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女难宠王爷和离吧无弹窗全本阅读(竹长乐萧亦寒小说)

恶女难宠王爷和离吧无弹窗全本阅读(竹长乐萧亦寒小说)

高质量小说《恶女难宠王爷和离吧》由知名作者艺沫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竹长乐萧亦寒,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一次旅行的途中,竹长乐遇到了一个道士说她有大富大贵之命,而前提是让她嫁给一个傻王爷,从此那个王府就是她的了。这对于女人而言,是何等的诱惑,为此,她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可谁知婚后她才发现,这个王爷看似傻实则精着呢,为了不再被他束缚,她果断地提出了和离。可这和离,岂是她一人说了算的?

《恶女难宠王爷和离吧》 第3章 一群乌合之众 免费试读

“这什么这,要不然就一毛都没有?要是王爷怪罪下来,就说是我说的。”

账房白眼心思:“要是他能怪罪,还不得翻了天了?”

嘴上却笑道:“王妃,府上那么多府丁,都指望着一千银呢,您和王爷用不着五百银吧?”

竹长乐摆出她女主人的姿态,手拍桌子道:“怎么?你想抗命不成?你以为我不知道?

府上的府丁都是宫里派来的,早就签了卖身契,要是攒够了银子,去宫里要卖身契啊!那些幕僚,要是养不起,就别养了,吃住在王府,还想要什么工资……月俸?”

被她这么一震慑,账房连忙跪下称是。拿着账本,仓皇奔了出去。

没过几天就是领俸禄的日子,竹长乐就等在门外,直接'劫走'了五百银。

她用这五百银,请了一个郎中,替萧亦寒看病,査无因。

又几个,皆是如此,之后她便对治好他的痴傻症不抱有任何希望了。

晚膳过后,她悄悄靠近萧亦寒:“傻子,今夜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你答应听我的,就带你去。”

他当然高兴,从他出生以来,这是第一次有人愿意带他出去玩,还不嫌弃他是低能儿,拼命的点头,还做出嘘声的手势。

更夫一过,她便推醒身旁的萧亦寒,抛给他一套白衫,让他自己穿,她便在整理所需物品。

萧亦寒不解问道:“长乐,你带这些做什么?我们要出远门吗?”

她不悦道:“你要不要出去玩了?”

见他猛的点头,她接着又道:“那就不要问,不是说了都听我的嘛?”

一路上,萧亦寒果真没有问,捂着嘴巴不多问一句话。

见他如此乖巧,竹长乐笑着把他的手拿下来道:“我听说城里有个地下交易市场,有一株奇草,能让你变成正常人,咱们要是买不起,你就直接抢了吃,待会你看我眼色行事。

我把攒的钱都带上了,还有结婚时的嫁妆也卖了,大概筹了五万两,应该能买的起,买了两个通行证花了一百两。”

竹长乐始终觉得自己不会那么倒霉,嫁给一个傻子,同时也打听到了很多消息,毕竟谁也不会在乎一个傻子王爷的妻子整天做些什么事情。

朝中。

当今皇上是萧亦寒的同胞哥哥,两人关系非常好。

因为皇上大他十二岁,长兄如父,在皇上十八岁当上太子时,突如其来的天花把萧亦寒烧成的傻子。

继位之后,还是给了他至高无上的的荣耀和权利。

而且萧亦寒的妃子,均是朝廷重臣的掌上明珠,自然也包括赵若瑜,全是皇上亲自赐婚。

但让赵若瑜成为正室,却是萧亦寒的要求。

就这点要求,身为皇兄肯定允许。

所以才有了***那一幕,死尸也要抬进王府安葬。

当时听见这些消息的竹长乐唏嘘不已:“说白了,还不是为了巩固自己皇位。制衡前朝和后宫的稳定……还把傻王爷牵扯进去,看来也是个无耻之徒。

表面兄友弟恭,背地里让傻子挡了多少灾祸头顶十几个大草原,还整天被府里的府丁冷眼相看,当哥哥的也不来瞧一瞧。呸~”

因此,竹长乐对他特别的同情,想方设法的想要治好他的痴傻病。

从来没有听说过,天花好了还能把人变傻。

要么就扛不住归西,要么就好好的活着了,这件事肯定隐藏了什么。

要么就是皇上搞的鬼,为了皇位铲除异己,又不想太残忍杀了就把他弟弟毒傻了,要么就是萧亦寒装疯卖傻。

显然第二条不可能。

一个人装傻十几年,肯定会有破绽。

那极有可能是第一条了,所以她才打听到了地下交易市场,人称黑市,什么都卖。

车夫转了好几条巷子,敲了敲车边:“到了,下车吧。”

竹长乐再次叮嘱他,不能说话,也不能离开自己,这才接他下车,路上还叮嘱他,要是钱不够,就去抢了吃。他们还能在天子脚下杀人不成?

刚进黑市,他们就被所有人的目光扫射了一遍,似要活剥他们当标本。

竹长乐挺了挺胸,壮了壮胆气,走进了地下通道,身后跟着困意满满的萧亦寒。

“哎哟~爷,你可来了,就等你开始呢?”一个女人妖焼的招呼着。其实她对任何人都这么说,各自都心照不宣。

不像拍卖,所有物品标有价格。

如果看上,先到先得。

很多地方的方台,已经空无一物,甚至还摆着牢笼。

萧亦寒心里很紧张很害怕,悄悄的抓住她的衣角。

她自己也有些后怕,反手抓住他的手。

却被好事人瞧见,调笑道:“哟~还来了一对小信,不知身后的小信在哪个酒家落脚哥几个,定会照顾照顾你。”

萧亦寒差点就要哭出来,竹长乐挡在他面前,趾高气昂道:“他是小爷我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你了?一群乌合之众!”

有些眼尖的人,很快瞧出他们两人是富贵之人,也不敢多言,只敢小声嘲讽几声。他们又被带进下一个空间。

空间内莺歌燕舞,女子看的竹长乐都满脸通红,立马遮住萧亦寒的眼睛,匆匆而过。

最后一间房,只有一个桌子,放着一株药草,标价五万两。

顿时,她两眼放光,把袋子放在桌上,就去拿那株药草,面前射出几把短刃,差点把手给切掉了。

门外的伙计,赶忙走进来道:“我的爷,咱们这规矩可不是这样的,五万两是黄金,不是白银呐。”

竹长乐一脸被骗的表情:“什么?怎么和之前说的不一样?”

“卖主出价,咱们也定不了不是?要是没有,爷你可请回吧!”伙计俯身做了一个请客的姿势。

竹长乐脑中飞快的转动:“要是让傻王爷自己去抢,就算射死也抢不到。罢了罢了,我就说我把钱拿回去的当口,把药草顺过来,让傻王爷靠近一点,应该没有问题。”

先是招呼萧亦寒靠近自己一点,便对伙计说:“那我也得把我的银票拿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