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校花成为仇人胯下 警察金羚文学

老师校花成为仇人胯下 警察金羚文学

“老公,我渴了……”

夜半的月光照在林语的脸上,难受的是昨晚袁一鸣忘记拉上窗帘。

伸手在身边,身边的冰凉让林语疑惑。

这么晚了袁一鸣去哪了,难受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林语穿好的鞋子,走了出去。

打开的房门,对面房间透着亮光,那个房间是袁一鸣的书房,这么晚了,难道还有什么事情?

林语带着疑惑走了过去,没有关紧的门,一声甜腻传了出来……

“啊…铭,你坏死了……”

“你不就是喜欢我的坏吗?要不然你怎么会上钩。”

“讨厌…嗯,再快一点……”

女人的娇叹,身体的抽打,不堪入耳,林语震惊的看着里面一幕,怎么也没想到袁一鸣竟然会背着她偷情……

良久,林语站在门外,低头的沉默看不到表情。

结婚半年,袁一鸣和林语之间,一直保持着纯洁的关系,两人虽然睡在一起,但袁一鸣从来不越轨一分,就连新婚之夜,两人都是盖着被子纯睡觉。

就算是林语偶尔的主动,袁一鸣也是一个借口的闪过。

从袁一鸣追她到娶她,不管哪一方面袁一鸣都是最好的,林语原以为袁一鸣不碰自己,是还没准备好,原来他已经备好了快餐。

打开的门,入眼的就是一对雪白身体交错,手里的茶杯毫不留情的丢了出去,‘碰’的一声,砸在袁一鸣的身上。

“啊!血……”

随着一声尖叫,女人发疯的站了起来,那张粉嫩的娃娃脸,是家里的佣人月小柔。

袁一鸣头上的血留个不停,林语站在门口冷眼观看,从袁一鸣背叛她的那一刻起,林语就当他死了。

“你干什么?疯婆子!”

“你……”

一声尖叫,月小柔推着林语冲了出去,脚下不稳的林语撞到墙上,‘碰’的一声,还没等林语站稳脚步,一股晕眩,林语倒在地上。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林语看了一眼手背上挂着点滴,视线移动,是袁一鸣坐在旁边。

“老婆,有没有哪里难受?”

袁一鸣见林语醒来,连忙的关心,让林语恶心。

袁一鸣的关心,在配合他所做的事情,林语烦躁的转过身去,给他一个背影,更不让袁一鸣碰自己半分。

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他抱着别的女人,那副画面,简直恶心。

“老婆,对不起我错了……”

“滚,袁一鸣你给我滚。”

林语发疯的坐了起来,指着病房大门让他滚出去,不想看到他,一刻也都不想。

“老婆……”

“滚呀!”

“‘啪’你叫什么叫,真的疯了不成?”

冷漠的声音从林语右边传来,一个耳光甩的林语右脸发烫。

林语默默的转头看向右边,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月小柔连同袁一鸣的妈妈站在哪里,而刚才的那一巴掌正是这个婆婆给的。

血红的眼睛瞪着月小柔,在月小柔的得意之下,袁一鸣的妈又给一掌扇了过来。

“看什么看?还真是翻了天了,现在居然连我都敢瞪了,真不知道当初一鸣娶你做什么,就你这样的媳妇,离了算了。”

 齐慧兰的尖酸刻薄,林语还真的是疯了,一把拽下的点滴,发疯的跳了起来,“你个贱人、贱人……”

“你骂谁呢!我看你真的是反了,今天我就打死你让你知道这个家,谁做主。”齐慧兰说着手就挥了过来。

齐慧兰粗壮如牛,眼看着齐慧兰的手就要打在林语身上,一个人出现,把林语抱进怀里。

“住手,这里是医院,如果想打架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身后的声音冷漠,林语一回头就对上一张熟悉的脸,熟悉中又带着一点陌生,想不起来他是谁,他却温柔的把林语放在床上。

盖好的被子,眉间皱起的帮林语清理手上伤口。

“注意一点,你身体虚弱,要是折腾死自己,我们医院可不负者。”

一句话的冷漠,透过他的侧脸,林语视线模糊,这个人好像……好像……

换上的针头再次刺进林语手背,从新固定好的针头,男人温柔的帮她盖好被子。

男人站直身体,指了指胸口的工作证,一笑说着,“我叫宫锦辰,是你的主治医师,有什么事就找我,如果谁敢在医院里闹事,我想我们门口的保安,也不用在闲着了。”

威胁的话,袁一鸣的妈果然软下不少,宫锦辰一走,林语的视线就移动到袁一鸣身上,他站在原地无动于衷,就连刚才齐慧兰打她的时候,他都无动于衷。

这个老公,还真的是爱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