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硕大的雄卵 血流快好还是慢好

玩弄硕大的雄卵 血流快好还是慢好

司徒递给他一小包药,“这些毒药给他们吃下去,告诉他们不能对任何人说关于僵尸的事,不然就拿不到解药。”

“解药呢?”周老伯问。

司徒:“我现在手头没有,不过这个药发作很慢,2个月内不会有生命危险。”

第二天一早,胡小野接到司徒电话的时候刚睡醒。

司徒:“我昨晚一直跟踪老伯,发现他藏人的地点了。”

胡小野:“那两个人还没死?”

司徒:“是啊,算他们命大。”

胡小野:“太好了,我和和悦马上过去。你通知白宗华没有?”

司徒:“当然了,不过他从上海过来还要一段时间。”

胡小野和和悦匆匆买了点早点,就上了出租车。

天有点热,出租车的车窗留了道缝,车越开,胡小野越是觉得气味不对。

司机:“美女,还是把车窗关上吧,要是热,我开空调。”

胡小野:“那倒不用,不过什么味这么刺鼻?”

司机:“就是化工厂了,车越往北开,味儿就越大。不过你们去那边儿干嘛?现在那边的楼都没多少人住了,感觉挺阴森的。”

胡小野:“为什么没人住?”

司机:“老是死人,那片儿的房子算是都荒废了。卖也卖不出去,租也没人租,搞得跟鬼城似的。”

出租车开进了一片荒凉的小区,真的像司机说的,几乎看不到几个人。

到了司徒说的那栋住宅,胡小野和和悦刚一下车,他俩就被刺鼻的气味呛得咳嗦不止。

和悦捂着鼻子,“那老伯竟然把人藏在这个地方,这是想把他们呛死啊。”

胡小野:“以彼之道,还诸彼身。”

他们在楼下等司徒来接应。

和悦:“其实那个老伯真的挺可怜的。”他看胡小野对他的话没反应,碰了碰她胳膊,“哎,你在发什么呆呢?”

胡小野:“我在想,那个老伯看起来身体也不好,他是怎么绑架那两个人,还可以逃脱警方的监控的?”

和悦:“是啊,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他应该还有同伙。”

胡小野:“咱们还是小心行事,先等白宗华来了再说。”

司徒从破败荒芜的老式住宅楼里出来,一脸的倦容。

和悦:“为了让我们多休息,辛苦你了,司徒大哥。”

司徒楞了一下,这是和悦第一次用大哥来称呼他。他微笑着摆摆手,“这没什么。”

胡小野:“他自己愿意累,你管他呢!”

司徒:“胡小野,你长没长良心?看人家和悦都比你会关心人。”

胡小野:“对了,老伯现在还在关押人的屋子里么?”

司徒:“他出去了。也可能去捡破烂了,毕竟他还要供这两个人吃饭。”

胡小野:“不过有一点挺奇怪的,他既然那么恨这两个人,为什么不杀掉他们,还要养着他们呢?”

和悦:“是不是怕尸体被发现,暴露了自己?”

司徒:“也许是为了慢慢折磨他们,你们看看这里的环境,连呼吸顺畅都变得很奢侈。我用瞬移进了一次那个屋子,发现我们要找的那两个人,被关在狭小的笼子里。真得惨到生不如死。”

白宗华让李贵鑫盯着谭记者,他自己赶往C岛。

白宗华一看见他们,心情大好,“你们几个办事效率挺高的嘛。”

和悦:“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徒弟。”

司徒:“能得到白前辈的夸奖,真荣幸啊。”

胡小野:“都是司徒的能力强,我们俩起的作用不大。”

白宗华:“我们先把人救出来,至于那个拾荒老伯嘛,我们再慢慢调查他背景。”

他们几个破门而入,很快把林松和苏权救了出来。他们两个都被吓傻了,问什么都说不清楚。

胡小野他们把陪老伯上坟的事详细说给白宗华听,白宗华一边听,一边陷入沉思。

白宗华把林松交给王锐刚,王锐刚也不含糊,马上让秘书把钱给他打过去。

王锐刚:“老白,你这效率也真神了,说好的半个月,竟然只用了3天不到。”

白宗华喝了一口茶,“我这个人看钱办事,钱到位了,就有效率。”

王锐刚:“对了,到底是什么人绑架的?林松回去支支吾吾也说不清楚,就说是仇家复仇,还不肯说仇家是谁。”

白宗华思付了一下,“那个仇家我还在调查,不过调查仇家的话,我可要另收费,费用也许就不止现在这个数。”

王锐刚笑了笑,“你这个人呐,怎么能这么看重钱?”

白宗华:“我就是情商不太高,所以无论什么感情都不如换算成钱来的方便,对了,你说大学同学的感情值多少钱?”

王锐刚一皱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白宗华:“其实也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卖个人情给苏权,又不知道一个人情值多少钱?”

王锐刚:“你是不是已经有苏权的消息了?”

白宗华:“嗯,只要有人肯出钱,3天内找到他不成问题。”

王锐刚:“你想要多少钱?”

白宗华伸出大拇指在他眼前晃晃。

王锐刚气的瞪着眼睛,“一个亿?你TM比绑匪还黑!”

白宗华笑笑,“我说了想送他个人情,不过人情要用人情还。我不收他一个亿也行,我要你替他还我个人情。”

王锐刚:“什么人情?”

白宗华:“重新对林松的化工厂进行环境测评,由我负责监督整改。”

王锐刚脸色变得很难看,“我怎么觉着这两件事合在一起看,像是你策划的一起绑架啊。”

白宗华:“哼,绑架是什么意思?控制他人的人身自由达到获取钱财的目的?那么某些人对于C岛的居民所做的事是不是也是一种绑架?”

王锐刚想了想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他请白宗华来找林松之前,找人调查过他,他之前和C岛根本没有任何的交集。他很了解白宗华的性格,遇见不平只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就要多管闲事。

“好吧”,王锐刚说。“这个人情我卖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