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荡货叫浪一点 被同桌灌春药并摸出水

小荡货叫浪一点 被同桌灌春药并摸出水

果然是傅悠然么?

夏天心中苦笑:“爷爷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卷进他们之间的。”

林老欣慰的点头。

又聊了一会,夏天觉得有些累了,便告别林老,想要先一步回去。

临走时,林老要开专车送她,却被夏天以她自己有车为由拒绝了。

“丫头,要常来t市看看爷爷。”

林老在她身后,好似有些不舍的说道。

夏天回过头,笑容乖巧:“好,我会的。”

转身之后,一直以来强撑的笑容瞬间胯下。

心中的酸涩,险些要淹没了她。

就连林老都察觉出了什么,她又何必再压抑。

‘他宫家在三年前就与傅家联姻了,若不是宫小子的母亲去世,恐怕早已完婚。’

脑海中不停的回想着林老的话,越发觉得自己是那样悲哀。

原来她对他一点都不了解,原来,他是有未婚妻的。

失魂落魄的走下楼,满脑子,全是宫离陌对她的各种体贴,还有他和傅悠然之间的互动。

她觉得,她就快疯了……

楼梯的拐角处,隐隐的说话声传来,让她漫不经心的脚步,忽的顿住。

“墨,爷爷说我们也老大不小,是时候该商量结婚的事了。”

娇腻的,是傅悠然的声音,让夏天很轻易的就听出,或者说,在最开始的时候,她唤他的那个称呼,就让她清楚了。

“再等等吧,我今年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熟悉的漠然,是宫离陌的性子。

夏天暗笑,她何时见过宫离陌对除她以外的人亲近?

果然,林老说的是真的。

从别人的口中得知是一回事,当真正的事实摆在她面前,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好吧好吧,墨,为了你,再等十年我都愿意……”

夏天坐在楼梯上,愣愣的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关于婚姻的话题。

那个话题,将她所有的一切都排斥在外,恐她一辈子都融入不了,也无法融入的。

直到他们相携的离开,声音渐渐远了。

夏天才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腿,从楼梯上下来。

走的时候,她没有去找宫离陌,或许以后,她都再也不会找他,就像林老说的,他不是她能招惹得起的。

她该庆幸他们从未开始,所以悄悄退出时,只是让一切都恢复了原位。

如此简单……

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走了好久才拦到出租车。

不知道是怎么才回到家的,夏天就像累极的死狗一样瘫在床上。

恰好这时,许是终于察觉她的消失,宫离陌的电话一个劲回响在这不大的房子里。

夏天没有看手机,就已猜到是他。

因为他的手机铃声,是特殊的。

听着那跳跃的拍子,重复重复,不停的重复。

当终于歇下来,她只觉得双脚像被上了刑一样,疼的揪心。

夏天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淌。

脚好痛,真的好痛……

不知何时,手机终于静止,可随即,一条信息闪了进来。

夏天僵挺了一会,终是忍不住拿过手机,点开那条信息。

里面只有三个字,印入她的眼。

‘你在哪?’

看着那条短信,夏天的手指用力的按在关机键上,三秒过后,屏幕闪了闪,彻底陷入死寂。

一整夜,她睡的浑浑噩噩,她只觉得全身都疼,疼的像是快死了一样。

今天是去医院换药的日子,昨天就跟剧组说好了,所以她不用特意再去请假。

她不想开机,不想听到关于那个人的一切消息,也不想去找方青。

艰难的将衣服换掉,只用一只手快速的洗漱。

她没有手化妆,望着镜子中素颜的自己,原先精致的小脸,此刻竟看起来有了些憔悴。

叹了口气,她走出门。

就像是时光倒流了。

她没想到,门拉开的刹那,她竟会在门外看到那个她避之不及的人。

逆着晨起的阳光,他懒洋洋的靠在车身上,听到动静,抬起眼看过来。

夏天愣了一瞬,痛了一瞬,很快反应过来。

脸上扯开灿烂的笑。

“老板,早。”

宫离陌面无表情,灰色的眼眸深邃莫名,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

“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关机?”

