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青草赵建庆全文阅读 魏青草赵建庆小说最新章节

魏青草赵建庆全文阅读 魏青草赵建庆小说最新章节

魏青草赵建庆是作者魏家二妹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情节很吸引人,是一本罕见的好书,强烈推荐!内容主要讲述一场车祸,让魏青草重回八零年代。上一世的她,为了所谓的爱情,不惜远嫁千里之外,怎知“真爱”竟是一个渣男,她被他家暴,欺凌,最终遍体鳞伤。好在她知错了,准备回家去母亲坟头忏悔,却意外被卡车撞飞。重新归来,她自然不会再让噩梦重演。为此,她虐渣男,救母亲,教花心老爸做人……

《八零悍妻是财迷》 第三章 坏爸爸的好事 免费试读

魏青草早闪到了破庙的院墙后头。

爸爸也是心虚,毕竟是见不得光的事,在门口吼了一声,站住看看没人,就又转回庙里了。

而这时魏青草又朝里面投了一块砖头,然后撒腿就往村里跑。

她知道,里面的人办不成事了。

果然,她藏在一棵树后面,一会就看到爸爸跟柳叶走过来了。

爸爸骂骂咧咧的,还好言哄着柳叶。

“爸!”魏青草从树后面冲了出来。

把爸爸跟柳叶吓了一大跳。

柳叶头一低就走,爸爸聪明的很,随即朝闺女走过来,咳咳两声说:“草儿,你不是拉肚子在家睡觉吗,咋又跑来了?”

魏青草不回答他的话,却故意一脸单纯的问:“那个女的是谁呀?”

爸爸魏东海也一脸无辜的说:“不知道啊,我看着电影出来方便,碰到了那个女人,我哪知道她是谁。”

魏青草嘿嘿笑笑,魏东海也嘿嘿笑笑。

魏青草说:“爸,你知道我为啥这大半夜的又从家跑出来了吗?”

魏东海等着那双桃花眼问:“刚才我就问你呀,你这是咋了,肚子还疼不?”

魏青草说:“肚子不疼了,可是,刚才咱家进贼了。”

“啥,进贼了,我的乖乖,你没事吧……”魏东海一脸紧张,扶住闺女的肩膀上下的打量她一番。

魏青草说:“我没事,贼被我哥打跑了。”

魏东海长吐一口气,连声说:“那就好那就好……”

父亲最关心的还是闺女。家里穷的就那一囤粮食值钱,一头牛昨个被老舅家借去耘地了,其他也没啥给人偷。

她看着眼前才刚四十岁的父亲,心里真的恨不起来。

爸爸不是个好丈夫,却是个好父亲。他虽然也想要个儿子,但是,他对三个闺女却疼爱的很,尤其对自己宠爱有加。

因为自己长的最像他。

四十岁是男人的黄金时期,眼前的父亲宽肩窄腰,细皮嫩肉,眉目俊美,大有后世著名演员靳东的神采,难怪他是全镇女人的男神。

忽然,她抱了爸爸一下,喉头涌上来一股哽咽,但她狠命压下。

“咳咳!”不远处传来两声娇娇的咳嗽声。

无疑,是那个柳叶在召唤爸爸。

刚才没成事,魏东海心里也压着一盆火,她这声召唤无疑又点燃了他的火头……

他就呵呵笑笑说:“那个,妮儿,你没事就好,你妈跟奶奶都在里头看电影呢,你去找她们吧。”

魏青草心里冷笑一下,两手抱住了他的胳膊,故作害怕的说:“爸爸,刚才我可是被那个贼吓了魂都快没了,现在心还扑通扑通的响,你可不能丢下我自己玩去了。”

魏东海犯难了,他摸摸闺女的头发,又摸摸她的额头试试温度,小声嘀咕一声“不发烧”,然后关切的说:“那爸爸带你去找妈跟奶奶。”

魏青草得意的一笑,温顺的“嗯”了一声。

她抱着爸爸的胳膊经过路边柳叶身边的时候,看见爸爸朝她点了一下头,那是示意她等一会。

魏青草狡黠的一笑。

露天电影可是这个年代的特色文化,后世就看不到了,她看到这场景心里涌起一阵激动。

爸爸带着她在看电影的人潮里挤来挤去,她心也越发跳的咚咚响,因为就要见到妈妈跟妹妹了……

“喏,你妈在这,我去那边看了哈。”魏东海抽身就要走。

但魏青草却更加抱紧了爸爸的胳膊,同时,她看着还年轻的妈妈跟两个年幼的妹妹,泪水哗的流了满脸。

她怕她们看见,蹲下身抱住了妈妈和妹妹。

“咦,草儿!”

“咦,大姐!”

妈跟妹妹都吃了一惊。

“草儿,你不是肚子疼吗,还疼不,咋不好好在家歇着又跑来了?”妈回过神关切的问。

魏青草摇头:“不疼了妈,我来找你们……”

磕着瓜子盯着屏幕的奶奶,却嫌大孙女的到来打扰了她看电影,没好气的嘟囔:“看电影呢,别说话。”

妈妈跟妹妹都不敢说话了,不说话也好,魏青草好静静的抱着她们。

魏东海急了,他弯腰把嘴贴在闺女耳边说:“草儿,你跟妈在这看吧。”

魏青草马上又抓紧他,小声问:“爸你去哪呀?”

魏东海撒谎:“我去那边看。”

她故意问:“去哪看不是看,干嘛不在这看呢?”

魏东海眉头一皱,说:“我不爱钻在人堆了看,我个子高,站后面看着舒坦。”

然后看了媳妇一眼,让她帮自己脱身。

妈妈知道丈夫去干嘛,她轻轻叹息一声,跟女儿说:“草儿,放开,这么大了缠着你爸爸干嘛。”

魏青草悄声说:“妈,刚才我受了惊吓,爸爸在我身边才有安全感。”

张玉英慌了,想问闺女在哪受惊吓了,这时婆婆眼睛狠狠的剜过来,她吓得憋住了。

魏东海心急火燎的,他板着脸低声呵斥闺女:“这么多人怕啥怕,丢手。”

说罢硬甩开她就往外走。

可是,魏青草成了狗皮膏药,飞快挤出去撵爸爸。

魏东海以为甩掉闺女了,猴急的往人群外跑,果然,看到了在之前那棵杨树下的佳人。

他这边刚要上手,耳边平地一声雷:“爸!”

魏东海吓的猛地甩掉柳叶的手,柳叶也被唬了一下子,她气急败坏的朝魏青草呵斥一声:“你瞎咋呼啥,吓着我了!”

魏青草呵呵了,特么老子正想整你,你这不是授人以柄嘛。

她一把拽住柳叶,故意大声叫:“你说啥,我吓着你了?我喊我爸爸咋能吓着你呀,这大晚上的,你不去看电影,躲在这里等我爸爸干嘛呢……”

这偷偷摸摸干的事最怕人知道,柳叶听她大声嚷嚷,吓的赶紧往回缩手,还瞪着魏东海让他惩治他闺女。

魏东海也慌的赶紧四处看。

他板起脸朝闺女低喝:“草儿,你个傻妮子瞎咋呼啥,我跟你叶姑说说话,赶快放了姑姑。”

还叶姑……魏青草差点吐了。

她死死拽着柳叶的胳膊,大声说:“原来是说话呀,那你俩说啥话呢,你俩有啥业务来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