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月倾城林悠然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抖音小说)月倾城林悠然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月倾城林悠然是作者情绪化的芮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内容主要讲述月倾城原本是二十一世纪人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之王,战力值无人能敌。一场意外,她穿越到古达,成了一个人人可欺的软柿子。原主是个孤女,同门师姐不仅找人羞辱她,还要置她于死地。此时换了灵魂,月倾城要为愿主活出精彩,一展绝代风华。于是,她狠虐渣男,狂揍绿茶,将曾经那些欺辱过她的人通通踩在脚下。这一世,她用唢呐为武器,依旧无敌!

《绝色召唤师妖妃她以唢呐服人》 第2章 师姐,算算帐? 免费试读

一阵风吹过,灵山宗山门前鸦雀无声,有弟子吞了口唾沫,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

月倾城她……居然制服了练气后期的李师兄!

李师兄忍着痛,滴滴冷汗顺着下巴滴到地上,他咬牙切齿道:“月倾城,你使了什么妖法!你这样对我,不怕我师父杀了你吗!”

月倾城从一旁拉了个椅子坐下,双腿交叠,面上笑吟吟的道:“明明是李师兄做错了事、说错了话,在跟我跪地道歉呢,我想……师兄的师父不会那么是非不分,来找我麻烦吧?”

李师兄怒极:“你!”

一旁有弟子看不下去了,怒气冲冲的指着月倾城,吼道:“月倾城,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样折辱李师兄!”

月倾城思考了一番,道:“这位师兄不服么,那不如……我们擂台见?”

“行啊!那就擂台见,我看你这废物拿什么跟我打!”那小弟子正在气头上,被月倾城刺激的一口应下了月倾城下的战书。

月倾城只不过是一个连灵器都召唤不出来的废物,她拿什么跟他打!他用一根手指都能吊打月倾城。

灵山宗规矩:弟子之间有仇不能私下报,只能在擂台上堂堂正正的打一场。除非被打下擂台,或者自己认输,否则擂台将一直打下去。只要不伤及性命即可。

月倾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满意的道:“若是有谁看不惯我月倾城,尽管下战书来,一个个排队来打。”

“一个时辰后,擂台见,谁不来,谁就自己乖乖滚出灵山宗吧。”

嚣张!真是好生嚣张!

说罢,月倾城不顾身边众弟子的脸色,独自一人回了住处。

她脱掉沾满了血污与泥土的衣裳,站在镜子前,未发育完全的矮小身体上布满鞭痕与刀伤,看上去狰狞无比。

“啧,林悠然,好本事啊。”月倾城从床下掏出一个盒子,里面摆着两枚灵丹,是几年前她拜入灵山宗时掌门送的。

月倾城毫不犹豫的将丹药吞下去,闭上眼睛,慢慢炼化药力。

不出一会,月倾城给王师兄下战书之事传遍了灵山宗,不仅是外门弟子,就连内门弟子也纷纷兴致高昂的议论起来。

“听说月倾城用了些妖术,把李师兄击倒在地,并逼迫李师兄向她磕头求饶,小小年纪就那么恶毒,真是该死。”

“她还向王师兄下了战书,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有点小把戏,就天下无敌了么?”

几个少女簇拥着黄裙少女林悠然,其中一名少女撇了撇嘴,不屑道:“悠然师姐,听说那个月倾城给王师兄下战书了,真不知道她哪来的胆子,不怕被他打死么?”

闻言,林悠然美眸微眯,心中有些惊诧,“怎么回事?”

那个废物没死?

“半个时辰前,月倾城满身是血的从外面回来,并用了妖法击倒了李师兄,还大言不惭的挑战王师兄。”

“呐,他们半个时辰之后就要去擂台一决胜负了。哼,那个废物肯定会被王师兄打的屁滚尿流。”

林悠然心里微微打鼓,她明明是找了五个练气后期的大汉去奸、杀月倾城,为什么月倾城活着回来了?

难道她迷惑了那几个大汉,求他们把她放回来了?

大概也只能是这样了,月倾城那个废物,还能杀了他们,自己逃回来么?

林悠然安心了些。

“走,咱们也去擂台那边瞧瞧,我倒是要看看月倾城那个废物能掀起什么大风大浪。”

眼看比试的时辰已到,王师兄拿着一把剑正站在擂台上。擂台下面围满了弟子,整个场地中的气氛已然达到至高点。

“月倾城呢?月倾城该不会是不来了吧?”

