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下面湿到不行的小说 簪中录圆房是哪一章

让你下面湿到不行的小说 簪中录圆房是哪一章

“我要你做我的秘书,工资2万1个月。”

“你们有钱人了不起,凭着几个臭钱就欺负我们这些穷人。”

“那你的日记还要不不要?”

“我答应做你的秘书,把日记还给我。”蓝美诺抢过日记,死死的抱在怀里。

蓝美诺其实也不怎么害怕慕阳澈看他的日记,她只是害怕慕阳澈看到日记里藏的照片,那可是差点把他打死的人。如果真让他发现了,也许她也活不长久。

“我饿了,去买吃的。”慕阳澈磁性的声音带着命令的口气。

蓝美诺撇了慕阳澈一眼,快速将日记本锁好,便匆匆出去。

她可不想再惹他,他是多么的霸道无理,可怕得没有半点感情的冷血动物。

走在车流如潮的繁华都市,蓝美诺美瞳微沉,嫩白的脸颊之下,没有半点弧度。

她很想曾经的杜锋,那风度翩翩,温柔的男子。

蓝美诺的脚步停顿在一间色味俱全的美食店。漫着步伐走了进去,她选了一处被冷落的角落坐下,抬眸看着桌上昂贵的菜单,面色微僵。

他说他请她当秘书,一个月两万,他是在开玩笑吗?怎么看他,他也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谁知道他心里所想。

算了,就当是犒劳一下辛苦多年的她自己吧!

蓝美诺选好了菜单,把头转向窗前,美瞳似笑非笑的望着窗外。

一抹熟悉的身影赫然闯入眼帘,旁边挽着他手的女子似曾相识。蓝美诺双眸黯然神色,脸色微白,双手握成拳形,身体微抖。

杜锋?凌佩佩?

他不回家是因为她?

蓝美诺苍白的唇瓣忍不住翘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小姐,你的东西打包好了。”服务员温柔的说着,慢条斯理的放下手中的东西,便离开。

说白了,杜锋对的她好还不如一个服务员对她的好来的真实,他这样做不觉得愧疚吗?他对得起她吗?他把她当什么了,帮他抚养孩子的工具?

两抹身影渐渐消失在眼帘之下,蓝美诺才肯起身离开。

拖着沉重的步伐,蓝美诺心口像被一颗沉重而刺不穿心脏的子弹狠狠压抑住,让她喘不过气。

天空渐黑,蓝美诺终于忍不住停驻在小巷的角落里,屈着身子,缩成一团。冰凉的泪水夺眶而出,滑过唇角,有一丝酸酸的苦涩,双眸阴沉黯淡,面色苍白无力,努力低压住由内而发的哭声。

昏暗的灯光若有若无,缩在角落里的蓝美诺此时就像一只无处可去的孤魂。

阳光从帘子外透进来,格外刺眼。躺在沙发上的慕阳澈不耐烦的微睁开眸,唇瓣还存留着未了的倦意。

他慢条斯理的坐起来,慵懒的背靠着沙发,盯着熟睡中的蓝美诺,忍不住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慕阳澈拿起手机,动作优雅的在屏幕上滑来滑去。

“喂!”

“把我的车开到S街14巷巷口。”慕阳澈醇厚有力的嗓音从唇瓣缓缓吐出。

“是,是老板。”接电话的人听到熟悉的声音,显然有些慌乱。

慕阳澈搁断了电话,一双被阳光映照得如星辰般的眸,略带暖意,视线从没转移过床上的女子。

“铃铃铃~”

闹钟缭绕不止的声音不停徘徊在蓝美诺的耳中,一旁的慕阳澈也忍不住蹙眉。

她从被褥中伸出白皙的手不耐烦的把闹钟一扔,沙发上的慕阳澈紧皱眉头,顿时疾声励气。

“蓝美诺!”

慕阳澈的嗓音太过于高,让床上的蓝美诺因慌乱而滚下床。

蓝美诺感觉一股强劲的寒意死死的盯着她,她从床边慢慢的探出头,一双迷人清澈的眸略带惧意望向慕阳澈。只见慕阳澈的脸庞上印上了浅浅的闹钟模型,蓝美诺忍不住偷笑,却被不远处的冷漠目光盯得有些拘束。

“愣着干什么,快给我想办法。”

醇厚有力的嗓音满是愤怒的语气,一双冷漠不带一丝暖意的眸盯着蓝美诺让她惧怕不已。

她形色匆匆走进浴室,拿起一条干净而略带牛奶香的毛巾,弄湿后扭干一些,她脚步停留在离慕阳澈一米处,偷瞄着他的情绪而不敢与他对视,蓝美诺递上毛巾,而他却无动于衷。

“你还要我擦不成?”

许久慕阳澈才缓缓开口,那言语中透露出的怒意,让蓝美诺咽了咽口水。

她上前单脚跪在慕阳澈旁边,动作轻慢,怕再次惹怒身旁的高傲男子。

已经不是第一次那么近的瞧他,却被他那上帝雕塑得完美无瑕的脸给震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