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在办公室疯狂的肉小说 开发女朋友雏菊

老师在办公室疯狂的肉小说 开发女朋友雏菊

“娘,翦儿以为,是不是其中有所误会?姐姐纵然有意为之,又怎可能让一直安于边郡的代王生了不臣之心,且是毫无准备,忽然出兵,代王可也不算是并无谋略之人。”

邢夫人冷声一笑:“如今陛下已在商议如何处置代王,你说还能有假?萧门不幸,出此恶女,怕是你我都会被萧黎琰连累了。”

黎琰心头一紧,忽的问道:“娘,此事,你可命人去告知父亲了?父亲是不得不回转长安了。”

“娘岂是分不清轻重缓急之人,早是飞鸽传书送去了。”

邢夫人话音刚落,却是听得有人禀告,说是莫庄歆身侧的宛朔姑娘有急事求见,如今已在外边候着了。

“这不,连莫太后都坐立不住了,恐是与你不利。”

“要不,奴婢替二小姐回了去?”一侧的柳樱自也是面色凝重,而黎琰则是无奈回到:“该来的总归会来,躲得过初一,可逃得过十五。”

柳樱明白了其意,缓步出了凌鸳阁,待其回转之时,身后已是随着宛朔。

果不其然,宛朔言,萧府外已是备好了车驾,待二小姐即可入宫前往昭宁殿,莫太后有急事相召。

黎琰故作浑然不知的问道:“你可知是为何事?”

宛朔也只当一无所知:“奴婢不晓太后究竟是为何事,知晓其确是急迫待二小姐前往。”

“好,那再容我片刻,片刻后我必会前去萧府门外。”

宛朔退下后,邢夫人则是忧色难减:“翦儿,此去小心些,若是莫太后有为难你之处,就言还需待父亲回转长安,再做商定,可记下了?”

黎琰重重点头,本是寻思着携柳樱一人前去也就足矣了,可待其换了身外衣,欲离去时,却见云锦跪于跟前到:“二小姐,且让我随同吧。”

“你,随去作何?我身侧有柳樱照料便可了。”

“大小姐,有些事儿,柳樱帮不了你,我能替你在太后跟前说明一二,告知她大小姐性子如何,如此,莫太后许是不会为难了二小姐。”

黎琰权衡再三,以为纵然云锦向着凌厢阁的那位,也不至在此时给自个生事,也太迫不及待了。

见跪地之人眸中尽露诚恳,黎琰索性挥袖到:“好吧,我且应允了你,未得我神色,静默不言便是。”

云锦叩谢不已:“谢二小姐信得过奴婢!”

而实则,其心底却是有几分窃喜:我想大小姐绝不是一轻易服输之人,如今看来,前些时日的隐忍以及苦肉计并未不值得,大小姐,你好不易让代王与你同仇敌忾,奴婢,也必会借机替你申冤,恐今日便是一难得的良机。

沿途的时辰不算长,可黎琰却觉恍如隔世。

昭宁宫,与其数十日来前,并未有大异,只是今日,宛朔先是引其去了一侧供奉佛祖的小屋,一入屋中,烛火映照,莫庄歆正虔诚跪于跟前,口中念念有词:“信女在此祈求,护我儿安然度过此劫。”

莫庄歆应是知晓自个前来了,可并未应答一句,黎琰默然至其身侧,三下叩首,似亦是在祈求。

莫太后投去了一冷眼,哀怨一声,低语到:“你终是来了。随我去别处吧,此清净之地,不宜争执嘈杂。”

争执嘈杂,她二人有何可争执?

萧黎琰轻笑,却是依照其所言,随在其身后折返回了昭宁宫中。

见她故意相问是何事召其前来,莫庄歆话中带怒:“想必萧二小姐也耳闻一二了,代王被你姐姐所害,如今正押解来长安的途中。”

“臣女明晓太后不能坐视不理,欲相救殿下,可臣女是有心无力,恐难不负太后所托。”

“好你个萧黎翦,你若为置身事外,不闻不问,可对的住自个的良知,扪心自问,你可有愧?当初,代王待你如何,你不会不知,她满心以为能迎娶你为太子妃,可你呢,非但不在其谋求储君之位中出力一二,反而甘为主上的细作。可毕竟是过往的事了,我也不与你计较,何况两情相悦之事,向来不能强求,你倾慕圣上,如今与其成双入对,我也不好埋怨你一二。”

莫庄歆不住的在自个身侧走动,惹得她略有些眩晕,而莫氏则是继续到:“可毕竟曾有人对你用情至深,你害得他如今不能尽孝生母跟前,又在苦寒之地的边郡戍守,总该于心不忍,护他性命周全吧。护其性命周全,与你,并不是难事,也不算是过分之求吧!”

