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k 快点?用力点受不了

spank  快点?用力点受不了

不说?云珞扭曲了脸,她可最不喜欢被人吊胃口了。

“主人,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儿吧,不能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樱桃转而变得严肃。

走,她当然也想走。可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走的,更何况……她还跟慕容弘说要当皇后呢,这一走岂不是留了自己的脸面。

就在她沉思之时,外头传来了催促的声音。

“云贵人您梳妆好了吗?太后娘娘已经到了景阳殿,皇上让奴才来催促一下。”

皇太后这么快就来了!看来是一刻都等不下去了吧。

可她要沟通的应该是她的皇儿,而并不是她上官云珞。

“你去禀告皇上,我还要一会儿。”云珞不急不慢的回道。

“主人,我们现在就逃吧。”樱桃又再次强调逃跑的事情,她觉得不管那猜测是对是错,这儿绝对不能继续呆了。

云珞没有回话,反而朝梳妆台那边走了去。再次拿起木梳,为自己梳起那黑如墨的长发。

自从穿越到这具身体以来,云珞都没有仔细瞧过这张有着月都第一美人的脸。

她的五官很精致,皮肤也白嫩如瓷,黛眉下更是有一双灵动的凤眸,还是那种会让男人深陷其温柔之中的眸子。

若不带上她云珞的冷傲之气,整个人儿是楚楚可人,人见犹怜的。

“主人……”

瞧见云珞半天都没有反应,樱桃有些急了。

“暂时不离开。”云珞缓过神,淡然的回道。

“主人,你继续留在这儿会有危险的。他现在也许只需要你的血,之后不知道会不会还要你的什么。所以还是趁早离开,你之前不是说过要远走高飞的吗?”樱桃继续劝说。

“樱桃……是九爷让你来说这些的吗?”云珞不禁联想到这。

“不是,主人你听樱桃说,这儿……”樱桃还想要继续。

可话说道一半,她突然又止了住,接着用着极小的声音说,“屋顶有人。”

屋顶有人?云珞微抬了眸,心里疑惑这大白天的怎么有人来她这屋顶,是偷听她们的对话呢,还是想要对她云珞不利?

“出去看看。”云珞示意。

樱桃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门。

没过一会儿,樱桃便抓着一个小厮回了来。

“你是什么人?”云珞瞥了他一眼,又继续梳起自己的发髻。

她不是上官云珞,对于古代的这发型没有什么研究,折腾了老半天都没有梳好,她真想直接扎个马尾得了。

“奴才……奴才是……”小厮吞吞吐吐,半天都没有回道上云珞的问话。

他跪下地上瑟瑟发抖,一看就是一个没有什么经验之人。想必是听了哪个蠢主子的命令,所以大白天的爬到了屋顶之上。

他肯定不是皇帝身边的人,也不会是慕容弘的属下。

这么一排除,云珞心里自然有了答案。

“樱桃,把他交给慕容澈。”云珞没有想要把精力浪费在他的身上,还不如让慕容澈好好去管管这背后的人。

“主人,樱桃刚刚说的……”樱桃眉头紧皱,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