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湿漉漉的水蜜桃 美女被灌药让他做什么他就

老师湿漉漉的水蜜桃 美女被灌药让他做什么他就

安侯世家。

安末儿似一个破碎的布偶,被囚在阴暗的地牢里。

她的丹田和经脉早已被废,身上更是被人泄愤似地用剑划了无数道伤痕。

浓黑的血液将安末儿破烂的衣衫染成了深色,散发着一股腥臭腐烂的气味。

浑身上下无处不痛,但安末儿却不曾发出哪怕一声痛呼,安静得仿佛受伤的人不是她。

在安末儿面前,一个穿着黑色长裙,半边脸隐在暗处的少女提着剑站着。

剑锋上还有血珠滑落。

少女居高临下俯视着安末儿,“末儿,你知道我最恨你哪一点吗?”

安末儿有气无力地抬头。

昏暗的光线下,安末儿被剑划了很多道伤口的脸,有些狰狞恐怖。

此刻,安末儿望着少女的眸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看着安末儿那张脸,安小凝不禁想起从前,恨意从心底袭来。

安小凝忽地举起剑,剑锋滑过安末儿的脸。

安末儿闷哼一声,硬是忍着没出手。

看着这样的安末儿,安小凝竟有一种变态的满足感,她充满恨意的眸子看着安末儿,“我最恨的就是你那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模样!我自认天赋比你高,也比你努力,但不论我怎么努力,在族老们的心中,都比不上嫡系出生的你!”

“凭什么,凭借一个嫡长女的身份,你就可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毫无负担地享受着家族提供的源源不断的修炼资源!”

“明明占尽了族老们的宠爱,抢走了属于我们的资源,为何你还不满足,还要夺走我最爱的人!”

“你最爱的人……”安末儿目光一闪,想起了最近族老们为她谈的一桩婚事,“北宫玉……”

“没错,”提起北宫玉,安小凝的声音稍微缓和了一些,“第一次见他,我便爱上了他……可我万万没想到,他那一次来访,竟是为了求娶你!你已经拥有了一切,为何还要和我抢他!为什么!”

最后一声,安小凝竟是咆哮出声。

“你错了。”安末儿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一丝怜悯和嘲讽,“我从来没有抢过你什么。我与北宫玉的婚事,只是安侯世家和北宫世家的联姻,无关感情。”

“而且,这婚事是族老们商定的,就算我反对也改变不了他们的决定。我甚至都没见过北宫玉,又何谈夺你所爱?至于抢夺你的修炼资源,更是无稽之谈!”

她四岁开始修炼灵力。

十一岁拥有九星灵气。

十二岁突破,晋升成为灵者。

从此,一跃成为族中同辈第一人。

在族中其他兄弟姐妹看来,她的修为晋升这么快,是因为族老们提供了比别人更多的资源,用丹药强行堆砌而成的。

但是——

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她为此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闭嘴!”安小凝攥紧了拳头,“今日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你出去的!就算你的天赋真的那么好,那又如何,还不是栽在我的手里!”

“族老们不是很疼你吗?你中了我的毒,被我囚在这地牢里折磨了这么久,他们怎么还找不到你?只怕,他们已经放弃你了吧……”

安小凝说着,忽然笑了起来,“对了,我今日有个惊喜要给你。把她抬进来。”

安小凝话音刚落,两个黑衣男子便拖着一个人从外面走进了地牢。

那人脑袋耷拉着,头发挡着脸,让人分不清是男是女。

黑衣男子把人扔到安末儿。

安末儿在看到那人的脸之后,眸孔忍不住放大。

“娘亲!”

“怎么样,这个惊喜满意吗?”安小凝嗤笑了一声,“你娘没有灵力,但却比你难对付多了。若不是我骗她找到你的下落,引诱她单独出门,恐怕还拿不下她呢!”

安末儿目光如电,愤怒地射向安小凝:“安小凝!你口口声声说我夺走你的一切,可我娘哪里对不住你了,你竟连她也不放过!”

“大伯娘的确没有对不住我的地方,可谁叫她生了你呢?”安小凝踢了地上的柳氏一脚,“可惜啊,大伯父不在,否则的话,倒是可以让你爹娘做一对鬼鸳鸯……”

说着,她手中的长剑寒芒一闪。

在安末儿悲痛的目光中,安小凝用剑刺穿了柳氏的身体。

安末儿的瞳孔越睁越大,“不——娘,娘——”

眼睁睁看着娘亲在面前死掉,安末儿目眦欲裂,悲痛地嚎啕大哭。

“别忙着哭啊,还有一个呢。”

安小凝看着安末儿痛苦的模样,竟生出一种变态的满足感。

她嘴角往上一提,“把人带进来。”

两名黑衣高手应声出去,很快又架着一个小孩走了进来。

小孩嘴里被塞了一块布,发出呜呜的声音。

安小凝拿下小孩嘴里塞着的破布,小孩立刻大哭出声。

安末儿不知何时已经爬到了柳氏的尸体前面,她刚抱起柳氏的身体,就听见了小孩的哭声。

安末儿抬头,当看到安小凝身边的孩子时,她眸里折射出的恨意比任何时候都足,“安小凝,辰儿只是个孩子,你放了他!”

“放了他?这怎么可能?我要你眼睁睁看着你的亲人都死在你的面前,我要看到你痛不欲生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安末儿,我的好妹妹,你不是安侯世家的天之骄女吗,你怎么连自己的母亲和弟弟都救不了呢?废物!”

安小凝大笑着,手中的长剑往辰儿的脖子上抹去。

“不!”

随着安末儿凄厉的哭喊声,辰儿的哭声戛然而止。

安末儿恨恨地瞪着安小凝,狰狞面孔如魔鬼,字字句句似冰刃:“安小凝,我安末儿以血祭为誓,若有来世,必诛尽你在乎之人,让你也感受失去至亲至爱之痛!”

“好啊,我安小凝等着你!”

安小凝说完,举剑向安末儿刺去。

一剑封喉。1111111

安末儿的喉咙被割断的时候,她的声音还在地牢里回荡着。

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安小凝,似是要记住她的样子一般。

安小凝,若有来世,我安末儿定让你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