黎琰徐徐往后小挪了半步,并是说到:“莫太后,臣女着实是无能为力,难以相帮。”

可莫庄歆依旧是厉声质问:“你且告知我,你是否有心要保全代王的性命。若不是,我也怨不得你,只能怪我儿当初识人不明,误将一片痴情错付。”

她的怒色只增不减,双手相合似是在祈求,可却是颤动不已,知晓她在极力克制,可黎琰却是颇为无奈地于心地念叨着一二。

莫太后,你可知我才是大小姐。何止代王识人不明,当初我不也是白要了此双明目,错将陛下作良人。

见莫氏正居高临下,双眸之中尽如冷刀一般打量着自个,黎琰回之苦涩一笑:“恳请太后明示,臣女力所能及的,必当万死不辞。”

“万死不辞?说得好,希望绝非是你戏耍我之言!”

“臣女断然不敢!”萧黎琰不假思索的出口这几字,却见莫庄歆的嘴角勾出了一丝阴冷之笑,俯下身,低沉一字字断到:“好,你可记着方才所言。此次务必以死相谏,陛下恐才会动了恻隐之心。”

黎琰错愕的抬首,点了几下头,替自个悲切:莫太后,为救自个亲儿的性命,你是不惜要我以命相换。

许是莫庄歆也觉方才的言辞太过露骨,太过不近人情了些,才又补上一句:“自当,你若是有法子让陛下轻饶了代王,而自个也不被此事牵连,自是最好!”

黎琰正觉脊背已是冷汗湿了衣衫,在此昭宁宫,可谓度日如年,却又难以盘算何时才得出了去。却是听得宛朔疾驰入内,神色难堪,凑近太后身侧,低声到:“太后,主上已是遣人来,说在凌鸳院待萧二小姐过去,陛下催得紧的,步辇已然候于宫外。”

莫庄歆甚是怪异:“陛下怎会知二小姐在此?是何人去告知的?”

宛朔面露尴尬:“车驾接二小姐入宫时,洛凝瞅见了,而二小姐又恰好掀了帘子一角,想必是她相告了郁太后,郁太后又让主上替二小姐解围吧。”

莫庄歆冷笑不止:妹妹啊妹妹,你以为姐姐会愚笨到为难萧黎翦,我还需仰仗她助我钦儿度此劫难。不过我本就没盘算着让她久留在此,如今陛下都亲遣人来了,我又何苦不放行。

“如此看来,陛下对你,倒也不算薄情,至少,还一心盘算着替你解围。去吧,只要记着该在主上跟前说些什么,也不枉费我将你召来了。”

黎琰一声诺后,退出了昭宁宫。而宫外,云锦已是赶忙迎上,关切问道:“二小姐可好?未曾受罪吧?”

她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无妨!”

凌鸳院,沿途之中,她不住的反复着这三字,让她一阵心绞,对其而言,是何其的讽刺,如今的她,确是不愿再见那负心郎,可若借着妹妹的皮囊,不一心寻思着复仇之机,可是辜负了上苍给予的这次重生。

云锦见黎琰捂着胸口,半蜷着身子,赶忙过问了一二,又低声问道:“二小姐既然身子不适,何妨回绝了陛下,先回转府中将身子调养好了,奴婢以为,主上必定是不会怪罪小姐的。”

“锦儿,不必了,我稍缓下便好,估量方才也被莫太后惊吓的不轻。”

“二小姐,奴婢问你,你还欺瞒我说并未难为你,无妨,如今看来,是替莫太后推托之词。”

云锦虽是如此说着,心地则是暗自窃喜:萧黎翦,终是受了报应吧。奴婢倒是觉得,莫太后太过仁慈了,就该在代王归国时寻个莫须有的罪名将你治罪了。

二小姐,奴婢已然问过你是否回转府中,不见陛下。奴婢盘算着,若你应下,便是天意如此,告知奴婢未至复仇之时,大小姐所托之事未至功成之日。可你执意要见主上,就休要怨奴婢在陛下跟前将你所为的恶事和盘托出,我倒是愿一瞧圣上会如何处置你。奴婢一直信,陛下对大小姐情意尚存,只是因你这二人从中作梗,才会坏了此段良缘。

“锦儿,你在胡思些什么,我需你替我轻捶几下,你倒好,浑然作未曾听闻状!”

云锦的思绪被强行拽回,她微红着脸,低头替其轻捶几下臂膀,歉意连连到:“二小姐,奴婢是忧心你的身子,亦是担忧主上召你前去一见,是否会以大小姐一事发难于你。”

“所以,你才劝我以身子不适的缘由回了陛下,径直出宫,折回萧府?”

