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蹂躏到惨叫的人妻 灌满生子双性

被蹂躏到惨叫的人妻 灌满生子双性

胡小野他们一直等到傍晚,才看见那个步履蹒跚的人,背着一编织袋的塑料瓶子和一些废纸回来。

司徒和他俩对视了一眼,这样的人也能去绑架别人?自己都活的踉踉跄跄。

司徒把手里刚喝过的矿泉水瓶捏扁,递给拾荒老伯,他连谢谢都没说直接接了过去。

胡小野并没发现这个人有什么异常。

下午5点,他们去城中村的一个小面馆点了三碗拉面。匆匆吃完,就继续回去监视老伯。

胡小野说:“那件事看起来不像是拾荒老伯做的。”

司徒:“他还是有点古怪,一捡破烂的要电脑干嘛?看废品行情?”

这老伯还挺勤快的,把所有的破烂分类整齐摆放好之后,离开破屋子,拎着个空的编织袋又出发了。

他们几个互相使了个眼色,远距离悄悄跟着。

走过城中村,穿过几条马路,老伯在一个学校门口停了下来。

学校门口是一些小吃摊,一些刚放学的学生,在那里吃麻辣串和炸臭豆腐。

胡小野和和悦也点了些小吃在那里吃了起来。

和悦:“这里比我们学校门口的小吃做的好吃多了。还是大城市好。”

胡小野吃了一份吃的太快觉得没吃够,“老板,这里再来一份油炸臭豆腐。”

司徒无奈地看着他俩,“你们刚才不是吃过晚饭了吗?这些垃圾食品还是少吃的好。”

胡小野张着塞满臭豆腐的嘴,“你管的是不是有点多。”

一群女孩叽叽喳喳来到小吃摊,其中一个身材高挑长相清秀的女孩刚想落座,旁边的一个女生说:“等等。”然后拿出纸巾帮她把椅子擦了又擦,“好了,甜甜,这回可以坐了。”

另一个女生接过她的书包,抱在怀里。

不远处那个点好烤串和麻辣串的女生,端着一些已经做好的东西走过来。

“甜甜,全是你最爱吃的。”

“我不是说了不要那么多麻油的吗?”

“好好,这份我吃,我回去帮你再点一份。”

和悦斜了她们一眼,小声对胡小野说:“公主癌末期,没得治了。”

司徒眼神冷峻,“你们发没发现,那个拾荒老伯不时地往咱们这边儿看。”

“他发现自己被跟踪了?”和悦说。

司徒:“我觉得他好像不是在看咱们,而是看旁边这群女孩。”

胡小野吃的很开心吧嗒一下嘴,又用手背蹭了蹭嘴上残留的油。司徒看不过去,从桌子上拿了张餐巾纸递给她。

胡小野摆摆手,“不用浪费纸了。对了,你刚才说老伯在看这群女孩是么?”

这反射弧长的,司徒说:“是啊。”

胡小野:“那个老大娘说,他每天都到这个学校来捡垃圾。他会不会有别的目的?”

和悦:“如果他真的是绑架那两个人的凶手,他还有可能再找第三个人下手,难道他是盯上了这些学生?”

司徒:”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一辆豪车停在小吃店门口,那个被叫做‘甜甜’的女孩,跟同伴摆摆手,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刚开走,一个女孩说:“哎,你们发现没,甜甜最近很不开心。”

“是啊,她一不开心就乱发脾气。”

“我知道怎么回事。她老爸好像失踪了。”

“不可能吧,他爸可是林松,出事了新闻都会报的。”

“我听我在警察局的舅舅说的。”

胡小野心头一紧,林松?不是白宗华要找的人么?那个老伯究竟是有什么企图!

拾荒老伯,在垃圾桶里捡了几个瓶子,就往回走。

他们一路小心尾随着。

老伯回到城中村的破屋子,把瓶子踩扁,整齐的摆放到瓶子堆里。

然后去屋里拎了一个大包,反锁好门,走出来。

他走出城中村,拦了辆出租车。

胡小野他们也拦了辆车,让司机跟住前面的出租车。

车开了几个小时,和悦已经在车上睡着。

司机说:“这大半夜的,跑到C岛?这里连旅店都不好找。”

司徒:“不会吧,这里曾经是开发区,挺繁华的呀。”

司机:“最近几年不行了,旅店很多都关门了。”

司机:“前面都是山路,不好开,还跟吗?”

胡小野:“跟,一直到前车停下为止。”

司机心里有点犯嘀咕,这大半夜的往山上开,万一这几个人是一伙打劫的……

战战兢兢地开着车。

前面的车总算在山顶停住了。

司机拿了钱匆匆把车开走。

他们刚一下车,老伯拎着包朝他们走了过来。

老伯问:“这大半夜的,你们跑到这里来干啥?”

都怪刚才的司机跟得太紧,跟踪的意图过于明显。

“您是来做什么呢?”司徒问。

老伯:“我是来上坟的。”

“我们也是。”司徒说。

老伯叹了口气,走到一个没有墓碑的坟头,打开包,从里面拿出烧纸、香。

“你们没带烧纸?”老伯说着从自己的一堆纸里拿出一些,递给他们。“现在年轻人还能想着来上坟的不多了。”

他们随便找了个坟,烧了纸,拜了拜。

老伯点燃坟前的烧纸,深夜的山风把火苗撩得的高高的,烟灰也随风四处飘散。

站在山顶,还能看见远处住宅区的星星点点的灯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