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 吻 脱 内 湿 乳 缠 被别人内?小说

热 吻 脱 内 湿 乳 缠 被别人内?小说

那个女人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的衣服也不干净,她似乎很是痛恨我,五官都狰狞了,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如同凶残的狼般,一副要吃掉我的样子。

我明显受到了惊吓,整个身子都蜷缩成了一团,盛玄眼疾手快,一手就抓住了那个女人的手,不准她再用力来扯我的衣领。

随之狠狠地朝那个女人一推,她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刚好被追进来的两个保镖接住,那两人道歉道:“对不起,董事长,我们实在是拦不住她……”。

那个女人瞧着盛玄,那五官竟然更为狰狞,几乎是咬牙切齿,她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从那两个保镖手里挣脱,冲到了盛玄的面前。

问道:“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恨?”她想要抓盛玄,盛玄一面将我护在身后,一面与她推拉。

突然那个女人疯狂一般地呐喊道:“你为什么要跟这个女人结婚?她杀死了我们的孩子?那是我跟你的孩子,她喊我妈妈,喊你爸爸……盛玄,虎毒不食子,难道你真的天生没有良心吗?你就不怕她半夜来梦里责怪你吗?”

听到此话,盛玄有些恼羞成怒了,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在那个女人的脸上,“啪”的一声响,那个女人连脚都站不住了,顿时,就摔倒在了地上,嘴角还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盛玄喝道:“宋子馨,你闹够了没有?来人,把她给我扔出去……”。

那个女人还想要挣扎,然而门口又进来了几个保镖,几个人连抓带按,几乎是五花大绑地把女人给抬了出去。

在她挣扎的过程里,她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在乱糟糟的头发里若隐若现,这张脸长得真漂亮,即便她此时此刻如此狼狈不堪,我却似乎看到她身上散发着性感而张扬的美。

这一幕太过突然,我有点惊魂未定,我从来都没见过盛玄发怒的模样,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吓坏了吧!”

我指着门外问道:“她、她是谁?她、她为什么要我把孩子还给她?什么孩子?我杀死了谁的孩子?”

“她是疯子,她说的话,都是假的,你这么柔弱,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你能够杀死谁的孩子?”他微笑着,别了别我的头发,也是!我这么善良,我怎么会杀人呢?

“可、可她叫你盛玄,她认识你,她说你跟她有过孩子,她、她是你的妻子。”我猜测着。

“怎么会?你才是我的妻子,我没有娶过别的女人,你是我唯一的妻子,不信,你回家问爸妈。”他安抚着我,道:“累了吧!我们回家!”。

回到家,我依旧心神不宁,他说:“你受惊吓了,睡一觉就好了。”

我听话的睡觉,梦里竟然一个女娃娃,大概三四岁的样子,她穿着粉色的公主裙,好像就在莫家的宅子里开心地转着圈圈,我好像还听见她的笑声,也好像看见她在朝我笑,朝我可爱地吐着舌头,她好像还在喊我,但是,我听不清楚她在喊我什么?

不过一觉醒来,我似乎就忘记了,医生又开始给我打针了,说这个可以让我心神安宁,打了几天针之后,果然好多了,夜里都是无梦的。

婚期将近,我心神不宁,我很享受盛玄此时给我带来的温存、保护、照顾,很希望可以一直这样下去,然而我又总是割舍不了过去,总是想要把脑海里的空白填补起来。

盛夏的黄昏真是美极了,我坐在秋千架上,吊着双腿,抓着绳索,慢悠悠地荡着,眼瞧着对面金黄色逐渐湮没青山,偶见空中还有几只白鸽飞过,远远地传来火车的长鸣,所有的景物都是那么的安详。

突然风中传来优美的笛声,真好听,而且感觉很是熟悉,我顺着声音回了头,只见不远处花园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女人。

她吹的不是笛子,而是一个类似竹哨的东西,乐器很是精致小巧,是玉制的,穿着米色的绳子,就挂在她的脖子上。

她穿着青色的连衣裙,年岁不大,约20来岁的模样,长得很甜美,见了我,停了下来,朝我浅浅一笑,洁白的脸庞上起了两个可爱的梨涡,很是可爱,我忍不住的拍手鼓掌,笑道称赞:“好好听!”

她朝我的方向走了过来,依旧带着笑容,可是我却察觉到她的目光很冷冽,她朝我伸手自我介绍道:“我叫宋子悦,你还记得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