云锦微微摇首,止声片刻后,才出口解释。

”此事必须细加思量,有了应对之策再前去见陛下才是比较妥当。不过奴婢以为,既然二小姐不惧去一遭凌鸳院,必是能应付得来主上的刁难,奴婢是杞人忧天,瞎担忧了。”

黎琰竟是僵硬着面容,不言一字,却是暗自思忖到:“云锦,从我知晓此事到此刻,才去了多少时候,焉有闲暇冥思苦想应对之策,既然司徒晟欲见我,也唯有抱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念头了,去凌鸳院了,也一探他是否有心定要将我置于死地。不过虽然于心底,我是祈愿他能将此事大而化小,可依其秉性,如此良机,他岂能措施,纵然不至让妹妹性命无存,可求生不能怕是免不了了。”

凌鸳院内,一如此前来时,司徒晟已然在一几案前提笔临画,可从其落笔来判断,已是心烦意乱,多有波澜。

黎琰至其跟前,不忘施礼,而司徒晟,则是稍往旁移了一小步,将笔交与她,并到:“犹记上回,你我是在此作画,本兴致大好,却被贺侍卫给扰了,近些时日,一直未有闲暇再与你同来此处,今日,终究逮了一良机,何不将我未尽的画续完。”

萧黎琰并未婉拒,反而是微微颌首,接过之后,寥寥几笔,竟是于司徒晟原先所想的并无太大差别,依旧是刚柔恰到好处。

司徒晟满是不解地打量着身侧之人,已是无心一览几案上的画卷。一阵凉风袭来,黎琰暂作停笔,余光瞥了一眼周遭,却是笑而问到:“今日我可有异样之处?怎觉圣上并不识得我了一般?”

“不,你容颜无差,可性子,却是大为不同了,若是换作以往……”

“以往?以往臣女也作画,虽是班门弄斧献丑,却也绝不敢在陛下面前有所推脱。”

司徒晟见身侧之人已然搁笔,索性取过,一面再稍加几笔,一面则是继续说到自个的疑惑:“不,若是以往,你必会相会,朕会如何处置你姐姐与代王,若是朕所言不合你意,你定当会苦劝,劝我遂了你所想。”

黎琰莞尔一笑:司徒晟,确是如此吗?许我妹妹诚如你所言吧,可我,不是萧黎翦,我已从被你的奚落中,明晓了女子不当多有过问朝廷之事。

“陛下,过往是我多有不更事之处。可如今,我明白,此事虽是与我姐姐有干,与代王有干,可陛下必定是会秉公处置,不会冤枉了她二人,我又何须多言呢?”

司徒晟笑而问到:“那你,就未想过探听一二,探听出朕欲如何处置她二人?好让丞相也有个应对之计。也无心过问和亲一事是否就此作罢,而你姐姐余生恐是依旧留在长安。”

黎琰则是替其抚平稍显褶皱的画纸,将其的一角用指尖轻压着:“陛下若是觉此事告知告知臣女并无不妥,我必是恳求陛下相告一二,毕竟,她二人,于我而言,也是举足轻重之人。”

“我若是有心饶她二人一命呢?你以为,我做得可妥当?”

黎琰轻笑,司徒晟,你是在试探我一二吗?可我偏不叫你如意:“陛下若是肯留她二人性命,乃社稷之幸事!”

什么时候,萧黎翦也如她姐姐一般,话不言尽,令自个费心揣度?而自个有按捺不住要问个明白。

“哦?此话何意?我怎觉得你是有心嘲讽。”

“臣女岂敢言外有意,都言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与胡人已是交战数十余年,在战与和之间不断往复,此次虽是小胜,却已是只得书上一笔的战绩,陛下能摒弃将应以君命为尊,许她等便宜行事,日后必是有数千将士敢身先士卒,捷报频传长安。顾,臣女才以为是社稷幸事。”

司徒晟掩而一笑,故意又说到:“若方才朕只是戏弄于你,实则是欲将他等押入死牢,择日处斩,你有如何看待?是否以为太祖打下的江山要亡于朕手中?”

