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被性玩具折磨的 爆乳强劲春药催情学长

女性被性玩具折磨的 爆乳强劲春药催情学长

“王爷……王爷……”秦安然摇着睡在桌上的萧樊,“萧樊……萧樊……醒醒,喝点醒酒汤。”

“嗯?”萧樊有些迷茫的看着秦安然。

秦安然叹了口气,将放在桌上的醒酒汤端给他。萧樊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乖乖的端起了醒酒汤,一口喝了下去。喝完,将碗放下,撑起手又是一动不动的看着秦安然。

“醒酒了没?”秦安然低低的声音响起,在寂静的夜特别柔和。

“嗯。”萧樊应了一声,但还是没有动。

秦安然没有再理他,又出去了趟,回来时萧樊还是维持刚才那个姿势,秦安然皱起了眉头,萧樊这是喝醉了?他喝醉的样子还真是特别。

秦安然又将一个碗端到了萧樊面前,萧樊又端详了一会才接过,低头吃了起来。秦安然端给他的是一碗长寿面,小时候秦安然过生辰,秦安然记得母亲就是做一碗长寿面给她吃。

萧樊安安静静的吃着,这是秦安然第一次见萧樊安安静静的吃饭,往常萧樊只要跟秦安然吃法都不老实。

很快萧樊就把长寿面吃的一根都不剩,秦安然都有些担心他会不会积食?

秦安然真的是头一回照顾酒鬼,秦安然摇摇晃晃的把重她两倍的萧樊扶上床,又让守夜的小侍女打来些水,帮萧樊擦了擦脸。

一切萧樊都很配合,秦安然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弄到子时,屋外面传来了阵阵打更声,终于把萧樊安排妥当了,秦安然也躺上了床。

就在秦安然快要睡着时,一直睡得很规矩的萧樊靠了过来,秦安然又马上惊醒了,睡意一下子就没了,成亲以来萧樊都没有碰过秦安然,秦安然都已经习惯了他们的相处方式,但从一开始秦安然就做了心理准备,所以秦安然没有动。

好像萧樊也知道秦安然的默许,萧樊又靠近了秦安然,几乎贴在她身上,灼热的呼吸打在秦安然的脸上,秦安然的身体瞬间僵硬了。但萧樊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手揽上了秦安然纤细的腰身,将脸埋在了秦安然的颈窝里,秦安然不能动了,呼吸都重了起来。

“我想听你唱歌。”萧樊闷闷的声音从秦安然的颈窝里传出。

秦安然呼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你想听什么?”

“上次你给小子遇唱的那个。”萧樊答得毫不犹豫,完全不像喝醉的人。但秦安然知道,萧樊的确喝醉了,不然他不会那么孩子气的提出这种要求,只不过他们这种人,就算是个醉了,也要留有一些理智。

“灵山卫,灵山卫,几度梦里空相会。未曾忍心搁下笔,满纸都是血和泪。灵山卫,灵山卫,一草一木皆憔悴。闻说灵山高千尺,难觅一朵红玫瑰。灵山卫,灵山卫,多少情系天涯内?日日空见雁南飞,不见故人心已碎。灵山卫,灵山卫,一年一度寒星坠。遥望去年星在北,今年寒星又是谁?灵山卫,灵山卫,灵山何处无血脉?且听夜半松涛声,诉说昨日功与罪……”

轻柔的歌声在响起,萧樊就这么靠在秦安然身上静静的听着,最后秦安然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早上院里的鸟啼声,吵醒了安睡一夜的萧樊,夏末的阳光没有那么强了,静月阁的侍人已经起床打扫院子。

萧樊揉了揉有些眩晕的脑袋,昨日他是喝醉了?转过头看见睡在他怀里的秦安然,昨日的一幕幕浮现出来,萧樊苦笑了起来,真为难秦安然有那个耐心照顾他这个醉鬼,秦安然安安静静的睡着,长长的睫毛像个扇子,睡得很沉呢!

萧樊突然不想起身了,搂着秦安然再次睡了过去,这样的早上要是睡觉岂不可惜了。多年以后萧樊想起这个夜晚,秦安然的一碗长寿面,轻柔的歌声,一切都是他最怀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