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半宝宝最近喜欢咬东西 生物老师用身体给我做实验

三岁半宝宝最近喜欢咬东西 生物老师用身体给我做实验

“我……”一时之间,我竟无言以对。

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之前烟姐那句“那你不要后悔”是什么意思了。

“妹妹,你这就不对了吧?撒谎不乖哦!”周老板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我的耳朵里吐气。

我觉得恶心极了,使了最大的力气挣扎,高跟鞋一小小心就踩到了他的脚。

他吃疼,猛地一下把我推开,愤怒不已地骂了起来:“贱人,你还挺厉害啊!居然敢踩我!”

“周老板,我不是故意的……”我解释,可是,他根本不听我的话,上来就是一耳光。

我痛得眼中泪花翻滚,无奈之下,只好向烟姐递过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我想,她再怎么讨厌我,也应该护着我啊!

哪想,她也跟着扇了我一巴掌,厉声喝道:“小贱人,还不赶紧给周老板道歉!”

我这才明白自己有多天真,在欢场,谁不是只认钱不认人的呢?

“对不起!”我被迫道歉,低声下气。

周老板一眼就看出来我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他瞪着我,生气地说:“你就这个态度吗?”

一听这话,烟姐跟着附和,狠狠地剜了一眼:“苒苒,你没听到吗?老板不满意你的态度,重新道歉!”

我处于劣势,只好认怂。

然而,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嘴唇开阖,半天居然都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周老板见状,又扬起了手掌,我吓得往后退了两步,脚下一个不稳,竟直接摔倒在地。

“贱人,竟然还敢躲?”可惜,他怒气不减,直接准备上脚了。

“烟姐,小雅,救我!”我见状,快要急哭了,只好扯着嗓子喊正在一旁围观的两个熟人。

哪想,她们非但不出面帮我,脸上反倒是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叫“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了。

最后,我没有想到救我的人竟是张老板,只见他一把拉住了周老板,劝说道:“好了,老周,你就消消气吧!”

“这让我怎么消气?我特么是来玩的,不是来这里找气受的!”周老板愤愤不平地说,漆黑的眸子瞪着我,恨不得掐死我的眼神。

我非常的害怕,一转眸,又对上了烟姐那抹淬了毒的视线。

我知道这一次,我的祸真是惹大了,烟姐肯定会把我从会所里赶出去的。

怎么办啊?

我不能够失去这份工作,否则的话……

想到这里,半空中,突然传来了周老板的笑声:“哈哈哈!老张,还是你想的周道!”

“那必须的,你与其这样打她,还不如出去好好……”张老板说着,故意停顿。

随后,他笑得十分猥琐地看着我,道:“妹妹,怎么样?周老板可是给你过自新的机会了,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

我又不傻,自然听得出他的言外之意。

可是,我不想出台,便准备开口拒绝。

可惜,我的话没有从嘴里说出来,烟姐就替我答应下来了:“两位老板放心吧,我替苒苒同意你们了!”

“哈哈,果然还是妈咪懂事。”周老板赞叹地笑道,转过脸来,直勾勾地瞅着还在从地上倒着的我,一副吃定了我的模样。

我猛地打了个颤儿,见烟姐伸手来扶我,心想说不定还有转机呢!

哪想,她竟将嘴凑到了我的耳畔,小声地威胁道:“如果你还想在这里待下去的话,就乖乖跟他们去!”

“烟姐,我……”我本来还想求求她的,却不料被她推到了周老板和张老板两人之中。

就这样,我在烟姐和小雅的目送下被他们带走了。

一路上,我被上下其手,耳朵里还不时地充斥着污言秽语。

我好想逃走,可是,我就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逃得出去呢?

算了,我就这么认了吧!

反正,都已经出过台了,还怕什么呢?

渐渐的,我绝望了,开始认命。

我想,自己就是一个小姐,又何必又什么高尚情操?

只要能赚钱,不是比什么都重要吗?

突然之间,我有些后悔昨晚没有第一时间收下于子期那张卡了。

毕竟,那里面可是有二十万啊!

对我来说,就是一笔救命钱。

只是,这个世界上好像是没有后悔药卖的。

我已经主动拒绝了于子期的场子,以后估计也跟他见不到了……

不过,缘分有时候就是那么奇怪。

在我被架着走到会所门口的时候,我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颀长挺拔。

而他的怀里呢,正倚着妖艳的丽莎,看上去十分搭配。

不知为何,我的心里竟莫名的有点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