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危险期开宫播种受孕 噗嗤噗嗤bl

催眠危险期开宫播种受孕 噗嗤噗嗤bl

晴环儿不说下去了,要是破坏了王爷的目的,自己是死一万次都不够的。自己的命无所谓,要是连累到亲人那可怎么办?

外邦?金灿灿也懵了,怎么?这里的人不喝牛奶?不是吧?那他们喝什么?

“那你们喝什么?”

喝什么?

晴环儿不知道金灿灿要喝什么,只是试探性的问:“郡主,只有豆浆。”

豆浆,也不错,植物蛋白,营养价值说不定高过动物蛋白。

“那你去给我弄一杯吧。”

“是,奴婢这就去。”

晴环儿立马走开,走到院门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脚步,飞快的出去。

乐姬停止手上的弹唱,带着一丝嘲笑的口气,很不友好的冷笑的说道:“没有想到,郡主既然喜欢喝牛奶。”

府里有传言,这个郡主有可能是个杀手,可是王爷硬说这个金灿灿女子是个郡主。

金灿灿,如此俗气的名字,会是个郡主?她可没有听说,这有郡主是姓金的。

找事的?

金灿灿望着眼前是个轩辕彦麟女人,一副尖酸的脸。看来,这是一个今天来找事的主。敢对她金灿灿找事的人,可不多。

金灿灿淡淡的扯动了一下嘴角,等会让你们这些人看一出戏。

“怎么?喝牛奶也不行?我喝牛奶是碍着你了,还是怎么着你了,你有意见。”

这个封建社会的笨蛋女人,不知道喝牛奶有助于骨骼的生长。

“牛奶只有那些外邦的蛮夷之地的人才会喜欢喝,像我们北凤王朝的女子,还没有听说有人爱喝这玩意呢。郡主,您可是真会喜欢。”似嘲笑,带着一丝丝的讽刺。

找茬的,一定是找茬的。她就说轩辕彦麟怎么那么好呢,这原来给她一个找茬的来欺负她啊。

哼,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让她找到茬,可就真的没有活头了。

一看那似乎是妒妇的脸,金灿灿就有些不淡定了。欺负人也换一个有品的好不好,这会让她觉得自己很没品的。

“原来,只有外邦的人才养牛,我们北凤王朝不养这些啊。”

她还就不相信,这北凤王朝还就不养牛了。

“郡主,我们北凤王朝的牛,只耕地……”

“王府养那么多闲人,蛋都生不出一个。怎么现在有这个心情来过问本郡主,喝牛奶的事情?”

金灿灿冷哼,跟她撒野,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这年头,跟她金灿灿吵架的,还没有一个能赢过去的呢。

“有那个闲情逸致的,还不如给贤王爷生一个蛋出来,母鸡……”

比毒舌,谁怕谁啊。

“你……”

乐姬气的站起来,手指有些因为生气而颤抖的指着金灿灿,怒声道:“金灿灿,你别当自己真是郡主。这贤王府里,哪一个不知道你是刺客。”

“刺客。”金灿灿淡笑,眼眸中闪过一丝冷意。

“你搞清楚,我是不是刺客,轩辕彦麟可以清清楚楚的告诉你。我这个郡主,可是他亲口承认的。是不是郡主,还轮不到你这个替他暖/床的女人对着我指手画脚的。”

轩辕彦麟,欺人太甚了。

好啊,轩辕彦麟你不是要看好戏吗?我金灿灿一定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好戏开场,玩死你女人。

所有的奴才都不敢大气出一个,只能看着两位主子争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