他连着两个问题,都不是她能回答的。

夏天依旧在笑:“抱歉,可能是我睡死了过去,再加上手机没电,就自动关机了。”

“那为什么昨天没有等我,为什么不招呼一声就走,为什么没有回宝山别墅?”

他的话,他的声音,让夏天开始招架不住,笑容也越来越僵。

两人无声的对视着,他平静远望,她心虚以对。

真是奇怪,明明错的是他,她却觉得莫名慌张。

“没有为什么,您是大老板,我只是个小员工,走的时候怎能去打扰您的雅兴,至于为什么没有回您的别墅,我想了又想,觉得实在不妥,不能再住下去了。”

张了张嘴,她嗓音干哑。

宫离陌沉默了很就,她也僵硬了很久。

直到良久良久之后,他起了身,拉开了车门,平静的开口:“走吧,我带你去医院。”

夏天后退了一步,也不知为何突然要如此明显的拉开距离。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去医院。”

宫离陌毫不退让,站在原地,右手扶着车门,淡淡的看她,出口的声音里,好似染上了怒意。

“过来。”

夏天觉得莫名的一阵委屈,凭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凭什么要这样对她?

明明有未婚妻,又为何要招惹她?

或者说,他只是在做一个好老板,或者说,他对待任何一个下属都是如此尽心尽力?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她想象力太丰富?自以为是的太厉害?

强压下心中的酸痛,她强迫自己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就像个乖乖的下属,乖乖的听话,乖乖的走到他面前,坐进车里。

仿佛从喉咙里挤出的话,她低低道:“谢谢老板。”

一路上的气氛都很压抑,她不知道为什么,只能看出,身旁的人,心情好似很不好。

但是,他心情好坏,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到了医院,夏天没有等他动手,而是自己拉开了门,退到了车门外。

冲他鞠了一躬,极尽恭敬:“谢谢老板送我到医院,老板再见。”

“你非要如此跟我说话吗?”

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让她眼眶发热。

咽下喉咙口的苦涩,她笑:“老板为何这样说?下属跟上司不都这样说话吗?不然还能这么说?”

说完,她再也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将车子轻轻关上,又冲他鞠了一躬。

宫离陌灰色的眼眸一直落在她的身上,直到半饷过后,他终是收回视线,调转车头,在她的面前绝尘而去。

看着那辆暗黑的跑车很快消失在自己的眼帘,夏天再也忍不住眼眶的泪水。

啪嗒一声滴落在手背上,仅仅只有这么一滴,却是异常灼热。

经过这一系列的事,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

对他的感情,早在他一点点的体贴,和他的完美下,轻易陷入。

她该庆幸自己,在深陷的前一刻,她收的及时。

知道真相的那一瞬间,还不算太晚。

慢慢走进医院,硕大的医院,每个人都是形色匆忙。

每一个病人,身边都围着几个嘘寒问暖的人。

而像她这样孤家寡人的,夏天看了看,却悲哀的发现,貌似只有她一个。

她换药的地方在二楼,只能坐普通的流动电梯。

流动电梯要扶着扶手的,不然会很危险。

可是她右手受伤……

第一次来的时候,身边围着很多人,所以一点感觉都没有。

而这一次只有她一个人,却恍然发现,她就连坐电梯都是这么的难。

侧着身,用左手扶着电梯,右手软软的垂着,为了避免二次受伤,只能如此。

这样怪异的动作,换来另一边下去的行人都奇怪的看她。

或许是在莫名,既然不方便,为何身边没有人跟着。

电梯行到一半,也不知是不是卡到了什么,竟顿了顿,连带着上面的人也是晃了一晃。

夏天心里一慌,下意识的想要用右手稳住自己,可是理智告诉她不能。

忽的,她不稳的身体被人从身后一把搂住,让她免于尴尬的趴在扶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