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住王爷大腿 男团共享物by不必南下剧透

抱住王爷大腿 男团共享物by不必南下剧透

然而,却什么都没有,连微波炉和烤箱都没有!安可可只好来找女佣刘妈。刘妈却说她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可能不知道?难道这些家用电器还得汤子嘉操心保管吗?

对!这又是汤子嘉故意设好的诡计。他存心让安可可难堪,让温小鹏挨饿。

哼哼!没有烤箱么,还有个电饭煲。还有一个颜色超好的大南瓜。有了这两样,蛋糕就有望了。

雷厉风行,说干就干,南瓜削皮去瓤,料理机中打成糊,掺面粉苏打粉植物油,做出一个模型,放进电饭煲中。

渐渐地,香气喷鼻的南瓜蛋糕悄然成熟。做好了,安可可十分得意。用刀割了一块走来递给刘妈。

“刘妈,你尝尝。”安可可笑得像蛋糕一般甜蜜。

“哎哟,真好吃!真好吃呢!”刘妈一吃便两眼放光,匆匆几口,便吃净了一块。

“来,再吃一块。”安可可发现她意犹未尽,又割了一块给她。

家中的佣人全部惊动了,都纷纷跑来,嬉皮笑脸的向安可可讨吃。

“来来,都有份。”安可可十分耐心的分给了大家。

“哎哟,咱们把蛋糕都吃光了,少爷吃什么?”刘妈恍然叫起来。各个佣人面面相觑,一脸惶恐。

“没关系,多买几个南瓜回来,我多做几个,给大家当点心。”安可可笑着说。

“好啊!好啊!这个主意好。”刘妈等人纷纷点头。

“那我去买南瓜!”安可可说完掉头就跑,边跑边心中暗爽,看来马上要逃出去了。

然而,跑到大门前,她有点蒙了。

因为这种电动大门开启是遥控器操控的。遥控器都握在两个门卫的手里。

刘妈等佣人随后赶来,看着冷水泼头似的安可可,都抿嘴而笑。

“安小姐,买菜这种事,我们不需要跑腿的,只需要一个电话就好了。”刘妈笑得十分和蔼。

看来,空欢喜一场,安可可无聊的吐出一口气。

很快有人把南瓜送上门了,安可可却心不在焉起来,觉着要逃离这所别墅,实在太难了。

晚饭时,汤子嘉回来了。换衣洗澡直来到厨房。

安可可用一只红色的盘子放了三块割成三角形的南瓜糕,放在桌子上。

安可可看着汤子嘉的眼神有点怯怯的,毕竟自己的作品要等待检验了。

“这是什么?”一身明黄浴衣的汤子嘉,高大笔挺的背着手,立在餐桌前。敛凝视着盘子里的东西,忽然皱起眉。

“南瓜蛋糕,你尝尝。”安可可一脸虔诚的递给他叉子。

汤子嘉拿过叉子,顺手叉了点送进嘴巴里,面无表情,嘴巴在悠然咀嚼。一下,两下……

安可可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噗……汤子嘉把嘴里的蛋糕一口吐出来。接着,叉子镗一声摔到桌子上。

“这是什么东西?啊?”汤子嘉痛苦不堪的吼了一声,赶忙跑去卫生间水池旁,拿过杯子,拼命的漱口。

“够了,汤子嘉,你他么看我不顺眼,故意鸡蛋里挑骨头是不是?”安可可一下子气坏了。

别人都说好吃的南瓜糕,怎么进了他嘴里就变味?

他就是存心的,故意的。

汤子嘉对镜擦干净嘴巴,毛巾狠狠的摔到洗漱台上。转过身来,气愤的看着安可可,质问:

“你做的是什么狗东西?苦的!比苦瓜还苦。”

“哈!南瓜蛋糕会是苦的吗?我还放了糖耶,会是苦的吗?根本就是你舌头有问题。”安可可冷笑而嘲讽的据理力争。

“噢不,是你思想有问题。”安可可继续纠正。

“好!”汤子嘉舔一舔嘴唇,点点头。一把抓过安可可手腕,拉到饭厅的餐桌上。指着蛋糕:

“吃,你自己吃!”

“哈,我的蛋糕有多好吃,你的佣人们都可以出来作证,不信你去问刘妈。”安可可一脸得意和不屑。

“我让你吃!”汤子嘉大声吼道,阴霾的脸像要滚滚打雷的天。

“哼!吃就吃。”安可可白他一眼,端盘子叉一块蛋糕扔进嘴。

咀嚼着,一下,两下……瞬间,满脸笑容被无限惊讶所代替。

蛋糕真是苦的!

安可可诧异万分之后,想起自己可能错把食盐当白糖了。她不禁放下盘子叉子,看看汤子嘉,不好意思的笑笑。

“嘉尔饭店的糕点师竟然这么弱智,嗯?你是怎么进去工作的?是不是走了温小鹏的后门?”汤子嘉脸色阴沉,不可抑制到暴怒起来。

感受到风雨欲来的气息,安可可莫莫咽了咽口水,不敢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