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栀言澈小说全文阅读 夏栀言澈第5章

夏栀言澈小说全文阅读 夏栀言澈第5章

夏栀言澈是作者鬼月幽灵小说里面的主人公,文中夏栀言澈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都说夏家没落再无翻身之日,可横空杀出来的夏家嫡长女,却硬生生给夏家开辟一条旷世之路。常常被人笑话看不起的夏锦荣:“我有个好女儿,你们现在谁见了老子不是只有羡慕的份。”有些呆傻的弟弟:“我有个好姐姐治好了我的呆病,现在我能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一心想为夏家谋个前程的夏老夫人:“我有个好孙女,谁说女子不如男?我家节节高升的爵位全凭女儿挣。”被太后蒙蔽欺负的小皇帝:“我家表姐贼牛批,帮朕查出真凶护朕江山。”宠妻狂魔摄政王:“媳妇你说你看不惯谁,本王这就去给你灭了他们。”夏栀:“……”重生后的夏栀展露风华,强势崛起,一手医术征服天下,一路经商致富虐渣渣,顺便跟摄政王爷生个娃~

《重生后,摄政王的心尖尖被宠爆了》 第5章 再见小国舅 免费试读

看着小儿子甩脸子走了,老夫人气的心肝疼。夏栀也是前世临死前从金妍丽嘴里得知,原来母亲被送回的嫁妆被刘氏私吞了,所以刘氏拿着她娘亲的嫁妆来威胁她祖母。她必须想个办法找到证据,属于母亲的嫁妆她必须一分不少的拿回来。从梧桐苑出去夏栀就看到等在外面的夏依,本想不理会谁知夏依竟然凑了过来。“大姐姐。”这软绵绵的一声大姐姐,可是藏着一把可以杀人的刀子,听的她十分不舒服。前世夏依多次假情假意在自己面前哭诉,说云逸心里只有她,如此让自己一直在他们设下的陷阱中用美色迷惑摄政王给他们谋好处。“有事?”夏栀不耐烦问?冷淡疏离的声音让夏依皱了皱眉头,她上前小道:“下午有个观菊会姐姐可否与我一起。”“没空。”夏依眼神一冷在夏栀转身之时,立刻快步前挡住她,夏依脸上依旧是天真无邪的笑容。“姐姐您初到盛京还没有出去好好转转,菊花会之上可是有很多官家小姐,姐姐您可以趁机认识一下。”前世她没有逃避掉算计,故而没有这赏菊宴的一说。再看夏依穿着盛京玲珑阁最最时兴的款式衣裙,身上的佩戴也是很贵的饰品。再看看自己一身普通衣裙饰品更是寒酸,她心里清楚不是祖母不疼她,而是伯府已经被典当空了不然刘氏也不会用交回管家权来威胁祖母。“听你的。”夏栀的确需要结交贵族来改变现状,说完她就直接就回了自己的院子。她被关在乔小国舅的后院几十年,别的没学却学了一手精湛的绣技还有服饰设计。想到乔小国舅,她脸色瞬间冷下。父亲弟弟还有整个夏家都是被乔敏钰这个滚蛋给害惨了,夏栀自毁容貌保住清白,可那变态为了报复自己毁容的举动每天都会对她各种羞辱,甚至将她跟狗关在一起生活。珠翠被抓后现在下落不明,珍珠心里有些难受如果她没有被珠翠支开小姐又怎会差点被害?珍珠是祖母派过来的丫鬟,虽然胆小了一些可值得信任,前世摄政王死后,珍珠就跟自己一直被关在小国舅那女宠后院,即使当时自己落得那个地步珍珠都没有背叛自己。“过来帮忙。”珍珠不敢在想,赶紧过去帮忙,小姐刚刚回来这是第三天她可要伺候好了,坚决不能被小姐嫌弃给她退回去。两个时辰后,珍珠惊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小姐这衣裙真的好看,比青鸾郡主穿的都好看。”