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门卫老头糟蹋的校花 嗜糖如命1v1一颗萝卜

被门卫老头糟蹋的校花 嗜糖如命1v1一颗萝卜

时间是不等人的,北国朱宁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是,在四国大会还有几天的时间里,南国的千寻会这么早率领一群鸟种贵族来到北国冬丽。

没有人报信,没有人通知,回来的探子还说千寻人还在南国和爱妾游园赏花,这个白痴看来不需要了,也或者对方也在早已经在北国安排了细作,这北国的宫殿仆役众多,但是能接触大内宫殿窃取秘密的人也寥寥无几。

到底是谁?

看来需要从身边的人查起来了。

还在思索的时间里,南国夏佐国的国君千寻,一看就是一名粗犷硬朗的男子,一身干练的黑色紧身衣袍,黑色的腰带未然,满头的黑发编成缕缕的发辫,嘴角一缕黑色的胡子,走起路来四平八稳。

在看到朱宁的时候,一掌拍在朱宁的肩上,使出的力道也是普通人的十几倍,相当于挑战打架了,周围的人不约而同的抚摸自己的右肩膀,心疼的望着朱宁,肩膀疼不疼。

南国夏作国的人太过分了。

“朱宁老弟,一年不见,甚是想念那!”说完,将自己的右手又加重了力道。

朱微微一笑,伸出右手和南浔握在一起的时候,使出冰魂臂,全身的寒气暴涨,汇聚于右手,传递给千寻。

对方没有想到朱宁会送上这么大的回礼,千寻全身的内脏内寒气侵袭的胀痛,身子几乎站不住,嘴角隐隐有血液吐出来,生生吞回肚子里,使出内力稳定身子,没事一样和朱宁各自抽回手。

两人还没有谈完话,远处传来一阵风风火火的鞭子抽打的声音,朱宁身子侧倒,躲过右侧的鞭子的入侵,回转之间,褐色的带着倒钩刺的鞭子已经被朱宁握住了没有刺的尾部,使劲一拽,远处的女子顺势一倒,落在了朱宁的怀里!

“想死你了,朱宁哥哥,这几天你一定要好好的陪我,父王说,来到冬丽,你一定会陪我的对吗?”说完,双腿一蹬,落在了朱宁的胳膊上。

“当然,我会好好陪你的!”说完,抱着千寻的对生女儿百媚远远的朝着南极殿走去。

一行南国夏佐国的人去群里有凤凰的后代青鸟、还有其他的异族鸟类比如仙鹤、鹭鸶、孔雀、苍鹭。

千寻一族属于凤凰的后裔鸾鸟一族,相传鸾鸟为凤凰归天之前留下的为数不多的亲族,有的分支不愿沾染人间的烟火,跑去了凤凰归天的南国边城千里之南的地方雁荡山去修炼。

而千寻这一支,不愿无休止的修炼下去,要参与人间俗世的斗争,为神鸟一族挣得一席之地。

如今的生存地位虽然尚可,但不是最好的局面,还需要更强大的力量和财产来支撑,财产可以是战争的掠夺,力量可以是打败弱小,吸取对方得到功力。

“姑娘,你知道咱们冬丽国和南国的夏佐国是世代世仇吗?”芬儿开始八卦起来。

“知道一点,但是不具体,“聂烟心不在焉,望着远处搂搂抱抱的二人,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看向四周无人,芬儿低声说着:“一千年以前,冬丽国的开国大王朱勋由于和南国的大王千寻争夺徒弟,战斗不分伯仲和,但是却遭受南国毒计,被千寻强行吸取千年功力,冬丽国的王妃率众攻打,最终因情绪激动,崩溃而亡,最后的力量被朱宁大王继承。“

听着这些,聂烟无法体会如今的两个国家亲如一家的模样又是因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