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渣总离婚后我逆袭了全文免费阅读 牧战野洛潼贞目录

和渣总离婚后我逆袭了全文免费阅读 牧战野洛潼贞目录

人气小说《和渣总离婚后我逆袭了》是来自天青璟城著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牧战野洛潼贞,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结婚两年,牧战野的白月光忽然回国,开局就置洛潼贞于绝境。什么?渣总想离婚?洛潼贞冷笑:新时代女性怎么可能轻易服输?谁不离婚谁是狗!甩掉豪门渣总,洛潼贞带球出国,一胎三宝瞬间走上人生巅峰不说,三个富豪表哥还将她宠上了天,直到与渣总重逢……渣总:我媳妇儿不肯复婚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亲妈:跪在她脚下做她的奴隶当她的舔狗叫她女王大人!后来渣总追妻火葬场,夜夜跪着键盘唱征服,膝盖都磨出了茧……

《和渣总离婚后我逆袭了》 第1章 免费试读

深城,牧公馆。

位于东院的二层小楼里处处充斥着馥郁的玫瑰香,光线迷蒙暧昧,男女的衣服散落一地。

洛潼贞咬唇看着腰间仅裹一条浴巾的牧战野从浴室走出来时,她的脸颊不争气的又红了。

已经结婚一年之久,但每每与牧战野这样相处时,她依然羞涩又紧张。

就在这时,牧战野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洛潼贞顺手拿起,打算给牧战野递过去,但当看到来电人的姓名时,她的脸色微微变了。

“蔓蔓。”

这个名字像是一记耳光,狠狠抽在她脸上,让她瞬间喘不上气来。

牧战野快走几步,从洛潼贞手中接过手机,神色复杂扫过她,似乎是在责怪她的多事。

“蔓蔓,身体不舒服吗?”

接起电话时,牧战野声音温柔又好听,像是生怕声音大一点点,就会吓到电话那端的人。

这样的待遇,是洛潼贞从未享受过的,他与她说话,从来都是严肃又冷漠。

不知道那端的人说了什么,只听牧战野说道:“要紧吗?需要我现在过去吗……好,那你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一大早我去看你。”

挂了电话,牧战野没有将手机放回床头柜,而是放在了床对面的电视柜上。

洛潼贞怔怔看着牧战野的背影,一颗心像是被刀子划过。

难怪今日的牧战野极为反常,回家后甚至没有吃晚饭,甚至等不及回到卧室,就在楼梯上撕扯掉她的衣服。

原来,是分别数年的故人归来了啊!

“她回来了?”

半晌,洛潼贞找回自己的声音,哑声问道。

牧战野没有隐瞒,点头回答:“对,蔓蔓回来了,今天下午抵达深城机场。”

下午就抵达机场了?他亲自去接了机?然后一直与她呆到深夜才回来?

蔓蔓,兰青蔓,是牧战野一直放在心尖的青梅竹马,是即使他娶了妻却依然无法忘怀的白月光掌心痣。

当年,牧战野留学归来,坊间就传出他即将与兰青蔓订婚的消息来,毕竟郎才女貌门当户对,也算是天作之合。

但谁料一张兰青蔓与某当红流量小生接吻的照片传出来,瞬间,就在深城豪门圈引起了巨大风波。

兰青蔓当即宣布自己受西方思想影响,是坚定的不婚主义者,与牧战野的关系只是好友,她潇洒离开出国创业,将烂摊子都留给了牧战野。

彼时正逢牧天财团内部争斗激烈,兰青蔓制造出的麻烦严重影响了牧战野的事业,甚至董事会借此事大做文章,意欲罢免牧战野的新任总裁身份。

为了稳固牧战野财阀集团继承人的身份,牧公馆老爷子牧鹤之决定让他尽快结婚平息舆论。

正巧,洛潼贞的母亲在牧公馆做钢琴老师,正巧,洛潼贞很得牧战野父母的喜欢,于是,这桩婚事便定了下来,谁也无法反驳。

新婚当夜,牧战野脱下洛潼贞婚纱的那一刻,他说:“三年为期,之后你就可以重获自由了。”

可现在,才一年时间,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赶她走了。

洛潼贞的心像是被人用带钩的针扎了般,早已鲜血淋漓无法呼吸,但她还是抬头,对着牧天野微笑。

“她这次回来呆多久呢?”

牧战野看着洛潼贞的微红的眼睛,片刻,他别过了脸,声音淡淡的。

“这次回来,蔓蔓就不走了,她已经怀孕了,刚两个月。”

这话像是晴天霹雳,劈得洛潼贞脑袋嗡嗡直响一片空白。

原来,原来这些年他们一直没有分开啊,原来,他们都有孩子了。

许久许久之后,她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那离婚的事先别与我妈妈说,她……她身体已经快不行了。”

洛潼贞提及母亲时,再也无法忍住心中的痛楚,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般,扑簌簌滚落。

半年前,母亲确诊胰腺癌,晚期,这种称作癌症之王的绝症,哪怕牧公馆斥巨资请来国内外顶级医疗团队,依然回天乏术。

离婚?她要离婚?

牧战野眸光瞬间变得阴森,正要开口说话时,洛潼贞已经换好衣服仓皇往外走去。

“我去医院陪陪我妈妈,你,先睡吧。”

一个小时之后,洛潼贞看着坐在茶几对面与她笑吟吟说话的兰青蔓,她心中一片烦乱。

“这么晚了,兰小姐派人接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是,她才到医院,兰家的管家就找上门来,说兰青蔓有要紧的事情与她说,是关于牧战野的,一刻也不能等。

那管家不依不饶,一副洛潼贞不答应她就不走的样子,没办法,洛潼贞只得跟过来。

“战野与我一向都没有秘密,甚至连他每周五晚上履行丈夫义务这种事也要与我讲一讲,当真是烦人。”

兰青蔓手中拿着水果刀,一边慢悠悠削着苹果,一边笑着说道。

洛潼贞不说话,只看着兰青蔓的眼睛,许久,才哑声开口。

“兰小姐有话直说,说完了,我还要去医院。”

听到这话,兰青蔓抬起眼皮看了洛潼贞一眼,并没有即刻回答她的话。

指了指洛潼贞身后的五斗柜,她说道:“劳烦你将那边的盘子帮我拿过来。”

洛潼贞起身去拿盘子,却看到那五斗柜上的文件夹没有合上。

“离婚协议书”这几个醒目的字映入她眼帘,而“男方:牧战野”这几个字赫然在目,瞬间就刺红了她的眼。

他就这么迫不及待要离婚吗?

兰青蔓不过下午才回国,这离婚协议书晚上就拟出来,甚至,还是与兰青蔓一起商议拟定的。

不知何时,兰青蔓已经站在了身后。

她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水果刀,神色阴鸷看着表情恍惚的洛潼贞。

“怎么了?没找到盘子吗?需要我帮你找吗?”

她贴着洛潼贞的背,声音幽幽的,像是毒蛇吐信子,丝丝冒着凉气。

洛潼贞被吓了一跳,她忙转过身想要逃离,但却没想到,兰青蔓忽然将手中的水果刀塞进她手中。

然后,在她来不及反应的瞬间,抓着她的手,直直将那水果刀捅入兰青蔓自己的小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