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如歌霍彦西小说最新章节 叶如歌霍彦西免费阅读

叶如歌霍彦西小说最新章节 叶如歌霍彦西免费阅读

叶如歌霍彦西是著名作者青竹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好”。再后来,她挽着一个男人的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隐婚蜜爱霍少离婚吧》 第 2 章 他……竟然吻了她 免费试读

叶如歌对上他那样深冷的寒眸,身子轻轻一颤,她拂开他的手,就当没有听到他的拒绝:“我明天会过来找你。”

她再次当了缩头乌龟,回避他的怒与嫌弃,她只想要他出席爸爸的生日宴。

“你听不懂我的话?我说了不去。”他不会配合她的。

“那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她压抑的情绪终于绷不住,提高了音调脱口而出。

“霍彦西,我叶如歌是你的合法妻子,就算你再怎么逃避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她只能再次提醒他。

她吼出那一声后,办公室便陷入了可怕的静默,他们瞪着对方,谁都没出声。

片刻后,高大的男人带着一股压力蓦地逼近她:“所以呢?你是不是还想说我应该和你相亲相爱,履行丈夫的职责?还是你很想履行身为妻子的义务?”

“叶如歌,你刚才坏了我的好事,现在是不是该补偿我?”他邪冷的勾起唇。

“什么?”

不等她反应过来,他猛地将她推到在办公桌上,精壮身躯压过去……

叶如歌被推倒在偌大的办公桌上,双腿被迫分开,男人高大的身躯抵在前面。

她登时慌了,双手推拒在他宽厚的肩上:“霍彦西,你别乱来!”

见她如此惊慌,他反倒邪邪的弯唇,俯身刻意凑到她面前:“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是我的妻子吗?我们现在相亲相爱有什么不对?”

“这里是办公室,你不能……”

“我为什么不能?就算我在这里上了你,也没人敢多说一句!”

叶如歌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结婚一年,他没有碰过她,但她听人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谁知道他这个时候会不会失去理智?

“放开我。”她压低了声音,深怕被外面的人听到他们的动静。

她的抗拒反倒激起男人心中一丝欲望,他长指擒住她的下巴:“你不是很想上我的床吗?现在装什么贞洁烈女?”

男人声音落下的同时清冷的唇也压下来,将她后面的话尽数逼回肚子里。

叶如歌一瞬瞪大了双眸,整个人都僵住,只感觉唇上一阵酥麻,又像是有电流蹿过全身。

他……竟然吻了她!

她有一刻的恍惚,但很快就被男人的吻给夺走一切思绪,她脑子片刻空白的时候,男人的唇移到她耳边,炙热的呼吸伴着男人邪恶的话落下:“你想不想知道你是第几个躺在我这张办公桌上的女人?”

他的一句话犹如一桶冰水从她头顶浇下,刚燃起的热情被瞬间熄灭。

她想到刚才衣衫半褪坐在他大腿上的夏诗云,如果她没有闯进来,他接下来是不是要把夏诗云压在办公桌上……

这张办公桌上不知道躺过多少女人……她顿觉一阵反胃,下意识便是用力推开他。

叶如歌狼狈又慌乱的远离那张办公桌,远离他,美眸羞怒的瞪着轻佻的男人:“霍彦西,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玩,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她大喘一口气:“还有,你现在是我的合法丈夫,为了你我好,我爸爸的寿宴你最好出席,我明天下午过来找你。” 她说完,几乎是落荒而逃的快速离开。

霍彦西冷勾着唇瞧着她仓惶离开的背影,黑眸淡淡眯起,他盯着自己的指尖,那里似乎还残留她发间的香气。

隔天

叶如歌盯着手中的手机已经好些时间,她想打电话给霍彦西,只是一想到昨天的事,她心里始终不太舒服。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愿求他配合假装恩爱,可父亲那里,她得给个交代。

她没和霍彦西一起出席寿宴的话,父亲会胡思乱想。

她深吸一口气,拨打了霍彦西的电话。

“喂?”男人低沉没温度的嗓音。

“是我,我现在准备去集团找你……”

“你不用来了,我会出席岳父的寿宴。”男人话落就挂断电话,没给她开口的机会。

叶如歌一怔,他同意出席寿宴了?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改变主意,但他的意思很显然是不想和她一起前往。

只要他肯来,其他的,没什么好计较了吧。

叶如歌压下心中淡淡的失落,起身去换衣服化妆。

五星级大酒店,今天来为叶逸海贺寿的宾客还是不少,不管怎么说,叶家在江城也算有点名气,何况叶如歌还嫁入了第一豪门霍家。

叶如歌一袭淡蓝的包臀鱼尾裙,乌黑青丝盘起优雅的发髻,贝耳边垂落几缕温柔的发丝,她的出现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爸,祝您生日快乐,寿比南山。”叶如歌让跟随她的韩辰送上贺礼。

“好,好,爸爸谢谢你!”叶逸海看了看她身后,脸上笑容变成疑惑:“彦西呢?他怎么没跟你来?”

“对呀,我的好女婿怎么没和你一起来贺寿?”继母万春芳刻意挑高了嗓音,似笑非笑的看着叶如歌。

同父异母的妹妹叶悠然也跟着开声:“不会是姐夫和其他女人约会去了吧?”

“悠然,懂不懂规矩?不准乱说话!”叶逸海低斥。

叶悠然吐吐舌头:“我可没乱说,谁不知道姐夫宁愿和外面的女人闹绯闻也不多看姐姐一眼。”

“够了,闭嘴!”叶逸海动了怒。

叶悠然被母亲瞪了一眼,这才闭嘴。

叶如歌垂眸掩去眼底的难堪,很想反驳,可叶悠然说的是人人皆知的事。

她维持着落落大方的微笑:“爸,是这样的,彦西他有点事让我先来,他一会就到。”

她这话音刚落,叶逸海的神色就变了,他皱起眉看向她身后,宴会厅的门口。

叶悠然此时怪笑出声:“姐姐,姐夫来了。”

叶如歌微怔,继而转头,脸上笑容在看到矜贵男人的时候变得僵硬。

没错,霍彦西是来了,而且不是自己来的,他身边还站着一女人——夏诗云。

叶如歌不只是神情僵硬,脸色都变了,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捏紧,身子微微一颤。

宴会厅里所有人都注意到他们这边,一时间空气变得有些凝滞,尴尬的气氛在蔓延。

这是她爸爸的生日宴,霍彦西是她丈夫,现在他却带着另一个女人出现,他这不是故意给她难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