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是官御天 赎卖女刑警傅君绰

老子是官御天 赎卖女刑警傅君绰

他的手烫极了,云珞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可他紧紧相握,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死都不肯放手一样。

“慕容弘,我说话你到底听不听得见?听得见的话赶紧给我醒过来!”云珞低声呵斥,想看看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没了意识。

毕竟接下来她要做的事情很尴尬,若这个男人醒了话,那可就……

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云珞才抬起另外一只手,将未他未脱完的衣服给褪去。

他的身材十分健硕,古铜色的胸膛看上去极具有诱huò力,何况他还有着一张迷惑众生的面容。

这么一个男人若放在那个世界,肯定会被万千少女给追捧。

渐渐的,云珞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她可是处于寒冷的冰窖,但此刻她的脸蛋却开始慢慢发热,整个神情也有点开始恍惚了。

让她做这种事情,对她来说真的是比杀人还要难。

待发现他紧握的手松懈了后,云珞连忙抽出自己的手。

“慕容弘,我云珞从来都不管别人的死活,你却是个例外,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什么了,居然这么坑我。”云珞想起这些就来气。

可也只是表面气气而已,最终还是伸手慢慢褪去了自己的衣裳。

整个冰窖的气息变得异常的暧昧,似乎要上演一场少儿不宜的画面。

“慕容弘,我云珞为你这样牺牲,你要是还没好的话,那就真太对不起我了。”慢慢躺上冰床。

每一个动作都十分小心,一点一点靠近滚烫的男人。

她这是在做什么?心跳越来越快,快得像是要蹦出来一样。

那种感觉她不讨厌,反而觉得……不错。

许是她从来都没有和男人如此亲密过,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不知不觉,云珞的眼皮变得有些沉重,渐渐她也慢慢睡了去,而且睡得很是舒适……

夜,温馨而又旖旎,安静得似沉睡的婴儿。

“林哥哥,你确定主人可以救九爷?我们现在要不要进去看一看呀?”

呆在冰窖外头的樱桃一脸的担忧,她不知道林哥哥让主人怎么救九爷,主人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是大夫,她心里不是一般的担心。

“不要进去,她会救好九爷的。“林凌眉头紧着。

这话像是在安慰自己,毕竟他也不确定里面是什么情况。

“可是……”樱桃还想要说什么。

但最终没有将话给说出,叹息了一声,在林凌的一旁坐了下。

天渐渐泛白。

还处于熟睡的云珞,突然感到被什么东西给压了住,使得她快喘不过气,立马从睡梦中惊醒。

“慕容弘,你……干什么?”

睁开眼的那刻,云珞便瞧见一张被放大了的脸。

从他的脸色来看,那所谓的病应该是好了,可他的眼里却依旧透着炙热,看着她就像是看着什么猎物。

他们这个姿势有点暧昧,云珞不敢想象这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心里不禁责怪自己怎么就那样睡着了,而且还比他晚醒,这也太尴尬了吧!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觉得……我想干什么?”慕容弘的语气极为柔情。

那话听得云珞整个身子都要瘫软了。

她承认这个男人很有诱huò力,而且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快要经不起男人如此轻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