听闻此语后的黎琰,已然再度提笔,在画纸上再添寥寥几笔,她的言辞依旧淡然不急,似是心底并无波澜。

“纵然小胜,他几人毕竟是有大错在先,没了规矩,何成家国,圣上严惩不贷,自也是无可厚非。陛下考量的毕竟比臣女深远,不敢妄议。”

司徒晟一把夺过其手中的笔,丢弃于一侧,将其的右手拽得生疼:“不敢妄议?平日的你,应是会表态,虽是不舍,却也不得不大义灭亲,将萧黎琰处置了,才能堵天下悠悠众口。”

萧黎琰却是不甘示弱,她狠命一甩,挣脱了之后,轻揉了几下手腕,冷声到:“今日陛下即是召我前来,何必再而三地提及并不相干之人。圣上之意,是欲饶姐姐此次,纵然她为一己之私,有心逃和亲一事,若非此战小胜,恐边郡此时又是与胡人战事起了吧。”

司徒晟垂首,并未矢口否认,反而是大有在忆过往之迹。

那一瞬,黎琰忽而稍有动容,她的眉梢稍起一丝喜色,许是主上尚念些许旧情。

“司徒晟,你是否过分了些。于我信誓旦旦允下重诺,可如今却对姐姐尚有怜惜之意,你若意欲与其重修旧好,那你大可冒着天下人的耻笑将其迎入宫中!”

黎琰自打从落水醒来后,是第二次与司徒晟相见,而方才则是仅有的一回以名姓相称。

“你以为你得我宠,便可肆意妄为,便可口不择言,萧黎翦,我虽是都能让你欲为皇后的祈盼化为幻灭。”

黎琰被轻推一记后,重重摔于地上,冷笑不已:司徒晟,你怒了?你有何可怒的,当初妹妹在你跟前思意构陷我时,你可曾有疑心一二。

黎琰用手缓缓将自个的身子撑起,却听得背对之人一字字出口:“我以为你去了一遭昭宁宫,受了莫太后的示意,会替她二人求情几句。可你虽是受莫太后所胁迫,心底终究是百般不情愿,顾才让自个显得置身事外,佯装并不在意我会如何处置她等。”

黎琰故意顶话,她便是要一探,司徒晟能容忍自个妹妹的底线,与自个相较,又是相差几何。

“是,我便是嫉恨,我不愿你提及她半字,如此,你可明白了?我如今都极其不愿与她在一屋檐下,你听了,可满意?”

司徒晟忽地回转身,将其逼至了小亭的一柱旁,欲伸手掐其颈脖,却至半空悬而放下。

而不过须臾之前,柳樱与云锦接过了宫婢手中的清茶,以亲自奉上。

可刚能见着二人的身影,却听得了二人的争执,而萧黎琰竟还被主上一怒之下,推到于地。

柳樱峨眉紧锁,寻思着:二小姐究竟是怎么了,今日怎与陛下起了冲突,坏了,回去,邢夫人非将我痛骂一顿不可,说我未看好小姐,让她一时举止有失。

可云锦则是暗笑到:萧黎翦,是你自个予以我时机,让我能得在陛下跟前替大小姐申诉几言,也亦是你,以为妃位、后位唾手可得,竟将自个的本性暴露,休怪我落井下石。

她依旧立于原处,却见柳樱是提步欲上前劝解一二,为一和事人,云锦岂能错此良机,她赶忙拦下到:“你上前去作何?添乱吗?”

“你,我不劝着,莫非是瞧着二小姐与陛下生了嫌隙,你若不愿相帮也就罢了,还在此说风凉话,果是一背信弃义的主,难见忠心。”

柳樱的一番指责,惹得云锦甚是愤懑,她正色到:“知晓你是替二小姐急切,才一时满口胡言,我也不予你计较,只是我的本意是,主上与二小姐争执,都是因大小姐,而我随在大小姐身侧多年,自是知其不少私事,我愿上前说明一二,消她二人嫌隙。”

柳樱寻思,云锦所言甚是,顾将手中的清茶也一并交予了她。

可始料未及,云锦将清茶置于几案上后,声泪涕下到:“陛下,如今你终是知晓了二小姐的狠辣性子。她不过是一歹毒之人,行过恶事,可谓罄竹难书。可怜大小姐,也如主上一般,被其伪善的人皮以及几言巧语所蒙蔽。可待其醒悟那日,却是在墨湖被其推入其中,好在大小姐用尽余力也将其拖入了湖中,让她也是惊魂一场。可叹的是,大小姐亦被设计失了腹中的孩儿,此腹中的孩儿,乃是……”

云锦自是欲主上之子四字脱口而出,可她知晓,太不合时宜了,唯有强行将其咽下。

而黎琰面对云锦的声声控诉,可谓心头一惊,她厉声怒到:“柳樱,你立在那作何,还不将云锦给我拽拉下去,她今日中邪了,都不晓自个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而此刻,她终是明晓,为何云锦会愿来凌鸳阁服侍,为何黎翦愿放行,又佯装顿然悔悟,一人前往边郡,为何云锦今日央求自个让她随同,原来,这一计又一计,一环又一环,都是在今日见了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