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王爷的王妃 火腿肠炒什么配菜好吃

丑王爷的王妃 火腿肠炒什么配菜好吃

出国的事情不用再求君斯年了,可欠他的68万还没有还清,若是他用出国逃债的罪名去法院控告她,她一样还是不能走……

图片包只能作为自保的筹码,筹码没了,她就没有和君斯年较量的资本,更何况跟他几番较量,让她更清楚的明白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根本没把图片包放在眼里。

太危险的男人,不是她能招惹得起的!

而她不怕死的招惹,差一点点就要失身被送进监狱了!

不行!得尽快想个办法把68万还清摆脱君斯年才行。

想了想,许慕白决定回家一趟。

与其说是家,不如说是她的房子,别人的家。

五年前,父母飞机失事,母亲去世,父亲勉强抢救回来,却落得痴呆的病根。

而她的小婶却以方便照顾她父亲为理由,不顾她反对搬进她家里,她叔叔是个软弱的人,说话也没分量,管不住小婶;而她的堂妹许初语搬进去以后,甚至直接抢了她母亲亲手为她设计的房间。

她没地方住,只能搬进学校宿舍。

一推开门,过去的记忆席卷而来。

过去的家是多么美好,现在却只能靠她一个人撑着。

“白白回来了,晚上别走,在家吃顿饭吧!”她小叔许庚宇打断她思绪。

熟料,她小婶张雪华一看到许慕白脸色当即就垮下来,张嘴就道,“你可算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丢下你那痴呆的老父亲不管他了;这个月我带他又去医院做了三次体检,拿了不少药吃,费用一共是一千六百五,既然回来了,你就把这些费用给我报了。”

许庚宇连忙劝道:“你看这白白难得回来一趟,你就别跟她说这些事儿了,再说咱们家又不是缺这些钱,至于她一回来张口就要钱吗?”

“我说你这人胳膊肘怎么老往外拐,你知道我每天赚钱养活这个家有多辛苦吗?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再说那一千多块钱也不是打水漂来的,凭什么要养一个废人?”

那个废人显然就是许慕白父亲许庚繁。

见张雪华尖酸刻薄的嘴脸,许慕白气得哼了声,冷冷的讥讽道:“小婶,既然你说有一千六百五的体检费那麻烦你把体检单子拿给我看看,我确认之后再给你报销。再说你在我们家住那么久,房租也从来没交过,现在是不是也该把房租给结一下了?”

闻言,张雪华当即气得面红耳赤,当面给许庚宇告状,尖酸刻薄的语气更甚:“你看她还反天了,我每天辛辛苦苦照顾她痴呆的老爹还不够,供吃供喝,到头来她还要跟我要房租!这忘恩负义的小畜生!”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父亲的生活费我都有支付,包括请的钟点工做卫生的费用,请问什么时候你供吃供喝?”

“你你你……”张雪华气不过,跳脚想要上来打她,所幸有许庚宇拽住她手臂,在前面拦着急声说道,“白白,你先上去看看你爸爸,有事待会儿再说!”

许慕白点了下头,父亲毕竟还在这个家里,不能跟张雪华闹得太难看,何况小叔夹在中间也会让他为难。

她径直上了楼,身后还不时传来张雪华唾骂的声音。

右转,一推开门,就看到许庚繁坐在冷冰冰的大理石地板上,右手食指像是小孩子一样指着窗子,毫无意识的喃喃道,“飞机……飞机……”

自从五年前飞机失事带给父亲太大的刺激,医生说他的智力退回到三岁,沉默下来的时间总是一个人念叨着飞机飞机。

想想五年前,她有个人人羡慕的家。父母关系极好,从来没吵过架;而她作为唯一女儿,自然享尽父母所有的宠爱,从小到大衣食无忧,养尊处优的就像是一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公主。

可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