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青草张鹏飞小说目录 魏青草张鹏飞完整免费版阅读

魏青草张鹏飞小说目录 魏青草张鹏飞完整免费版阅读

魏青草张鹏飞是作者魏家二妹经典小说中的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魏青草上一世长了个恋爱脑,为真爱私奔远嫁,跟家人决裂,结果遭“真爱”家暴、欺凌。一遭被打醒,她,知错了。想回家去母亲坟头忏悔,却被一辆卡车撞飞了……重活一世,姑奶奶我不傻了,收拾渣男,挽救母亲,教花心老爸做人,发誓只搞钱不搞男人。谁知,那荷尔蒙爆棚的生意伙伴秒变小迷弟,缠上来不撒手。“社会我魏姐,你看我还要怎么努力,才能配得上你!”

《财迷悍妻在八零》 第七章我们是初中同学 免费试读

  魏青草走近他,诚恳的说:“谢谢你。”

  赵建庆挥挥手说:“没事没事,我去挪我的麦车子了。”

  魏青草暗自打量了他一下,想:可是越长越帅了。

  个子足有一米八多,留着村头,麦色肌肤,宽额头,浓眉,深眼窝,挺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乍一看,眉宇里有些费翔的神采,气质却不一样。

  他穿着一件黑色背心,胳膊跟胸脯上的肌肉鼓起,下身一条劳动布裤子,脚上是一双千层底布鞋,就这普通的打扮,放射出逼人的性感气息。

  “这小伙子原来跟你认识呀。”魏东海过来问。

  魏青草说:“嗯,我们是初中同学。爸,快点过称吧。”

  后面还有人排队呢,父女俩没空多说,赶紧扛起一袋子粮食往电子秤上放。

  魏东海先扛起一袋子走了,魏青草刚要搬起一袋子,手里的粮食就被夺走了,是赵建庆麻利的扛在了自己肩膀上。

  “咦,你怎么又来了,看着自己的粮食车子去吧。”魏青草喊住他。

  赵建庆已经扛着一袋子粮食走多远了,朝她甩过来一句:“有人帮我看着车子。”

  魏青草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放下一袋子粮食过来了,跟她招呼一声:“搭把手递一下。”

  然后肩扛一袋子手抱一袋子朝垫子称通通通的走去。

  一袋子粮食可是一百来斤呀,扛一袋子来回跑一阵子就够累了,他居然一扛一抱两袋子!

  满院子粮农都看着他啧啧称赞。

  有了赵建庆这个得力帮手,一车麦子很快交完了,魏东海感激不尽,一个劲的给他说好话,还非让闺女给他买包烟感谢一下不可。

  赵建庆摇摇手说:“魏叔,别客气,到我麦子上称了,我忙去了,你们赶快回去吧,一会天更热了。”

  说罢弯腰去搬自己架车上的粮食。

  魏东海跟闺女商量:“人家帮咱这么大忙,咱可不能这就走啊,你拉着车子去一边等着,我帮他扛几袋子。”

  魏青草欣然同意。

  她把空架车子往粮所外面拉去,走过排队的一车一车粮食,停到了路边柳树下,拿手帕扇着风等着爸爸。

  “冰糕!凉甜冰糕!”一道响亮悠扬的吆喝声响起。

  正热得一身汗的魏青草听了心里一喜,扭头看见一个年轻人骑着二八自行车,车后座绑着一个白色泡沫箱子,吆喝着走来了。

  这熟悉的场景令魏青草激动的鼻子一酸,差点流下眼泪。

  赵建庆拉着空车子,魏东海在他旁边跟着出来了。

  “买三根冰糕!”她赶紧朝卖冰糕的喊。

  “哎,奶油大块冰糕,五分钱一根,三根一块五!”小贩热情的应。

  魏青草高举着冰糕递到爸爸和赵建庆手里,俩人正口干舌燥的,看见冰糕那叫一个爽,接过就咬。

  魏青草温声说:“赵建庆,把车子放地下,坐下慢慢吃。”

  三人就坐在架车子把上,吃起冰糕来。

  见赵建庆三口两口吃完一块冰糕,魏青草也觉着这个年代配料只有白糖,和一点奶粉的冰糕冰爽香甜,她跟小贩又买了三根。

  一人吃了两块冰糕,身上的热气褪了,浑身冰爽。

  魏东海这才有空好好跟赵建庆道谢了,说多亏他制服了那个“小舅子”(骂人话),又多亏他帮着交公粮,不然他爷俩累够呛这会也交不上。

  赵建庆嘿嘿笑笑说:“别客气魏叔,我这人啥都没有,就有一身的蛮力,打人、干活都在行。”

  魏青草戏谑:“你打人可是在行,老在行了。”

  魏建庆听懂了她的话,就笑着说:“我那时候打的都是坏学生,现在打的是坏人,我是除暴安良。”

  魏东海看俩人谈笑风声,露出长辈的慈笑来。

  “那个,小伙子,回我家吃饭去吧,晌午让你婶子炒两个菜,咱喝点。”魏东海热情的邀请他。

  魏青草以为他会拒绝。

  谁知道,赵建庆却说:“魏叔,今晌午不行,我回家还得再拉一趟来,要不晚上去吧。”

  “啊……”父女俩都吃了一惊。

  “晚上……方便吗?”赵建庆看着父女俩问。

  “方便、方便,方便得很呵呵呵……”魏东海赶紧说。

  魏青草也只能跟着附和。

  “好嘞,那就说好了,晚上我准到。”赵建庆弯腰拉起车子准备走。

  其实,魏青草家交这一车也不够,也得回家再拉一车,他们就各自回家拉麦子了。

  魏青草坐在架车子里,魏东海拉着她走。他在车里说:“刚才那小伙子挺好哈。”

  魏青草说:“嗯,是挺好。”

  “他是哪村的呀?多大了?”

  “他是赵寨的,好像比我大一两岁吧,你忘了,上学的时候我最小。”魏青草说。

  这时候农村都穷,学校教学质量也不行,孩子们绝大部分上到初中毕业就算了,很多女孩子连学校门都没进过。

  像魏青草初中毕业,在村里就算是有文化的了。

  魏东海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

  父女俩到了家才11点不到,张玉英看到这么快就把一车公粮交上了,又惊又喜,赶紧压一盆凉水,让丈夫跟闺女洗洗脸歇歇,她自己去麦囤里往架车子上搬麦子再去交。

  “妈,你不能搬!”魏青草大声喝止。

  爸爸妈妈都被她唬了一下子。张玉英呵呵笑笑说:“这个大妮子,一惊一乍的吓我一跳,妈又不是没搬过麦袋子,你叫唤啥。”

  “妈,就不许你搬,你坐下,我跟爸搬。”魏青草过去拉妈妈坐下。

  “你个死妮子你想把你爸累死呀,你爸一早就拉着一车子粮食去交,回来一口气还没喘就叫他再搬粮食。你妈是金疙瘩呀连袋子粮食都不搬,就该她天天坐着享清福是不是?”奶奶白氏在堂屋门口坐着摇着扇子骂起来。

  其实妈妈从一睁眼到现在还没闲过一会,她做饭刷碗喂猪饮羊后,又在家里砍树枝预备嫁豆角和黄瓜用。

  张玉英一看婆婆又开骂了,吓得赶紧推开闺女就去搬粮食布袋。

  “不搬,就是不搬!”魏青草拽住妈的胳膊,挑衅的看着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