼看着赫连阙那张白玉无瑕摄人心魄的面孔,眸中惊惧之色一闪而逝,快速地恢复了原样。

“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况且我与赫连公子不熟,保持警惕难道不应该吗?”为什么她会有赫连阙针对她的错觉。

他们明明刚刚才认识,不是吗?

“哈哈,是我唐突了。”赫连阙闻言识趣地往后挪了几步,眸子却在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江小鱼,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

江小鱼也不好再说什么,有些厌恶地低下头。

这个赫连阙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这样盯着自己,自己又不是待价而沽的货物!

想着,江小鱼又抬起了头,也落落大方地从头到脚地打量起了赫连阙,连他烟杆上吊着的烟袋都没放过。

二人就这么“含情脉脉”地对视了十几秒,终于,江小鱼忍不住了,率先打破僵局。

“赫连公子过来不会只是打个招呼那么简单吧?”

“还真不是。”赫连阙抬手将烟灰敲落,又往里面放了些烟丝,并未点燃,“我来邀姑娘去我的屋子歇息。”

“我在这里很好。”

江小鱼断然拒绝,她可不相信天上会有掉馅饼一事,尤其是赫连阙还看破了她女儿身的身份,再者她也不想跟这个赫连阙扯上什么关系。

“姑娘不拘小节,在下很欣赏,只是可怜这个孩子了。”赫连阙说着将目光落到了小叮当的身上。

“他也习惯了。”江小鱼依旧没有做任何退让,低首对枕在自己胳膊上的小叮当,暗含威胁地道,“小叮当,你是不是也很喜欢这里?”

“小鱼,这里好热,我身体好难受。”小叮当出乎意料地拆了她的台。

“你在开玩笑?”江小鱼蹙眉,直接把小叮当拎到一边,咬牙切齿地道,“你是想让姑奶奶羊入虎口啊。”

“小鱼,这里阳气过重,对我很有影响。还是去赫连阙那里吧,他虽然深不可测,但不会做出什么出格之事。”小叮当有气无力地看着江小鱼,双目虚浮。

江小鱼看了看怀中的小叮当,又转身看了下赫连阙,一时拿不定主意。

这时赫连阙又向江小鱼走近了几步,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我看姑娘之前去古榕那里,应该是百花村一事很感兴趣吧。”

“你跟踪我?”

江小鱼对赫连阙的印象更不好了,毫不掩饰眸中的杀气。

“我说过,我们有缘。”赫连阙这才不紧不慢地点燃了烟丝,轻吸了一口,目光散漫地看着江小鱼,玄袍随风轻轻扬起。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姑娘想不想知道百花村的秘密。”赫连阙吐出绵长悠远的白烟,漫不经心地挑起她的下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