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渴的白领美妇 男主三观不正的言情文

饥渴的白领美妇 男主三观不正的言情文

燕国太子姬丹看着荆轲手中的樊於期血淋淋的头颅,不竟然潸然泪下,姬丹叹了口气,

燕国太子姬丹:“事已至此”。

燕国太子姬丹拿出一个非常精美华丽的盒子,用来安放樊於期的首级,尤拿出一把匕首,跟燕国的地图。

燕国太子姬丹:“这是大燕的地图跟毒匕寒月刃”。

荆轲接过燕国太子姬丹手中的大燕的地图跟毒匕寒月刃,红红的眼眶。

寒风凌冽,易水寒。

燕国太子姬丹跟荆轲站在易水岸边,看着易水。

燕国太子姬丹:“去吧,我希望你最好活着回来见我”。

荆轲:“太子多保重”。

太子与身后的随从们都一袭白衣,一碗白酒过后,高渐离敲着筑,荆轲和着节拍唱歌,随从们都流着眼泪呜呜地哭。

荆轲:“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

荆轲头也不回的向前走,众人望着荆轲与秦舞阳二人渐渐远去的背影。

高渐离:“公子,咱们回去吧,这儿风大,爷,你可不要受凉了”。

姬丹没有话说,转身走去。

阳光灿烂,蝴蝶飞舞。

月神:“荆轲已经在去往秦国的路上了”。

月水杉深吸了一口气。

月水杉:“此去他必死无疑”。

月神:“那我们不就可以让大王下令攻打燕国了”。

月水杉:“我不喜欢这些打打杀杀的,如果能不动武,就解决的话”。

月神:“那么久只好启用她了”。

月水杉:“她”?

月水杉一脸茫然的看着月神。

月水杉:“你说的卧底难道不是荆轲吗,那还是有谁啊,高渐离吗,还是那个刺客秦舞阳”?

月神:“太子妃焱妃”。

月水杉:“太子妃焱妃”?

月神:“是的”。

荆轲一行人前往秦国,于此同时,楚王子都下令攻打燕国,因此燕王煕战死,太子丹继位,太子妃焱妃却没因此成为王后。

经过长途跋涉,荆轲一行人来到了秦国咸阳城,秦王赵政热请的接见了他们。

编钟声响,水袖舞转。

秦王赵政正看着高兴,卫庄与盖聂也被邀请参加这次的宴会,大司命也被邀请参加,少司命孤傲独自一人坐在屋顶喝酒,荆轲与卿武阳坐的位子并不远,荆轲站了起来走到了秦王面前。

荆轲:“荆轲身上有几件宝物相请大王过目”。

一听说有宝物,秦王赵政睁大了眼睛。

秦王赵政:“快,呈上来给朕瞧瞧”。

荆轲将一件非常精美华丽的盒子递给了秦王赵政身边的一位侍官,侍官转身向秦王赵政走去,秦王赵政摸了摸盒子,打开了盒子的盖子一看,盒内装的竟然是樊於期的首级。

秦王赵政:“想不到他竟然逃到了贵国,多谢”。

荆轲从自己的衣袖间抽出了一个卷轴。

毒匕寒月刃又叫做残虹,是把一匕首,卷轴长度在40公分,残虹的长度在35公分左右,藏于地图卷轴之中。

秦王赵政:“第二件宝物莫非就是这卷轴”?

荆轲:“没错,这第二件宝物就是燕国的地图”。

秦王赵政笑得合不拢嘴了,想要伸手去打开卷轴,荆轲却缩回了手,将卷轴之中的残虹匕首换到了自己手中,然后才将卷轴打开,呈现地图,荆轲上前,用左手勾住了秦王赵政的脖子,右手用残虹匕首刺向秦王赵政,情况危急,秦王赵政的右手拔起了腰间的佩剑,可是剑太长,就握住剑鞘。

在殿上的臣子们都被惊吓到了,事发突然,意料不到,大家都失去了常态,按照秦国的律法,在殿上侍奉的臣子们,不能带兵器,那些持有武器的侍卫,都在宫殿的台阶下面列队站好,没有君王的命令不能上殿,当危急的时候,来不及召唤阶下的侍卫,秦舞阳与剑客盖聂缠斗着,卫庄却与大司命呆坐着看着。

荆轲追逐着秦王,秦王绕着柱子跑,场面看起来很是欢乐搞笑,竟然让卫庄忍不住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荆轲突然倒下了,手中的残虹也抛了出去,却没有此中秦王,倒是插进了秦王身边的柱子上,秦王到了幸好是在柱子上,就松了口气,稍微休息后,上前看了看,荆轲居然已经死了,身上没有一处上,原来在进殿之前,大司命路过的时候,已经对荆轲于秦舞阳施展了阴阳术。秦舞阳与剑客盖聂缠斗受了重伤,也因此失血过多而亡。

秦王赵政从柱子上拔出了残虹。

秦王赵政:“真是一把又锋利又毒的匕首,只可惜太短了”。

过来一段时间,秦王请请秦国了铸剑师在残虹基础上重新打造了一把名为渊虹的宝剑,赐给了护驾有功的盖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