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娇宠小咸鱼 完结+番外 她被机器人一直做高H

七零娇宠小咸鱼 完结+番外 她被机器人一直做高H

张队使了个眼色,穆老三打头,队员迅速一个接一个从楼梯向下走去。胡小野走在最后,忽然觉得一阵邪风吹过,她意识到地口可能马上要闭合,努力往下一窜,回头看看有点儿后怕,差一点脑袋就被那块地砖卡住。她看了看时间,“16点17分。”

下面的墓室依然是密闭的,墓室程圆形也有个巨大的穹顶。里面空空如也。

周围的墙壁均匀地分布着八堵石门。

穆老三像是故意在考司徒景伯,“你看现在的时辰,按奇门方位算哪一堵是生门?”

他思考了两秒,“东南。”司徒向那扇门走去,推了推果然能推动。

“墓室的主人会这么好心给盗墓贼指条明路?”穆老三摇摇头,走向死门的方位,也能推得动。

沈疯子去推别的门,纹丝不动,对面墙上竟然有暗箭飞出,还好他身手敏捷躲了过去。

张队,“我倾向走死门。”

想要走死门的人都站到他旁边。

只有胡小野一个人要走生门,本来想走死门的司徒最后决定陪她走生门。

张队看了看表,“记住楼梯入口每个时辰的第一刻钟开2分钟,我们分头去找人。两个小时之后回到这里集合。”

墓道里走在后面的司徒试探着问她前面的胡小野,“你为什么要选走生门啊?”

胡小野“因为生门没人走。”

司徒“……”

他们来到的这个墓室只有一个棺椁,除了来路,找不到其他的通道。

司徒在贴近胡小野耳边说,“记不记得我上午说的?”

“什么?”

“要追你。”

密闭的墓室里带着回声。

“现在你怎么能想起这个?”

“孤男闺女在这么狭小黑暗的空间当然会想啊。”

“喂,你现在在工作,认真一点。”

“追你这件事我也很认真。你出山以后遇见的长得最帅的是谁?”

他自信满满地等着她回答是自己。

“慕大神。”

“你在电视上见到的不算,说是见过真人的。”

“我是见过他啊。”

司徒忽然想起来什么,“你去过影视基地?你看起来不像会追星的样子?”

“我是去当替身演员赚钱。”

“作为程半山的徒弟,你会缺钱?”江湖传闻闾山派是盗*墓的祖宗,怎么他们师徒俩给人感觉都穷搜搜的。

“当然缺钱。我师父很抠,上回你师父请吃火锅,剩菜师父打包回去和我吃了两顿。”

司徒想笑,这个胡小野连师父的老底都往外端,“要不离开那个抠老头,跟我混,我顿顿请你吃火锅。”

正当胡小野犹豫之际,忽然听见棺材内一声怪笑,紧接着棺材盖弹开,吓得她向后退了两步。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还有用请吃火锅泡妞的。”棺材里诈尸般坐起来的人说。

眼尖的司徒上前一把把他从棺材里拽了出来,“吴叔宝?”

“我本来想等到你们走再出来,没想到哥们儿你太逗了,结果没忍住。”

司徒狠狠地盯着他,“你小子倒斗的吧,还大伙这么费劲找你,你TM还藏在棺材里。”

吴叔宝爽朗一笑,“司徒景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干嘛。还有你胡小野,道上的人谁不知道程老头子和他徒弟在这片守了20年不让别人碰。你俩要是够坦荡大可以揭发我,我也好把你们的背景说给大家听。”

胡小野一掰他胳膊,“刚才开冲了,东西得分一分吧?”

吴叔宝,“你饶了我吧,我也就是捡点你和程老爷子的漏。”

看司徒下手要搜他身,他马上识趣地拿出几块古玉。

“那个叫秦风的没和你一起走?”司徒想起另一个失踪人员。

“他比我贪心,往前又多走了几个墓室,不过这会儿也该回来了。”

“带我们去下一个墓室看看。”小野平静地说。

吴叔宝仔细看了看胡小野,嘴里啧啧两声,“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小野妹子这个长相根本用不着有本事,靠脸混就可以了。”

“吴……吴什么来着?”胡小野一时想不起来。

“吴叔宝,你记成护舒宝就行,护垫。”他还做了个飞的手势。

胡小野冷冷地说:“不准调侃我长相。”

“我只是说了实话,又不像某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假好人在密室里调戏良家少女。”

这个护垫年纪和她差不多,嘴可够贫的。

下一个墓室更黑,腐尸的味道很浓,胡小野问吴叔宝,“上一个墓室的棺材原本就是空的?”

“是,我也觉得有点奇怪,看起来之前似乎有人进来过,而且这个墓室棺椁也有一个是空的。”

“另一个呢?”

“另一个是干尸,你手上的几个玉珏就来自他。不过我之前到这里并没有闻到这么大的腐尸味儿。”吴叔宝说着用手捏了捏鼻子,“味越来越大了。”

司徒忽然指着漆黑的一处角落,“你们看,味道好像来自于那里。”

两展头顶灯汇聚过去,那具脸部腐烂地不成样子的尸体突然转头盯着他们,眼睛红的像两团火。

他们三个互相看了一眼,几乎同时意识到——僵尸!

飞速转身向来路跑去。那东西果然追了过来。

逃到奇门遁甲的八扇门的墓室就发现没有退路了,胡小野一看表,距离张队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忽然听见吴叔宝大喊,“秦风!你怎么变成这样?”

这个墓室的长明灯亮着,吴叔宝看见那个僵尸的脸虽然不成样子,可是看衣服就是他的同伴秦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