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刑天卢兴茹的小说 上古刑天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主角叫刑天卢兴茹的小说 上古刑天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上古刑天》中主要人物有刑天卢兴茹,由佚名所著的玄幻小说,已上架掌中云。全文讲述了刑天,我就要刑了那天。上古神器皆在手,天阻我,我破天,地拦我,我碎地。看我如何,以天刑天!

《上古刑天》 第1章 山村巨变 免费试读

一声咆哮,野猪瞪着赤红的双眼,撒开了蹄子便向着刑天冲了过来。

已经傍晚,最后的一丝阳光也被夜幕遮盖。刑天今日进山打猎,正要赶回村子却在图上遇到了这只大野猪。刑天提着手中的猎刀,迅速的躲到了大树的后边,野猪擦着事干冲了过去,刑天还不忘狠狠的在它的背上砍上一刀。

自幼便跟随父亲上山打猎可是练出了一身的力气,这一刀看下去野猪的后背立马皮开肉绽。刑天看着猎刀上残留的鲜红的血液,呵呵笑道:“和我玩这个!你还嫩了点。”

进山打猎已经多年,练出了一身的好本事,别说是一只野猪,就是来一只狮子,刑天也照样可以把它就地解决掉。今天在山中刑天寻了半日也就打到一只不长眼的小兔,没想到在回家的路上倒是来了一只多肉的野猪,也正好弥补今天半日的劳累。

野猪被刑天一刀砍在背上,鲜血不住的往外流淌着,疼痛让它不停的惨叫着。一双眼睛瞪得更加的赤红,鼻子喷出浓浓的热气,在这冬日的傍晚各位的清晰。看着刑天提着刀站在树旁,野猪再次全力的向着刑天撞了过来。

刑天哪会这么容易就被它撞到,这次它无非就是再挨上刑天一刀。刑天提刀等待着野猪冲过来,一只手抱着树干准备随时变换自己的位置。野猪快速的跑动,将地上的白雪混着泥土刨了出来,扬撒了一大片。刑天看着野猪过来,向着下边就是一刀,左手用力身体离开树的那一侧。

没想到刑天的这一刀竟然砍空了,那野猪撞到了树上,撞得树干不住的摇晃。刑天从左边看去,野猪倒在了一边,树上的树皮被野猪的獠牙剥掉了一大片,里边的树干上也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野猪倒在一边的地上,不住的喘着气,看到刑天出来,短小的四肢用力在地上一蹬再次站立起来,怒视着刑天。

“干嘛和自己过不去呢?”刑天笑着和自己说道。

野猪嘴角流着鲜血,看来刺中树干的獠牙一定不好受。不过看它现在的状况应该还可以用另外一只牙废了刑天。刑天抱着树干,手中的猎刀向着野猪挥舞着。

刑天这么做完全是在挑衅自己的猎物,而且这一招屡试不爽,大部分的猎物对于这样的挑衅都会咆哮着冲过来。显然眼前的这头野猪也是一样的,嗷嗷叫唤着便向着刑天冲了过来。刑天收起脸上的笑意,神情变得严肃了起来,和刚才完全不像是一个人。野猪快速的冲了过来,刑天躲在了树后,双手握刀高高的举了起来。野猪擦着树干向着前边出了过来,刑天看着野猪的脖子,大喝一声,将全身的力气灌注于双臂之上,手中的刀向着下边快速的砍了下去。

鲜血喷溅,野猪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刑天的猎刀砍在了它的脖子上,已经进入了肉里。鲜血顺着野猪的脖子留了下去,张开的嘴里不断的喷着鲜血。刑天的这一刀将野猪脖子上的骨头砍断了,看来这只野猪是活不了了。

野猪躺在地上,身体不断的抽搐着,鲜血流淌了一地,将大片的白雪染成了鲜红。刑天用力拔出了砍在野猪身上的猎刀,在雪地上将刀身上的鲜血拭去,将猎刀重新插在了后腰。

刑天抬头看了看天空,月亮已经快要挂到树梢了,低头看着地上躺着已经不动弹了的野猪,喃喃道:“该回村子了,要不然父母又该说我了。”

将野猪收拾了一下,邢天背着野猪便继续向着村子的方向赶路。临近山坡远远的看去,村内有几处火光闪现。

“难道今天要举办篝火晚会?”刑天疑惑的自言自语道,随即便眉开眼笑的又自言自语道:“正好将刚才猎到的这头大笨猪给卖个好价钱,到王伯伯那里换把更锋利的猎刀来!”

刑天一想到那柄自己垂青的猎刀,心里就美滋滋的,脚步不觉的就加快了。下了前边的山坡就是邢天所在的村庄了。刑天走在山坡上,脚下的积雪被踩得咯吱作响。刑天又忍不住的眺望起了远处的村庄,村庄被火光一片,刑天顿时立柱,脑海中有如晴天霹雳,嗡嗡作响。那哪里是什么篝火晚会,分明是村内燃起了大火。刑天忽然想到了妖魔,脚下一滑连带着身上的野猪顺着山坡边滚了下去。

滚下山坡的刑天顾不上那头野猪,从雪堆里爬起来便向着村庄内大步的跑去,脑中还在不断的保佑着自己的父母安然无恙。渐渐临近的村庄,冒着黑烟,大火看来已经烧了很长一段时间了,看着破烂一片的村庄,刑天的眼泪便流了出来。

刑天跑进村庄不断的呼喊着自己的父母,眼前的景象让他悲愤交加。往日熟悉的村名变成了一具具的尸体倒在了村庄内,鲜血随处可见。刑天还在企盼着自己的父母没事,向着自己的家快步冲过去。房屋已经被烧成了废墟,眼前的景象让邢天难以接受,不顾还在燃烧着的火焰,刑天一脚踢开房门便冲进屋内。屋内的一切都被烧成焦炭,哪里还能找见父母的踪影。

看着眼前的景象,刑天嚎啕大哭起来。房顶已经被烧得坍塌下来,刑天用自己的双手在废墟中刨着,想要找到自己的父母。刑天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遭遇这样的不幸,被压在废墟下的父母被刑天刨了出来,可是找到又有什么用,他们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无法辨认,可是却依然紧紧的抱在一起。

刑天大哭着将自己的双亲抱出屋外,屋中的一切已经化为乌有。看着眼前已经被烧成焦黑的父母,刑天的泪水像是决堤的河水一下子尽数涌出了眼眶,模糊了双眼。刑天哭得撕心裂肺,胸腔的一口怒气憋着出不来,眼前一黑,载到在地不省人事,双眼中的泪水却依旧不断的往外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