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捆紧的乳球 我揉了语文老师双乳

被捆紧的乳球 我揉了语文老师双乳

我看了一眼简瑶,她心里的泪水都快掉下来了。

我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先送简瑶回学校,她这个样子我实在是不放心。

来的时候坐的林萍母亲的车,回去只能是打的士。

将简瑶送到学校门口,看着她进学校大门我才放心。

学校离我家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所以之前我一直都是回家住,自从知道我爸爸遇害之后我才搬到学校寝室住。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知道你父亲已经不在了?”小道士再次出声询问。

见我不说话,他就自言自语起来:“我刚才就说了,印堂发黑,不是自己招鬼了,就是身边的人已经被厉鬼所害,再加上刚才林萍指着你。但是我在你身上又感觉不到一丝鬼气,猜想你一定是你父亲出事了。”

不得不说,这道士还有两下子,不过我没有奢望这小道士能收服那只厉鬼,连晨沐都没有办法,这个小道士我还真不看好。

回到家的时候门上是一把锁,很显然他不在家里。

我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个,我们还是晚上再来吧。”

小道士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从背上拿出他一直背着的木剑,神情凝重的割破自己的手掌,血滴在木剑上,瞬间就发出金黄色的光芒。

长剑在手,小道士气势大增,对着那锁就劈了过去。

只听吧嗒一声,锁就掉在了地上。

“躲在我身后。”小道士突然大喝一声。

我乖乖的照做,开什么玩笑,要是这个时候厉鬼要我的命可是轻而易举。

这屋里明明没有人,可是小道士还是一副严肃的样子,弄得我都紧张起来。

“厉鬼,你道士爷爷来了,还不现身,你不现身也可以,要是不想要这肉身,你道士爷爷就成全你。”小道士对着房间的一处空地讥笑道。

我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这家伙也太臭屁了。

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原本那一块空地上竟然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那身影我再熟悉不过了,就是我的父亲。

那厉鬼已经恢复了伤势,身上没有任何的伤痕。

我的心一沉,看来他又吞了别人的魂魄,不然也不能恢复得这么快。

“乳臭未干的小道士,滚回去喝奶,我就放你一马。”厉鬼出来之后就猖狂起来。

我躲在小道士的身后,看着任然不知悔改的厉鬼,心里烦躁的很。

霸占我父亲的身体那么久了,还那么嚣张。

小道士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冷哼一声,木剑直直飞出朝着厉鬼刺去。

两人打斗一番之后,厉鬼的法力已经不足。

这时候小道士拿出了一个葫芦只听小道士喊道:“收。”

唰的一下,一个黑影就从父亲的身体脱离,被收进了葫芦里。

小道士赶紧将葫芦盖上盖子,这才将木剑收起,重新背在背上。

我愣愣的看着,赶紧跑去父亲的身边。

父亲的身体已经开始腐烂,看来已经死了很多天了,不然也不会发出一阵阵恶臭。

我感觉胃里一阵翻滚,有着呕吐的迹象,强忍住,在小道士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看着父亲已经变形的脸,我心疼得像刀绞一样,眼泪不住地往下流。

父亲已经遇害,那么母亲呢?

这么久没有她的消息!

我那颗忐忑不安的心越跳越快,我不敢往下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