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几本好看的抗日小说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目录

求几本好看的抗日小说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目录

还没放好的文件,办公室被人推开,宫锦辰从外面进来,在看到林语手里的文件后,带着怒气。

“谁让你碰这里的东西的,难道你不知道,别人的东西不能碰吗?”

手里没放好的文件被宫锦辰大力抽在,另一只手推在林语肩膀,一瞬间,还没稳住的林语,摔得措手不及。

“你干什么呀!”

“谁允许你动我的东西?谁允许你动这个东西?”

宫锦辰一声接一声的质问,对林语就像是逼供一样。

突如其来的质问,林语有点不明白发生什么,她不过就是无聊看看,宫锦辰有必要突然发火。

还有别人,谁是别人,他的东西,难道他们在一起,还要分什么他的东西。

林语并不觉得自己错了,相对的是宫锦辰的大惊小怪,她不过就是随手看看,如果他不想让自己看,大可以锁起来,但是没必要这样的对待自己。

还说什么让他们试着交往,还有之前他对自己的暖情,原本不过都是假象而已,她不过就是看了一个病人的病例,他有必要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吗?还是说这里有什么秘密。

“你的东西?”

林语咬着这几个字,从地上站起的她,就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野猫,顺着人就抓上一把。

“什么叫你的东西,宫锦辰如果你觉得我们之间分你我,那么请你清楚明白的告诉我,什么是你的,什么又是该属于我的,只要你说了,以后你的东西我绝不会碰,而至于我的东西,也请你不要干涩,还有宫锦辰我要告诉你,如果你不想你所谓的东西被别人看见,请你最好把它锁起来,要不然我想今天是我看见,也许明天就是全医院看见,我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见不得人,能让你这么样的小心戒备。”

林语眯着眼睛,看着那个粉色的文件夹,怎么看怎么的不顺眼,原本她跟宫锦辰是好好的,可就是因为这份文件夹,吵了起来。

这个文件夹就是罪魁祸首,林语突然发生的拿起文件夹丢了出去,而这个举动,换来的是宫锦辰毫不留情的一记巴掌。

‘啪’

的一声清脆传遍整个办公室,林语捂着被宫锦辰打的酥麻的右脸,见鬼的看他。

对上林语的眼睛,那种透着恨的眼睛,宫锦辰看着自己的右手,没有在管的文件夹,突然是心头的愧疚。

“对不起。”

低声一句对不起,宫锦辰把头催得很低,林语没有看他,只有一声冷笑,在嘴角扬起。

“对不起?这三个字说的可真容易。”

放下的手,林语走到文件夹旁,弯腰捡起的文件夹,冷漠的伸手在宫锦辰面前,冷笑,“你的东西,这一次你可要拿好了,私自动了你的东西是我不对,所以对不起我跟你说,但是宫锦辰,你的对不起我不会接受,这一巴掌,我更不会忘记。”

文件夹啪的一声摔在桌子上面,林语不多废话的转身就走,最后一眼在宫锦辰脸上,是恨也是怨。

当初她跟袁一鸣闹成那样,袁一鸣也没说打过她一巴掌,凭什么宫锦辰可以,她的脸,不是生来给别人打的,齐慧兰、董美华,现在还有宫锦辰,他们三个,林语记在心里,终有一日她会还回去,全部都还给他们。

脸上血红的巴掌印,林语不理会周围人的指指点点,高傲的抬起头,高傲的挺起胸膛,让每个人都看到她脸上的印记,却一点也不服输的走出医院。

什么温暖什么表白,不过就是演戏罢了。

宫锦辰你也不过如此,这一次戏到此为止。

==================

办公室里,宫锦辰看着自己的右手,不敢相信刚才那一巴掌是他打的。

他当时一进门就看到林语在动这个文件,当时也是一时脑抽了才会动手,他心里也不想的,可就是那样的发生了。

转身看着房门,已经关闭的办公室门已经没了林语的影子,放下的文件夹,宫锦辰两手抱在头上。

原本他以为只要打同情牌,林语很快的就能深陷他的温柔,眼看着他的计划就要完成了,却没想到被他一时冲动打散,林语对他一直都有防备,这一次看来不知防备。

嘴角的苦笑,宫锦辰坐在沙发上面,按下的电话外面送进来一杯咖啡,宫锦辰喝下的咖啡,一字不语。

小北拿着托盘站在原地,眉头皱的都快要打结了,看着宫锦辰的表情,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更不知道关于林语的事情,要不要说。

刚才林语跑出去的时候她刚好看见,林语脸上的巴掌印已经充血红肿,虽然林语极力掩饰,但是她还是看的到林语脸上伤口,不知道刚才两人在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但就算是宫锦辰打了林语,那么这下手也太重了,都把人家的脸打肿了。

咬着唇瓣,到嘴边的话又被小北吞了进去,几次的挣扎,后来还是宫锦辰受不了的开口。

咖啡放在桌上,翘起的腿,宫锦辰面无表情的开口,“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如果没有什么要说的,出去。”

宫锦辰的冷漠,冷漠的办公室里突然降低到零下几度,小北抱着托盘,移动的脚步想走,可是最后还是停下的,开口:

“院长,我知道我说这个不合适,但是夫人不管以后是不是作为何小姐的器材,你都不应该打她不是,再怎么说夫人也是女孩子,你那样打了她要她多伤心呀!刚才我看到夫人跑了出去,院长难道你都不应该去看看吗?还坐在这里?”

小北是站在一个女孩子的位子上说的,她觉得院长太冷漠了,但是一想到宫锦辰娶林语的最先用处,想想好像从一开始就不公平,但不管林语未来的命运如何,最起码现在她作为宫锦辰的妻子,所受的待遇,不该是这种不待遇。

小北的话,宫锦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但他一直坐在原地没有移动的身体,小北想,也许他根本就没听进去吧!毕竟就宫锦辰而言,除了对待那个女人会温柔一点以外,对待其他人,都如石头一样的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