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房后擦拭有淡淡的血 狠狠啃咬她的花蒂

同房后擦拭有淡淡的血 狠狠啃咬她的花蒂

“怎么回事?”黑执事就是回去送个犯人的时间,怎么回来慕修翊就躺尸状了呢!紧张地一把扶住他,各种关怀备至。

慕修翊摆摆手,“没事,就是刚刚和白老打斗时,这个实体没有气流护体,还动用了那么大的力量,休息休息就好了。”

黑执事还是很担心,他跟了慕修翊千年,何时见他受过伤?

倒是慕修翊又开口了,“你先别管我,你去白老所说的地点查察,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可是你……”

“我自己走还是能走回去的!”他推了黑执事一把,“你快去,别让那人跑了。”

拗不过他,黑执事只好按照他的吩咐飞走了。

晚上,林萱一个人欢欢喜喜地回了小区,步伐轻盈,满脑子都是黎辰学长的好。蹦跶了几步,发现前面楼梯口站着的影子很是熟悉,老远就摆摆手,大喊了一声,“黑大哥,你怎么来了?”

“谁是你大哥!”他飘过来恨恨地瞟了一眼,“臭丫头,你好歹也对我们家少主上点心,我知道你谈情说爱很重要,但是我主阿翊也很金贵啊!既然他现在寄居在你家,你多少都要负点责任啊!”

他,黑执事是去外面白老说的地方查探一周回来的,本来准备来和慕修翊报备一下,谁知道,漆黑冰冷的房间里,慕修翊那么警觉的人,他在屋里飘了几圈,慕修翊还是沉睡状态,这是得多么虚弱啊!多么孤单寂寞冷啊!

这是黑执事第一次那么心疼他的少主。

然而林萱却是云里雾里,“你在逼逼叨叨些什么啊?”和男神约会的好心情都给他破坏了。

黑执事一脸哀怨,“还不是因为你,我主阿翊用凡人般脆弱的身体去抵挡白老疯狂的攻击,终至体力不支。”

“可是我走的时候他状态很好啊!”林萱回忆道:“而且是一如既往的光鲜亮丽。”

“那是内伤!你不懂!”黑执事近乎咆哮!

“不懂你还和我说。”林萱真的是连白眼都懒得翻,黑执事快要被这个女人bī疯了。二话不说就拉起她的手一股脑儿往楼上跑去。

“哎呀,我说你慢点!这样怕楼梯很危险的!”本来也就四五层的楼梯,被黑执事带着,林萱感觉自己的魂都要被吓掉了。

总算回到了家,林萱抚了抚胸口,还未喘口气,黑执事就厉声道:“你自己看看。”

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慕修翊面色苍白地躺在浴缸里,砖红色地瓷砖印得他的脸更加毫无血色可言。

好像,真的很虚弱。林萱眨巴眨巴眼睛,没有进一步说话。

黑执事平复了一下自己焦躁的小心脏后,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个黑皮包,丢给林萱道:“喏,给你的。”

林萱不明所以地拉开拉链,看到里面整沓整沓的毛爷爷后,一脸惊恐地抬头,“你去抢银行了?”

黑执事一脸生无可恋脸,“那是少主吩咐我去和人冥两界的摆渡人换来的,说是买衣服的钱,剩下的就是利息。”

“冥界竟然还能换毛爷爷!”林萱捧着黑皮包,一脸幸福。

“摆渡人连接人冥两界,同时做人和鬼的生意,有点人民币是很正常的事。”只不过摆渡人的脾气不好,硬是让慕修翊答应他一件事,他才肯给钱。

“所噶!”林萱两眼放光,拍拍包,“好了,看在钱的份上我就好好照顾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