“她定是怕了,躲在她的院子里缩着不敢出门呢!”

林悠然双手环胸,脸上露出蔑视的神色,道:“真够恶心的,白白浪费咱们的时间。”

“林悠然师姐,你在说你自己么?”

身后传来一道尚且稚嫩的嗓音,林悠然心头一跳,回头看去,见是一身青衣的月倾城笑吟吟的瞧着她。

她果然没死!她还活着!

擂台上的王师兄见了月倾城,指着她怒骂道:“你怎么来的这么晚?是不是怕了!”

月倾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明明是你来的太早了。”

她一个飞身跳上擂台,青衣飒飒,立于王师兄的对面。

明明是一张稚嫩的脸,一身普通的青色弟子服,穿在月倾城身上,却显出了几分气势非凡。

月倾城冷眼扫过台下众人,将他们的神色尽收眼底。

王师兄手持本命灵剑,爆喝一声,飞身而起,剑冲着月倾城刺来。

这灵剑之中似乎夹杂着千钧之力,灵力威压压的月倾城有些喘不过气来,这就是等级压制。

台下所有人都在等着月倾城跪地求饶,可她偏不。

月倾城凭空召唤出一支铜制唢呐,退到了一个暂时安全的角落,将唢呐凑到嘴边,缓缓吹响——

“哔哔哔…”

王师兄的身体骤然僵住,手里的灵剑掉到地上,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浑身抽搐,口吐白沫。

擂台下的弟子也多多少少受到了些影响,他们体内的灵力像是要爆开一样,剧烈的冲撞着灵丹,仿佛要把灵丹冲碎。

“啊啊啊!别吹了啊啊啊!”

“月倾城,住手住手啊,自己人啊!”

“噗!”

有人口吐鲜血,倒在地上不知生死。

林悠然惊骇不已,一张姣好的脸蛋此时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她强行压制住体内暴动的灵气,连连后退,一双美眸死死瞪着台上吹奏唢呐的月倾城。

她到底是什么妖怪!她从那群人手里活着逃回来,难道不是他们主动放她离开的,而是她把那些人杀了?

月倾城见好就收,在王师兄即将灵丹破碎时,月倾城停下了吹奏,将重伤昏迷的王师兄一脚踢下了擂台。

月倾城将唢呐收起,站在擂台中间,扬起下巴,朗声道:“我宣布,我月倾城胜。”

“还有谁想挑战,尽管上来。”

林悠然怨毒的瞪着月倾城那张精致明媚的小脸,足尖轻点,飞身上擂台。

林悠然瞪着她,阴狠道:“月倾城,我不知你这唢呐是什么妖物,但是有我林悠然在,就容不得你放肆。”

“哦,是悠然师姐啊~”月倾城觉得林悠然对她的仇恨来得十分莫名其妙,甚至有些有趣。

真是奇怪,在月倾城的记忆里,她跟林悠然没怎么打过交道,怎么会让林悠然那么恨她?

“废话少说,月倾城,出招吧!”

林悠然一跃而起,趁月倾城还未反应过来,扬起手中长鞭,把她的唢呐卷走。

“你没了这妖邪之物,我看你拿什么胜我!”林悠然的鞭子极其坚硬灵活,夹杂着灵力的一鞭若抽打在身上,月倾城不死也得残。

月倾城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躲过灵活的长鞭,一个闪身绕到林悠然身后。

林悠然的鞭子只能远程攻击,若被月倾城近了身,她毫无招架之力。

“悠然师姐,我在你身后呢。”

月倾城抽出腰间短匕,一刀扎在林悠然腚上,林悠然痛的怪叫一声,手中的长鞭也脱手掉了下来。

“啊啊啊!月倾城……你怎么敢!你怎么敢伤我!”

月倾城一脚将那长鞭踢到擂台下,笑道:“悠然师姐,这下,咱们两个都没有武器了哦,不如我们来一场肉搏?”

话音刚落,夹杂着磅礴灵力的拳头砸在林悠然脸上,林悠然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又一拳打在她的胸口。

林悠然被打飞出去,砸在擂台上,发出砰的响声。

“悠然师姐,咱们两个之间的账,也该好好算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