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傅京墨小说无删减 盛宠成瘾:傅爷以身相许了在线看

海棠傅京墨小说无删减 盛宠成瘾:傅爷以身相许了在线看

盛宠成瘾:傅爷以身相许了男女主角为海棠傅京墨,是作者鱼不言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人前,她随母跟嫁,惨遭冷落,不受待见,被人嘲笑唾弃。人后,她是鬼医之徒,扎根巷子里的小医馆,接单接到手软,赚钱赚到起飞。不想陆家设计,要她替继妹代嫁给二流子。她甩继妹一巴掌不够,转身嫁给了京城人人闻风丧胆的狠戾傅二爷。虐渣打脸爽歪歪,却不想她渐渐心陷时,才发现他有个白月光!她选择人间清醒,男人哪有钱香?她挥手:“拜拜您咧。”六年后,男人堵在她门口:“六年前,救命之恩还没来得及报,现在我以身相许了。”

《盛宠成瘾:傅爷以身相许了》 第3章 免费试读

“好。”

自打海棠懂事以来,记忆最深的就是母亲指着父亲的鼻子,骂他是废物的场景。

只因为当时他们的家境并不富裕,而她的母亲爱财。

后来她十岁的时候,父亲去世,转年母亲就带着她改嫁了,甚至当时已经怀有身孕。

她不傻,知道母亲在父亲死后没多久,就和陆桉培好上了。

母亲是为了不被人说闲话,所以才带着她。

而她也感受到了陆家的不友善和嫌弃,所以她没有选择留在陆家,拿着父亲留给她的钱,宁愿住校。

直至后来遇上师傅,才在京城有了第二个家。

她清楚的记得,父亲死后第二天有人专门送来一个包裹,说是父亲生前留下的遗物,说是等她成年才能拥有。

但她已经成年了,多次讨要,却发现母亲根本就没有给她的意思。

为了这件事情,也不知道发生过多少争执,没想到母亲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拿此要挟。

“要去哪里?”

车内很安静,所以海棠刚才手机传来的声音,傅京墨都听得见。

“陆家别墅。”

海棠面露微笑,看向他,“傅先生,我的麻烦就是陆家,简单说明下原因。”

“陆家有意想要我代替陆琪娜,嫁进雷家。傅先生是知道的,我就是个没背景的普通人,怎么可能斗得过豪门呢?”

话落间,男人那锐利如利刃的双眸就凝视着她。

“普通人?”傅京墨嗤之以鼻。

光靠着“华老爱徒”四个字,就足以横着走了。

这女人不借用这个身份,反而设计要嫁给他,拿他当靶子。

分明有鬼!

海棠莞尔,不做解释。

两人已经领证了,事先说好了帮忙处理麻烦,她可不会吝啬不说。

况且这件事,解决得越快越好。

傅京墨睨她一眼,“记住你自己说的话,麻烦只是这个,安安分分做好你的傅太太!”

“如果以后再给我增加什么麻烦的话,我先把你这个麻烦丢进公海喂鲨鱼。”

“放心,那请傅先生也做好已婚男士的觉悟。”

霎时间,车内的气氛骤然冰降,让人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开车的男人时不时看看后视镜,了解后面的情况。

心中不免腹诽一句:这女人好手段,敢明着算计二爷。

车子并没有直接送到陆家别墅,海棠也没要求傅京墨跟着进去的意思。

助理宋裴见海棠走远,这才说道:“二爷,不需要跟着太太进去吗?”

傅京墨眼皮一掀,没好气道:“你的称呼改得真够快。”

宋裴摸摸鼻子,“二爷和太太领证不假,既然二爷都答应和太太合作了,我不改口,岂不是要被怀疑?”

他懒得理会这破理由,闭眼,冷冰冰道:“把她所有的资料调查清楚,看看是不是和那个人有关。”

“是。”

这回海棠来陆家,直接被领到书房。

陆桉培也在。

他迎上来就是一副和善可亲的笑脸,“听你妈妈说,今天你和娜娜闹得不愉快,娜娜说了些让你不高兴的话,回头我让娜娜亲自和你道歉,好不好?”

陆桉培最会的就是说好话。

海棠毫不客气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双手环臂,杏眸微抬,凉凉的开口:“这里没外人。”

陆母登时脸色难看,有些急眼,“小棠,你怎么和陆叔叔说话的?还有你这做派,是想要做给谁看?”

“我爸爸的东西呢?”

陆桉培并没有因为海棠的态度而生气,还是那副和蔼的样子。

“刚才你妈妈也和我说了,其实想要你父亲的遗物很简单,只要你肯嫁进雷家,那么这东西自然而然就会到你手里。”

“小棠,雷家可是京城四大豪门之一,你嫁过去就是当大少奶奶,有花不完的钱,享不完的福,你又何必与幸福过不去呢?”

海棠看了下手表的时间,天色渐晚,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做。

至于这趟,明显就是落空了,但她的目的不在此。

她道:“好赖话都让你们说完了,我不答应的话,岂不是显得我不识趣?”

陆桉培眼眸里闪过狡黠,他就自信不会搞不定这个黄毛丫头。

“你好歹算是我半个女儿,你的终身大事,陆叔叔怎么也要操心啊。”

“你可以出去打听打听,雷家财大气粗,你嫁过去绝对不会吃亏。”

“我来这趟,就是告诉你们一声,我结婚了。”

此言一出,陆桉培和陆母脸上惊变。

陆母站起来,气急败坏道:“海棠,你就算要编造个理由,那也得像样些,你结没结婚,我还不清楚吗?”

“我就在这里明着告诉你,如果你不嫁,那我就算是毁掉你父亲的遗物,也不会让你得到!”

顷刻间,海棠的眼眸很黑,宛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你试试?”

“你!”

说实话,陆桉培和海棠见面次数极少。

从前每次见面,海棠都是少言寡语的样子,他还以为是个软柿子,觉得姜闵素能拿捏得住。

结果非但没有,还让他的女儿白白挨了一巴掌。

这口气他如何能平息?心想着等搞定雷家的事情,今后慢慢算账。

谁想到这黄毛丫头犟得很,他的好性子被磨光了。

下一秒,他就站起来,命令道:“海棠,你母亲嫁给我,那么我就是你的继父,你的长辈,不听从长辈的话,你知道下场是什么吗?”

“我念你不是我亲生的,所以从进门开始,一直好声好气跟你说话,但你别不知好歹!”

“今天我话就撂在这里,你不嫁也得嫁!”

“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留下这话,她转身准备离开。

可谁想书房门打开,两个保镖闯了进来。

陆桉培冷冷笑道:“海棠,你还是个姑娘,犯不着吃皮肉之苦。”

陆母走到她身边,耐着性子,还是那副苦口婆心为她好的样子,“海棠,别不听话,陆叔叔都是为你好。”

“那不如你嫁过去?我也是为你好,毕竟雷家财大气粗!”

“混账!你敢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话!”

陆母气得脸绯红,扬手就要打人,但被海棠及时躲开。

陆桉培胡乱指着保镖命令道:“把她给我抓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管家急匆匆跑了进来:“老爷不好了,傅二爷来我们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