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尊上游戏破解版金手指 用力我要高潮了

遇见尊上游戏破解版金手指 用力我要高潮了

翌日,言笑笑在家里陪言子明打了一天的游戏,直到下午五点钟的时候,言子明才忽然提醒她说:“妈咪,昨天晚上你不是说你今天要去见一个人吗?”

糟糕!

刘欣安和她的相亲对象约在下午六点钟!

言笑笑立刻丢下游戏把柄,触电般地站了起来,转身回房换掉睡衣!

出门前,她看了一眼还在玩游戏的言子明,一边在玄关处换上高跟鞋,一边说:“明明,你一个人要乖乖在家知道吗?不许出门哦!”

“知道了啦!又不是没有一个人呆在家的经验。”言子明连看都不看言笑笑一眼,专心致志地盯着屏幕。

言笑笑无奈至极,眼看就要迟到了,也顾不上言子明的态度了,打开门,迅速离开。

尽管言笑笑拼死拼活地赶到约定好的餐厅,但因为遇上下班高峰期,她还是华丽丽地迟到了。

“你就是刘欣安?”对方是一个身材偏胖的男人,也不老,看起来与自己年纪相当,但却有些秃顶。

言笑笑瞬间明白过来了刘欣安怎么会那么反感相亲,真的不是她的眼光太高,而是她父母托人介绍的对象……也太差强人意了。怎么配得上刘欣安那么萌萌哒的傻姑娘!

言笑笑僵硬地点了点头,然后坐下身边的位置,礼貌地问:“你应该就是张世全吧?”

“对!你比我阿姨描述的还要漂亮!”男人非常满意地笑了起来,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言笑笑没有相过亲,不知道接下来该聊点什么,虽说是替人相亲,但被一个陌生男人这般盯着,她着实有些不适应,放在桌面上的双手来回摩挲着。

张世全见言笑笑不说话,又说:“我听说你家里是做古董生意的,正好我也是生意人,我们之间应该很多话题。”

这一次言笑笑真的要呵呵了,别说她不懂生意,就连刘欣安都没兴趣。虽然刘欣安家里是做古董生意的,那刘欣安一直秉承着那是她老爸的事情与她无关的态度光明正大地发展着自己的爱好,比如今天溜去看漫展。

正当言笑笑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时候,抬头却迎上不远处的一束目光,甚是渗人。

怎么又遇见他?!

司祈墨依旧是黑色西装的装扮,一张冷若冰霜的俊颜,加上此时眸光似剑,强大的气场透着一个寒人的怒气。

言笑笑震惊地咽了咽口水,本想着要低头拿起旁边的水杯假装不经意的喝水,却不料自己漫不经心的后果是推翻了那一个水杯。水杯倒桌,水流顺着桌沿滴到了她的裤子上,她惊慌地立起水杯,接过张世全递过来的纸巾,迅速地擦去水渍。

“我先去一趟洗手间。”言笑笑匆忙地站了起来,转身就朝洗手间走去。

余光中,她依然能感受到司祈墨面不改色地紧盯着自己的背影。

真是冤家路窄,去哪儿都能遇见他!

言笑笑对着卫生间的镜子气恼地泼了一手的水,水珠弄花了干净的镜子,却依然能够隐隐地看出她紧锁的眉目,和眸间的丝丝不安。

她在慌什么?

言笑笑一阵莫名其妙,于是低头用纸擦干裤子上的水。

再抬头的时候,镜子上却多了一个眸光冷厉的男人!

除了司祈墨,还会有谁!

言笑笑吓得陡然一颤,转身没好气地骂道:“你是变态吗?”

司祈墨危险地眯了眯眼睛,黑如曜石的瞳仁却散发着可怕的锐气,他不说话,一步一步逼近言笑笑,言笑笑则本能地后退,却不料身后是洗手台,腰肢直接撞上了大理石。

“你在相亲?”司祈墨猛地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身体向着她微微倾斜。

言笑笑艰难地用手撑在洗手台上,倔强地瞪着眼前的人,说:“不关你的事!”

确实不关他的事情。

他该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干涉她的生活?司祈墨不知道,他只知道在此刻,他的胸腔因为她而凝聚起了一团怒火,他想要发泄!想要解脱!

“说!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司祈墨隐忍地看着她,乌黑得发亮的眼睛仿佛一阵黑旋风,随时都有可能将她吞噬掉一样。

然而,在言笑笑看来,司祈墨更像一个爱钻牛角尖的小孩,永远死揪着同一个问题不愿放手。她又岂会知道,他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正如她所说,她要和哪个男人相亲,都与他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