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夫人她只想生崽虐渣池许许慕北枭未删节免费阅读

重生后夫人她只想生崽虐渣池许许慕北枭未删节免费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池许许慕北枭的书名叫《重生后夫人她只想生崽虐渣》,这本书是作者C小喵子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一睁眼,池许许重回那噩梦的一天。慕北枭掐着她的脖子,恶狠狠地说:“池许许,你这辈子只能是我慕北枭的女人!”“好的,老公!”这次池许许哽咽微笑,抬头吻上了男人的唇。慕北枭性格偏执,喜怒无常,所有人都怕他,唯独池许许不怕!因为前世,她被亲人算计困于火场,是他不要命地冲进来救她……重活这一辈子,池许许发誓要擦亮双眼,全心全意爱慕北枭,让他做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重生后夫人她只想生崽虐渣》 第5章 免费试读

白子潇轻车熟路去了慕北枭的房间,门虚掩着,他抬手就要推开,但下一秒却怔在原地。

只见屋里,男女彼此相拥着安静的躺在床上,他们什么都没做,但就是因为什么都没做,白子潇才更震惊。

关弘看到白子潇愣在门口,心猛地提到嗓子眼,连忙上去拽走他,小声说:“别看了,快走吧……”

直到被拽着下了楼,白子潇都没从震惊中回过神。

“白医生,你也看见了,总裁没事,你还是走吧。”

白子潇却严肃的摇了摇头,“他没事,但池许许有事。”

那女人绝不可能乖乖躺在慕北枭身边,肯定有诈!

一听这话,关弘也很无奈,其实他也觉得池许许有问题,可他又没有证据。

“总裁的事,我们不好干涉。”

拜托你就当没来过,赶紧走吧!

白子潇无视关弘的话,兀自坐在沙发上,表情逐渐变得凝重。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研究慕北枭的病,但翻遍了国内外的研究,也没找到类似的病症,更没有治疗方法。经过我的观察,还是尽量避免他受刺激,才能减少他发病的频率。”

他与慕北枭是好友,而且他是个医生,自然对慕北枭的病非常在意。

关弘看着白子潇神色认真的模样,他暗暗心中吐槽,白医生说了半天全是废话,避免受刺激这点,他不是医生也能看出来。

然而白子潇的下一句话,差点让关弘咬了舌头——

“但过不了几年,慕北枭就会因为这病,脑溢血而死!”

“脑溢血!”

关弘惊呼,双手捂住嘴,随后想到什么,赶紧问:“脑溢血不是可以治吗?”

白子潇点头后又摇头,“脑溢血确实可以治,但慕北枭的情况不同,他的头疼总是蔓延至全身,最严重的一次甚至出现了心脏***症状,要是脑血管破裂,恐怕心脏也会受不住,到时候……”

白子潇没有继续说下去,而关弘早已热泪盈眶,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就好像已经要准备办丧事了似的。

半晌,关弘哽咽着问:“这么说,我们总裁岂不是……没救了?”

白子潇暗下眸色又,看了一眼二楼的放方向,深沉的说道:“之前我是这么想的,但现在……我觉得他的病似乎有救了。”

……

等慕北枭再睁开眼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慕北枭有几秒钟的怔忡,他这次居然睡了这么久,还睡得这么沉?

随后他注意到怀里的温软,低头看去,就见池许许睡得十分安稳。

她缩在他怀里的样子,像极了一只温顺的小猫,而她的另一只手环抱住他的腰身,这行为让他更加觉得不可思议。

慕北枭眸中涌上几许温柔,就这样凝视着女孩甜美的睡颜,似乎是怕吵醒她,他下意识将呼吸放轻,缓缓俯身凑近,感受她身上的香甜气息。

那锋利的唇角泛起一抹温柔,他轻轻的在心爱的女孩额间,印上一个吻。

但很快,他黑眸里的光亮逐渐暗下。

她那么厌恶他,要是醒来发现他们睡在一张床上,肯定又会发脾气。

想到这,慕北枭棱角分明的脸上浮现一抹痛色,他轻轻拿开她的手,小心翼翼没有惊动熟睡的女孩。

但内心深处,他舍不得这份缱绻温暖……

就在这时,池许许的小脸忽然皱成一团,手不安的挥动起来。

慕北枭见状,眉宇微蹙,她怎么了?

下一刻,他的手臂被女孩死死抓住,她整个人紧紧贴在他的怀里,嘴里还发出似有若无的呢喃声。

慕北枭勉强听到几个含糊的音节:“不要……离开我……别死……”

眼看着池许许的小脸白了几分,他意识到她是做噩梦了。

忽然,池许许呜咽起来,眼角有泪水滑落。

看到她的眼泪,慕北枭的心在这一刻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刺了一下,他眸光暗下,伸手触碰到女人的脸,试图唤醒她。

但接下来他又听到她的惊呼:“带我走,带我走!”

闻言,慕北枭的手倏然僵在半空,脸上的心疼与担忧也在瞬间破裂!

带她走?

呵,她竟然连做梦都想着让韩景言带她逃离这里!

她就这么厌恶他,甚至这般痛苦?

慕北枭周身的温度降至冰点,他的呼吸逐渐变得沉重,胸膛起伏着,仿佛有一只猛兽随时都会跳出来,将池许许吞之入腹!

睡梦中的池许许眉头越拧越紧,她不断摇头,看起来十分痛苦的样子。

忽然,她猛地睁开眼,泪汪汪的眼里是尚未消散的恐惧……

而当她对上男人那双骇人的黑眸时,心更是一颤。

意识到刚才自己是在做噩梦,不是现实,她舒了口气,下意识想伸手触碰一下眼前的男人。

可不等她的手碰到他,慕北枭就反手扣住了她的手腕,下一秒那高大的身躯朝她倾覆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