夏栀嘴角勾起,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转身道:“你还见过青鸾郡主?”“见过,有一次陪老夫人去街上远远的看见青鸾郡主在五宝斋选购饰品。”五宝斋玲珑阁,这两个在盛京最红火的首饰与绣坊是外祖父跟外祖母的。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挂着的钥匙,现在改变自己窘迫现状的办法就是拿回属于外祖母留给自己的产业。可这些东西已经被当成嫁妆随着金妍丽嫁入了大国舅府,所以她想拿回就必须有一个更有力的靠山。“小姐您在想什么?”夏栀回神道:“无事。”……秋日的阳光十分温和,秋风拂过吹动了夏栀的面纱。芙蓉湖边上,此刻开满了各种菊花正在争奇斗艳。就连去往各个观赏湖景的游廊上也都放着各种盆景,一眼望去五光十色非常美观。兵部侍郎的大小姐冯彩蝶摘了一朵菊花,百无聊赖的看向夏依问道:“你不是说那个土包子要来么?”夏依赶紧笑道:“彩蝶你别这么说,我家大姐好歹是我们伯府的嫡出小姐。”冯彩蝶不以为意道:“是又如何?一个从小在乡下长大的野丫头能有多少见识?”夏依嘴角勾起,没有再跟冯彩蝶辩解而是说道:“她让我先出门随后就来。”有人笑道:“也是,她肯定觉得跟你一起出门会觉得自惭形秽,毕竟一个野丫头无论是见识还是学问都不如人又怎敢跟你走在一起被比下去。”“你们看,青鸾郡主好想在那边亭子搞诗会。”一个小姐指着不远处的最大凉亭。冯彩蝶道:“能去那边与郡主交好的都是三品以上大元家的子女,我们要过去定会被侍卫拦住。”夏依赶紧道:“听说兵部老尚书就要致仕,冯姐姐的父亲有幸能成为下一任兵部尚书,以后我们都要仰仗冯姐姐照拂了。”冯彩蝶很喜欢这样的马屁,得意道:“你放心以后我若是进了郡主的圈子定会提携你们。”见冯彩蝶看向旁边最大凉亭那向往的眼神,夏依隐隐掩饰心里的嫉妒。她那个没本事的继父就是一个废物,明明是伯爷却连个盛京的七品小官都比不上,还要让她在别人面前拍马屁讨好简直可恶。夏栀刚刚来到这边,就被一辆马车挡住去路。当看到马车的标志是小国舅府之时,她眼眸瞬间沉下;心底的恨意肆意疯狂的燃烧着。“都说长在乡下的镇南国嫡女倾国倾城,本国舅倒是好奇如何个倾城倾国法?”男子一身暗红直襟长袍黑金腰带将劲腰束缚出好看的线条,额头饱满,纤眉细目,眸子暗沉,双颊微陷,鹰勾高鼻唇薄,肤色是纵欲过度的苍白。这个男人化成灰她都认识,前世就是他压着自己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被他们活活打死。她两世都想不通,为何乔太后跟乔家人偏偏跟他们镇南伯府过不去,无论怎样他们都会针对夏家甚至打击迫害。就在小国舅要去掀夏栀的面纱时,珍珠第一时间跪下颤抖道:“还请小国舅自重。”乔敏钰一脚将珍珠踹开:“本国舅的事也需要你这个贱丫头多管?”只见他逼近要扯落夏栀的面纱,夏栀手中的银针悄悄捏在手指之上。他靠近夏栀第一时间用银针扎入乔敏钰的麻穴之上,只听乔敏钰吃痛脸色都难看至极。“带走。”他只感觉胳膊不知为何麻痹,这会根本就抬不起来。夏栀将珍珠扶起来,看着乔敏钰的人说道:“我们自己会走。”这就是身份差距的弊端,人家想要打杀自己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般,所以她必须想办法改变现状至少让人不敢随着打杀。青鸾郡主正在跟几个小姐妹在作对子,然后就看到太后最小的弟弟乔敏钰压着一个姑娘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