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星沉傅寒司免费小说 苏星沉傅寒司完结版在线阅读

苏星沉傅寒司免费小说 苏星沉傅寒司完结版在线阅读

苏星沉傅寒司是著名作者一把叉子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那么苏星沉傅寒司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苏星沉喜欢傅寒司很多年,她的心愿就是可以嫁给他。终于,因为继母的逼迫,她嫁给了心心念念的司哥哥。传闻中他是个喜怒无常的疯子,有狂躁症,外界形容他是一头管不住的狼,会伤身边任何一个人。苏星沉原本是不信的,她不厌其烦的帮他澄清,说他不是这样的。可婚后她发现自己大错特错,傅寒司就是这样的男人,像狼一样不知餍足,还是个大色狼。于是,一段外界根本不看好的婚姻越过越宠!

《闪婚后被偏执司爷宠翻了》 第3章 你还得寸进尺了? 免费试读

苏星沉很喜欢被他带着热度的大掌贴着:“司哥哥有给别的女孩子擦过药吗?”

“怎么,刚当上傅太太,就想着要翻我的旧账了?”

“我就问问嘛。”苏星沉嗔了一句,秀气的眉头一皱,“嘶,好疼,司哥哥你轻点。”

傅寒司手指一顿,动作放轻了一些,嘴上不饶人:“娇气。”

给她消完毒贴上止血贴,傅寒司接过芳姨递过来的小瓶子,用食指剜了一小坨,又给她的脸上了消肿的膏药。

整个过程苏星沉都格外的乖巧,虽然看不到,但能感受的到男人的动作很轻柔。

收了医药箱,芳姨忙让人去准备晚饭。

“司哥哥,你家的沙发好软啊。”苏星沉没受伤的手撑在沙发上,用那细软的手指扣着沙发。

“喜欢?”傅寒司发现这个小丫头还挺有意思。

“喜欢啊。”

“那你晚上睡这儿?”

苏星沉鼓起腮帮子:“司哥哥的床难道不如沙发软吗?”小声嘀咕:“只能给我睡沙发吗?”

“想睡我的床?”

“不可以吗?”

“可以啊。”傅寒司捏了一下她软乎的小脸,低声道,“不过……”

温热的呼吸打在苏星沉的脸上,耳根泛起一丝红意,苏星沉咬着唇,一脸天真的问:“不过什么?”

傅寒司的视线落在她涂了口红的唇瓣上,如同一朵刚开的海棠花一样。

他喉结不自觉的滚了滚,抬手就要去碰。

就在这时,一阵铃声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旖旎。

傅寒司那只手停在半空中,手指一收,脸上带着几分不爽。

他松开手,将不合时宜的手机拿了出来。

不耐烦的双眼在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后沉了下去。

苏星沉感觉到沙发一轻,男人的脚步声伴随着关门的声音一并消失。

傅寒司靠在客厅外面的落地窗边上,他一回头就能看到乖乖坐在沙发上的苏星沉,英俊的眉眼倒映在玻璃上,带着几分疏懒:“解决了?”

“司爷,出事了。”电话那头的男人语气焦急,“新送来的那批药送不进去,长老还是不接受,派了很多守卫守在门口,严夏姐姐气不过,她和这边的守卫打起来了。”

傅寒司语气依旧冷淡:“***了?”

“……没,没死,但是长老那边不肯用我们的药,这样下去,里面的人,都会没命的。”

“再等等。”傅寒司算了一下时间,“三天后,那老家伙再不收,我去处理。”

他隔着落地窗,看了一眼一脸茫然的坐在客厅里的女孩,唇角不自觉的一勾,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苏星沉东摸摸西碰碰,耳朵也一直在听周围的动静,从脚步声可以判断的出,这房子肯定很大,除了刚刚的芳姨,还有三个佣人在忙活。

没一会儿,不远处就传来男人沉稳的脚步声,随着脚步声越近,她越发能清晰的闻到熟悉的黑雪松味道,她就知道傅寒司回来了。

苏星沉歪着脑袋:“司哥哥。”

傅寒司应了一声,同一时间,芳姨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司爷,小夫人,该用晚饭了。”

苏星沉宝贝似的把两张结婚证捏在手中,然后非常熟练的抬起自己的两只细胳膊冲着傅寒司,一副要抱抱的姿势。

傅寒司看着她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舌尖抵了一下齿根的位置,轻笑了一声。

自己就抱了她一次,她真当自己没脾气,就这么把自己当成她的仆人一样使唤了?

傅寒司一把勾住她的细腰,像抱小孩一样提了起来,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自觉,直接丢到了餐桌前的椅子上。

苏星沉‘哎呀’了一声,揉了揉小屁股:“司哥哥轻一点呀。”

她小手在桌上摸索着,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芳姨这才注意到苏星沉的眼睛看不到,她忙上前,把碗放到她手边,试探着问:“小夫人,要我帮你吗?”

苏星沉眨眨眼睛:“我可以让司哥哥喂我吗?”

“你还得寸进尺了?”傅寒司没再惯着她,朝芳姨抬了下手。

芳姨立刻会意,给苏星沉找了个勺子,另拿了个碗里面给她夹了菜,拉过她的手,让她去碰:“小夫人,这个碗里我给你盛菜。”

苏星沉嘟哝了下小嘴,乖乖的拿着勺子自己扒饭吃了起来。

吃过晚饭,傅寒司便先去了书房。

芳姨扶着苏星沉从椅子上下来,苏星沉先让她带自己去客厅,把摆在茶几上的结婚证给拿上。

她迈着步子,一手提着自己的裙摆,在芳姨的搀扶下上楼:“司哥哥呢?”

瞎了快一年了,苏星沉走路上路已经不会再摔了,不过这个地方她不熟悉,还是有人带着会比较好。

“司爷去书房了。”芳姨推开卧室的房门,让苏星沉坐在沙发椅上,“小夫人,我带你去洗澡,我们先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吧。”

她穿着这身礼服,也没什么意义。

“我想等司哥哥一起。”苏星沉不喜欢被别人碰。

“小夫人,司爷很忙,他没时间一直陪着你的。”她委婉的提醒苏星沉,傅寒司不喜欢有人粘着他,尤其是女人。

可别有了那张证,就真的觉得自己对他来说是特殊的。

在傅寒司的眼里,那张证跟一张纸没多大区别。

她也是为了苏星沉好,在傅寒司的眼里,女人或者男人,什么人都没什么区别,他们当佣人的也每天战战兢兢,生怕做错点什么,就要迎接来自这位脾气不好的司爷的怒意。

今天苏星沉已经毫无察觉的指使男人做了两件事了,她看的出来,傅寒司已经不耐烦了。

苏星沉也不笨,听出芳姨话里的意思,手指摸着面前的桌子:“这是哪里?”

“这是你们的卧室。”

“你先出去吧,我自己坐一会儿。”苏星沉朝芳姨摆摆手。

芳姨把给她准备的睡裙挂在了沙发椅上,转身出了房门。

苏星沉起身,双手在房间里感受摸索着。

这是她和司哥哥以后要住的地方,她大致了解了一下这个屋子的结构,陈设非常简单,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

就适合她这种失明的人,多走几遍,她就能记清楚了。

不知道等了多久,苏星沉坐的大腿根都僵硬了。

突然,前方传来门被推开的动静。

紧随而来的是缓慢而又沉稳的脚步声。

苏星沉忽然挺直腰杆:“是司哥哥吗?”

傅寒司从外面进来,见她身上还穿着那件红色的真丝礼服,眉头微蹙:“衣服没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