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删节江太太又火爆全球了(夏安安江易琛)小说APP内全章节免费阅读

未删节江太太又火爆全球了(夏安安江易琛)小说APP内全章节免费阅读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江太太又火爆全球了》的小说,是作者夏安最新写的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精彩,主要讲述了出车祸死了,重生到一个隐藏的马甲大佬身上是什么体验?设计界的天花板是她,黑客界的龙头老大是她,作曲界无人超越的神话也是她!这么厉害的大佬,居然一直隐藏身份狂追男人,夏安安表示——无法理解!夏安安冷笑,很好,从今天开始,她单方面宣布——她逆袭了!男人,那是啥???若干年后,没能躲过真相定律的夏安安抱着自家老公一顿猛啃:臭宝,你真香。江易琛:乖,再香也没你香。

《江太太又火爆全球了》 第8章 意外圈粉 免费试读

“不过。”叶微桃轻轻一笑,干净的眸子无半分杂质,“夏小姐能够洗清冤屈真是太好了,还好我没有给夏小姐平添太多麻烦,否则真是要自责死了。”微微挑眉,夏安安只觉得眼前人城府颇深。叶微桃果真不是朵普通小白莲,三言两语,就将自己择的干干净净。本想追责到底,夏安安却瞥见了一侧的江易琛。叶微桃毕竟和江易琛交好,当众针对叶微桃,江易琛下不来台。罢了,他也帮了自己不少,以后再说吧。现场一片狼藉,徐依依被叶微桃故作善意的拖走,夏安安给导演赔了个不是,这件事情才暂且告一段落。不过经过这么一闹,现场确实是没人有心思聚会,纷纷转战微博,夏安安也不例外。今天这事儿已然被现场记者爆料到了微博上,此刻微博一片骂声,徐依依大批脱粉。意外的,夏安安发现,自己竟借机圈了一波粉?“徐依依不至于吧,怎么能拿别人的安全开玩笑,劣迹黑心女星滚出娱乐圈。”“夏安安虽然黑料多但是罪不至死,再说了,她最近好像也不怎么蹦跶了,还不能让人改过自新了?”“冒泡冒泡,有没有人觉得……夏安安处理问题的姿态竟然有点帅啊!”下面,一排疯狂的加一。陈旭坐在夏安安对面,看着微博言论,不禁啧啧感慨,“夏姐,你这是要乘风破浪逆风翻盘了?”没好气看了眼对方,夏安安托着下巴,“我可不愿意用这种方式洗白。”“不过陈旭,你可得帮我盯着徐依依,她这次是彻底身败名裂了,指不定怎么想办法搞我。”脸色一正,陈旭收起那份玩闹模样,紧紧盯住对方,一本正经,“放心吧。”江易琛站在不远处,时不时用余光瞥上眼聊的起劲的两人,心中越发不是味道。一抹酸溜溜的感觉在心头弥漫,他莫名的有点情绪,期待着坐在夏安安对面那人是自己。终于熬到宴会结束,客人纷纷离场。江易琛瞥了一眼夏安安,确定对方孤家寡人一个,“上车吧,我送你。”原本的答应卡在喉咙里,看着对方一张俊脸,夏安安迟疑了。原主的死在她心里始终是个疙瘩,无论如何,原主都是是因他而死,而原主死去那一刻,他们二人也就缘分已尽。她害怕自己重活一世再去接近他,也会同样万劫不复。这个男人对于她来说,浑身上下都是危险的气息。不,她不要死!她只想好好活着,享受富婆生活!彻底将答应咽下,夏安安礼貌的拉开距离,刻意疏远,“不必了,这里打车很方便,黎黎也在附近。”眼前人的回答意料之中,江易琛眸中的期盼顿时削了大半。他眸色沉沉,令人摸不出任何情绪,两人彼此无言,却都没有下一步动作。他的心情,竟会随着她,而有所变动了。江易琛先前鲜少情绪低落,他抬起眸子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夏安安那张熟悉小脸,却令他一时有些错乱。随着身侧一辆豪车呼啸而过,他的记忆,被带到了很多很多年那个夏天。那是去乡下的远房亲戚家里有事,在河边被一个地痞流氓欺负,对方是个变态,见他不从,就一脚将他踹到水里!他不敢呼救,害怕水灌到嘴巴里。那时突然出现的姑娘,好似一缕光,那样小的一个人,手里攥着把小刀,愣是将一个大男人直直放倒。当然,她也没贪到什么好处,那地痞流氓,在她腰上狠狠捅了一下。她水性很好,带着小小的他一口气上了岸。等江易琛缓过来,那姑娘早就已经离开。他大口大口喘着气坐在岸边,身侧只留有一张湿哒哒的乐谱。他不知道她名字是什么,只知道署名是小小,只知道,她是个在河边旁边创作的怪胎。再后来……他找到小小这个名字时,那户人家已经搬走。从此,她在他的世界中消失。多年来他一直在找她,却遍寻不得。哪怕小小当时留下腰伤,可他找人的时候也不能随便看女孩子的腰……夜渐深夏安安不愿在大马路上站太久,她盯着疑似出神的江易琛,抬手在对方面前晃晃。“江易琛?”眼前人的声音像是一只大手,将江易琛在思绪之中拽回现实。也许是刚才的回忆让他有些疲惫,一时间,他的眼里流露出几分脆弱。夏安安探口气,默默地上了车。该死,她心疼个什么劲呢。也许只是对美男儿的疼惜吧,夏安安这么安慰自己。心情不佳的江易琛倒是看起来愉悦了不少,起码,脸上没了那么多的落寞。两人同车并行,都没交流太多,车子在夏安安楼底停下,她礼貌性和对方说了再见。钥匙投入家门轻转两圈,手机赫然响起来,筷子一放,她垂眸看去。“温酒”二字在屏幕上疯狂闪烁,短短几秒发送了十几条微信消息,夏安安拿起手机打趣,“这就是顶流天天打游戏练出来的手速嘛?”对面很快回复,“姐姐,别玩捧杀那一套。是你不行吧?”好似听到什么笑话,夏安安一拍桌,随即语音便发了过去,“行不行的,出来试试!”蝉趴在树干上嗡嗡的叫,这座城的夏夜闷得不像话。口罩帽子大墨镜,艺人出街三件套。夏安安在大树后探出颗小脑袋,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看着不远处的网吧。“喂!”突然被人在身后拍了下,夏安安如只跳脚猫儿,吸着口冷气惊了下。瞧着对方的跳脚模样,少年不禁笑出声来,“什么嘛姐姐,胆子还是这么小?”眼前少年短裤白T再简单不过的装扮,鸭舌帽大墨镜,露出颗好看的虎牙。温酒,男团出身,唱跳天花板,在演戏方面近年来也有不俗表现,翩翩少女清一色的梦中情人。至于他和夏安安的认识,说起来真是和两人的华丽身份没什么关系,当年不过是打游戏开黑才认识。温酒常年第一的游戏排名被夏安安抢走,他一直想看看这个大哥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后来面基才发觉竟然是个姑娘,还是特有钱那种。“敢打趣我,你真是胆子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