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从老师升到副校长 给老师下药,老师啊,啊

五年从老师升到副校长 给老师下药,老师啊,啊

“是,小姐。”春月安静的看着自家小姐,她虽然看不见,但她知道小姐刚才是在和自己的鬼使说话。

“嫁妆少了的,薛青青母女都拿东西和钱补齐了,铺子的名字也已经改在小姐的名下了。”

云晴薇点点头“哎,当米虫的日子就好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就是某些人,不安分。”

几个丫鬟瞧见自家小姐懒洋洋的样子,都笑了出来。小姐自从醒来之后,就极为懒散。

“云大将军怎么没看到了?”云晴薇这才想起,自从宴会后,就没瞧见云秦了。

“小姐,云将军宴会结束后,就去了军营。”

云晴薇听见春音的话,了然的点点头。想来那个好面子的云大将军,忍受不了别人的风言风语,躲到军营去了,真是没种的男人!

“午饭吃什么啊?”

“小姐,午饭奴婢单独给您做。”

云晴薇一听春音的话,急忙点点头,这丫头做饭极为好吃。穿来才来几天,她的嘴就被这丫头给养叼了。

………

“王爷,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

站在书桌前的男子听见属下的话,停下了手中的笔,净了手,坐到椅子上“说!”

“王妃是云将军的嫡女没,王妃的未婚夫和云柔柔勾搭在了一起。自从三天前被云柔柔从假山上退下来就变了个样。王妃还有个未婚夫,和云柔柔勾搭在了一起。至于那个男人,属下什么都没查到。”

郗白听见青竹的话皱起了眉头,丫头有未婚夫?不行,丫头是他的,怎么能嫁给其他人呢。

“丫头的未婚夫是谁?”

“忠勇侯家的世子—席静然。”

“丫头喜欢他吗?”

青竹听见自家王爷的话,嘴角一抽。王爷关注的地方果然与众不同,他们都是关注那个男子的身份,王爷关注的却是王妃喜不喜欢忠勇侯世子。

“王爷,王妃昏迷前很喜欢忠勇侯世子。但,醒来之后,再也没有提过了。”

郗白点点头,丫头是不喜欢忠勇侯世子了。但丫头似乎不懂情感的事啊,这可是个麻烦事。

“派人保护王妃。”

“王爷,凭王妃的那身本事,还需要我们派人保护啊。”青竹无语的看着自家王爷,王妃那身抓鬼的本事。她不害别人就好了,还担心别人害她啊。

“叫你去就去!”

“是!”

郗白看着青竹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丫头不需要人保护。但他就是担心她,想保护着她。

………

“大小姐,青姨娘说忠勇侯世子在凉亭等你,请你尽快过去。”说完,丫鬟像是有鬼追一样跑出了院子。

“小姐,去吗?”春语看了眼逃跑的丫环,不屑的撇了撇嘴。

“懒得去,不就是想算计我吗。对了,薛青青身边不是有很漂亮的大丫鬟吗,叫什么来着?”

“回小姐的话,叫梅香。”

“春语,把人送到凉亭去。”

“是,小姐。”

云晴薇看着恢复活力的春语,摇了摇头。这丫头,什么都显示在脸上。

………

“娘,我们什么时候去看好戏?”云柔柔焦急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薛青青放下茶杯,看着云柔柔焦急的样子,摇了摇头。柔儿真是一点耐心都没有,以后进了忠勇侯府的后院可怎么办。

“柔儿,有点耐心。忠勇侯府的后院,可比将军府复杂多了。”

云柔柔跺跺脚,娘说这些做什么啊。羞死人了,虽然世子答应娶她为妻了,但娘也不能说出来啊。

“你呀!”薛青青好笑的看着脸红的云柔柔,这孩子,脸皮这么薄“走吧,我们去看好戏。”

薛青青和云柔柔满脸笑意的来到凉亭,准备捉奸。

但当她们来到凉亭的时候,已经围一群人了。虽然她们很诧异已经有人提前来了,但有这么多人看到这场好戏,云晴薇绝对毁了。可是,下人的话,让两人惊慌的往前跑去。

“啧啧,真是看不出来啊。平时这梅香看着挺清高的一个人啊,没想到居然和男子大白天的就在外面滚到一起。”

“哼,你知道什么。这梅香外表看着清高,内里可浪荡得很。你没瞧见,我们都看了这么半天了,她还缠着那个男子。”

围观的下人眼尖的看着薛青青母女跑过来,急忙闭上嘴,低着头让开路。

当两人看到凉亭里面的女子时,顿时脸都白了,失声尖叫“梅香,怎么是你!”

薛青青和云柔柔的尖叫并没有唤醒梅香,她像是浑然不知身边有人一样,不停在昏迷的男子身上。

薛青青铁青着一张脸,朝着围观的下人怒吼“还不把人给我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