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混混长期霸占 少妇在卫生间被强制侵犯中出

被混混长期霸占 少妇在卫生间被强制侵犯中出

三人步行至翠微居门外,楼上楼下共计三层,谈不上富丽堂皇,却清雅不俗,门窗雕镂的颇为精致,迎面扑鼻而来的,便是幽幽的茶香,撩人心弦。

 人都来的差不多了,苏贺领着天霜和苏景坐在二楼,此处正对说书的那台子,看的可清晰,听的也很清楚,小二上了三盏大红袍,和一小碟瓜果。

 忽的,琵琶声响,坐在台边的女子拨动琴弦,甚是寂寥,嚣嚣的人语顿时全无,这时一男子缓步上了台子,面容清秀,却是个盲人,天霜只淡淡的吃着瓜果,只听台上的男子声音干净,朗朗道:“约莫十年之前,此地号为南国,说起南国……”

 十年前,南国灭了,百万雄兵一夕之间不复存在,暗夜涌动,城门烽火袅袅,肆意印染了半边天,那一夜,是南国子民难以忘怀的一夜。

 天霜的眼帘微微一顿,随后缓缓的看向台子上的说书人。

 “西京大军逼近,南国国主宁死不屈,自刎于城门,众皇子亦是相随,不做辱国之徒,当日领兵之人正是景王苏景,城门外嫣红一片,他瞧了半刻,竟是无言,亲自下马,深深鞠了一躬。

 要说南国小公主鸾凤也是不屈,一身红衣跳下平湖峰,平湖峰深不见底,峰极陡,早已血肉模糊,被鸟兽吃了去,景王苏景便在平湖峰顶为鸾凤立了衣冠冢。”

 真真是没想到今日听得如此一段,叫天霜和苏贺双双看着面色微白的苏景,众人只知苏景冷漠,战场如雄狮一般,却也是惊呆了,竟有如此怜悯之心来。

 苏贺本对苏景应是哀矜勿喜之心,可他说的话,却总是带着一抹戏虐之意来:“知晓你在此呆过一段时日来,却不料你欠下如此孽债了,但要说那鸾凤公主当年也是惊艳四座,若是活到至今,应该出落成美人儿了。”

 苏景默然不语,这一段说的绘声绘色,竟如昨日,他面色沉痛。

 见苏景如此,天霜淡笑:“你当真立了衣冠冢?竟有如此的心思?”

 苏景抬眸,蹙眉:“你似乎忘了正事。”

 只听天霜道:“既然领兵覆灭了南国,那便没了同情之心,衣冠冢如何填补。”

 苏景不予理会,暗自喝着茶,天霜转脸便看着苏贺道:“那日五皇子生辰,邀了不少皇子喝酒,不醉不归,太子也在其内,五皇子可知太子不能喝酒?”

 苏贺眉目一转,看向天霜:“哎哟,我说这事儿怎么摊上我了?那日可是和我没什么干系,太子喝酒是苏叶那小子灌得,我可是劝的。”说完,苏贺笑的深味:“如今西京都知晓这千泽庄的天字公子,绑着太子洗冤,你一个女子,为何要做这些男人该做的事儿?”

 果真是被看了出来,天霜心下早已有数,也无惊讶之色,倒是苏景吃惊不小,天霜笑道:“五皇子也是在女人群中摸爬滚打的,怎会瞧不出。”

 叫苏贺也是哑口无言,闷想着,这女子可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