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18可以看很黄很黄 凤帝威武夫君个个都妖娆txt

满18可以看很黄很黄 凤帝威武夫君个个都妖娆txt

“唔……”

哇塞!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软?还温温热热的,好舒服。百般享受的同时,试探性地睁开了一只眼。

哇靠!好帅的男人!立体感十足的五官,上挑的眉型,霸气侧漏;邪魅的脸型,鬼斧神工,可攻可受,美的简直不像人!某国欧巴再怎么整也整不到这种境界好嘛!和校草学长黎辰相比,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只是,怎么觉得他的眼神,还有那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白眼,好像很是嫌弃自己呢……

慕修翊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一脸花痴的女子,一把推开,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起身。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堪称完美。

林萱看得很是入迷,突然发现他嘴角隐隐有血渍,便木讷地伸手点了点,满眼的关切,“那个,你这里,好像破了。”

慕修翊下意识地用手指去刮自己的嘴角,因为太过用力,不小心带了一点到嘴里,有股腥腥甜甜的味道。

“嘶~”

林萱一阵抽气,伸手摸了摸有些红肿的嘴唇,低头一看,有血?难道是刚才自己摔倒时用力过猛不小心咬破的,想想还真有些疼。轻轻抿了抿,吮了几口血滴,满心懊恼自己的大意。

抬手扶额间,才猛然反应过来,这个帅哥是从哪里来的?

黑执事强忍着笑意看着怒意正盛的慕修翊,天知道他这个腹黑阴冷的少主,万年冰山脸处男,留了一千多年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要不是他功力深厚,此刻一定仰天大笑,哈哈哈!

慕修翊冷冷地视线扫过,足以将他凌迟千万遍,他立马乖乖收住小心思。

“喂,你是从哪里来的?”

看着紧闭的房门,林萱不免有些心虚。双手抱着胸微微后退几步,这才发现,医院怎么又恢复之前的样子了?难道刚刚真的只是因为自己眼花看错了?不可能啊,那感觉那么真实!恐怖程度远超外面任何一家鬼屋的说。

慕修翊看着一个人在那里疑神疑鬼、东西张望的林萱,轻嗤一声,转身就准备穿门而出。

只听“砰”的一声,慕修翊吃痛地扶着自己隐隐作痛的额头,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堂堂幽冥界死神大人,怎么可能会撞上实物?

“你是不是傻啊,门没开就往上冲,真以为自己不是人呢!”完全是嘲笑傻子的口吻,心里只叹可惜了这么一张妖孽的脸。

“还有,我问你话呢,你为什么不回答?”得理不饶人。

“怎么有这么烦的女人!!!”慕修翊冷冷的眼神扫了过来,林萱立马识趣地闭上嘴巴。

心里烦躁,看着眼前紧紧关上的门,慕修翊刚想再一次冲上去,突然被黑执事一把拦住。“少主,不要试了,你的法力好像消失了。”

“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看着即将暴走的慕修翊,黑执事心里慌啊,颤颤巍巍,“少主,你似乎真的被实体化了。”

慕修翊很是气愤地一把抓过他的衣领,几近咆哮开口,“怎么可能!我可是死神!”

“少主,是真的。”手指点了点四周“你看你布下的结界也消失了。”

慕修翊这才注意到四周的变化,方才幽邃的景象全部消失,又变回了他最讨厌的明晃晃的白色清冷色调。

“怎么会这样?”一把松开他的衣领,慕修翊吃惊地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黑执事偷偷瞟了眼一旁的林萱,咽了口口水,悠悠开口:“应该和这个女人刚才给你喂了血有关系。我之前听老主人说过,为了避免持有法力者滥杀无辜,但凡幽冥界生灵沾染人类血液都会实体化,暂时失去法力。”

“暂时是多久?”他只关心这么个问题。

“不知道,千万年来少主你可是唯一一例啊!”一脸无奈啊。不过为了避免挨揍,黑执事很快收敛好自己的情绪,正了正嗓子,道:“不过只要等这些血量被消化殆尽就可以了,所以少主不用担心。”

与此同时,只听边上响起一阵“咯咯咯”的笑声,越来越大,只见林萱捧着肚子,止不住地笑道:“那个看你们俩演得这么逼真,我真的不好意思打断。可是……哈哈哈……我真的忍不住了,你们俩真的没有跑错片场吗?还是说是隔壁神经科跑过来串门的?”

本来黑执事的话就足以让慕修翊粉碎林萱了,现在还这么不给面子,血红的双眼很快死死锁定林萱。

林萱嗅到危险的味道,下意识地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