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屁股卡在墙上被侍卫调教 免费观看无遮挡男女视频

少爷屁股卡在墙上被侍卫调教 免费观看无遮挡男女视频

进了门就见到院子里点着香薰蜡烛,柳心雅优雅地坐在石桌边看书,烛光点点映照,像一副画。

就是太明显了点。

墨铭心里噗嗤一笑。心说这两个合租的女人真是好笑,一个蠢傻,一个奇葩,还好,长得还算过得去,不然这日子简直不知道要怎么过。

“墨铭你回来了!”柳心雅竖着耳朵听了一晚,总算听到开门的声音,望过去,果然是他。如花的笑靥一下在娇媚的脸上绽开,柳心雅婷婷站起来,拿书的手负到后背,笑盈盈地向墨铭走过来,“我今晚学做了一道桂花羹,你要不要尝尝?”

墨铭因为白云菲的缘故晚饭吃到一半就英雄救美了,听柳心雅这么说,唇角勾起:“好啊。”

柳心雅大喜,忙让他到石桌那坐下,将书放下,进房间去给他端桂花羹。

墨铭瞅了眼那本书的书名,《民国诗集》,又忍不住嗤笑一声。

过了一会儿,柳心雅捧着一个盘子出来,将两个漂亮的瓷碗摆到石桌上。碗中藕色的羹上洒了一点金黄色的桂花,在黄色的烛光下看起颜色更加充满暖意,柳心雅殷切地将勺子递给墨铭,秋水一样的眸子热情地望着他,略带娇羞地说:“今天第一次学做,不知道好不好吃。”

墨铭尝了尝,微笑道:“柳小姐真是多才多艺。”

柳心雅闻言喜不自胜,嗔道:“怎么还是叫我柳小姐,大家住在一个院子,天天见面的,就叫我心雅吧。”

……

白云菲在便利超市逛了十来分钟才回来,回到门口,正好听到柳心雅娇滴滴的声音:“……我还练过几年画画呢,老师说我很有天份,过几天我给你画个肖像画吧!”

白云菲顿时觉得很囧。

好友有时自我感觉就是太好了,说真的,她那画画水平,要给墨铭画肖像,白云菲想着就要噗嗤笑出来。

啊,这样背地里笑闺蜜好像不大好,白云菲有些愧疚地想,一边又往外走。

不好意思影响闺蜜追求帅哥。

虽然想到墨铭那妖孽一样英俊的脸,叫她心里多少有些酸涩。

不过,她可以坦白说么,她直觉墨铭这种男人,无论是自己还是闺蜜,都无法把握得了。闺蜜虽然自信,但这次恐怕会碰壁。

只是她并不好直说柳心雅,这算不算是好友之间善意的虚伪呢,因为好友这么自信,她实在不忍心打击,虽然柳心雅倒是老直言不讳地打击她。

白云菲踱到小区附近的休闲广场,无聊地坐到秋千上晃着双腿。

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老是想起墨铭,还老觉得胸口闷闷的想叹气。

嘉嘉啊,嘉嘉,怎么办呢,天天看见这个像你父亲的人,感觉太痛苦了。

白云菲歪着头倚在秋千绳上,有气无力地荡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皮都快搭拉下来的时候,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蓦地传来:“打算在这过夜?”

白云菲吓了一跳,一下坐正,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那穿着休闲中裤,套着一件宽松卫衣,歪着头看她的人竟然是墨铭。他怎么也出来了,不是和柳心雅在谈情说爱么。

墨铭一屁股坐到她旁边的秋千上,白云菲担忧地望了眼那秋千绳索。墨铭在那转了半圈,奇怪地问:“为什么不回去?还在因为相亲的事耿耿于怀?”

白云菲诧异地看着他。他这是什么意思?安慰?如果是的话,还真平易近人。

见她不说话,墨铭又说:“男人嘛,遇到容易欺负的,都会忍不住占点便宜,你别太放在心上了,以后小心点。”

叮!白云菲脑海里亮起警惕的灯。为什么这句话听着,竟然可以用到他身上?他也是觉得她容易欺负,所以借着酒疯占她便宜了?

墨铭本意想安慰她一下,不想她的目光突然犀利起来,盯得他心虚。

果然,她那柔软的红唇动了动,目光炯炯:“这是经验之谈和肺腑之言吧?”

呃,这个平时鹌鹑一样瑟缩的女人,偶尔聪明锐利得叫人措手不及。

这当然是他的经验之谈和肺腑之言。不过他会承认么。

他装作茫然地“嗯?”了一声,目光友好地看着她,温和地问:“你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吧?VI设计的事,我明早到你公司去定稿可以吗?”

白云菲立即被转移了注意力,拿出手机,大吃一惊,“啊,这么晚了!”赶紧滑下秋千。

墨铭嘴角微微勾起,跟在她后面,懒洋洋地迈着大步子。

大概是不想跟他一起进去被她那闺蜜看见,她刻意拉开与他的距离,小短腿像兔子一样跑得飞快。

他其实听见了,昨天晚上她在他门口和柳心雅撒的谎。

真的很傻一个女人,她那么在意自己的闺蜜,却一点也不知道她那个闺蜜都在他面前怎么抹黑丑化她。

据说白云菲这个女人,还在读大三时跟人一夜~情,结果未婚生子,退学,在亲戚朋友同学老师面前丢尽了颜面,家里为了让她嫁出去,这两年逼着相亲无数次,看中的高富帅没有一个看中她,看中她的矮挫穷,她又看不上。

在她好友柳心雅眼里,她就是一个彻底的笑话和失败者,非常值得同情。

而这个女人,竟一点也没感觉到好友对她这样的不屑、轻视和诋毁。

真够蠢的了,墨铭心里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