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战野洛潼贞哪里可以看 牧战野洛潼贞免费阅读第2章

牧战野洛潼贞哪里可以看 牧战野洛潼贞免费阅读第2章

牧战野洛潼贞是著名作者天青璟城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结婚两年,牧战野的白月光忽然回国,开局就置洛潼贞于绝境。什么?渣总想离婚?洛潼贞冷笑:新时代女性怎么可能轻易服输?谁不离婚谁是狗!甩掉豪门渣总,洛潼贞带球出国,一胎三宝瞬间走上人生巅峰不说,三个富豪表哥还将她宠上了天,直到与渣总重逢……渣总:我媳妇儿不肯复婚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亲妈:跪在她脚下做她的奴隶当她的舔狗叫她女王大人!后来渣总追妻火葬场,夜夜跪着键盘唱征服,膝盖都磨出了茧……

《和渣总离婚后我逆袭了》 第2章 免费试读

洛潼贞被吓得尖叫出声。

她想要挣脱兰青蔓的手,但兰青蔓嘴角带着狠厉的笑,死死盯着她的眼睛。

“我的东西,从来都没人能抢走!”

说罢,她伸手猛然一推洛潼贞,腹中的水果刀随着洛潼贞踉跄后退的动作而被抽出来,鲜血瞬间喷涌出来,染红了洛潼贞的白衬衫。

洛潼贞真的被吓到了。

她低头看着兰青蔓身上的血,还未等回过神来,只见兰青蔓已经捡起落在地上的水果刀塞进洛潼贞手中,甚至锋利的刀刃重重割伤了洛潼贞的腿。

“你给我拿好刀子!这是你伤害我的证据!”

兰青蔓做完这些,她伸手扶住了边上的五斗柜,随即,狠狠的,将五斗柜上的茶具推落至地上。

咣里咣当一阵巨响,只见原本紧闭的房门被人重重踢开,牧战野裹挟着一身凉气进来,神色阴鸷愤怒。

此时此刻,他看到兰青蔓手捂小腹鲜血淋漓的惨状,也正好看到洛潼贞握着水果刀一语不发的木然。

兰青蔓一改刚才的狠戾,她步伐踉跄靠在墙上,手扶着墙壁时,刺目的鲜血顿时就染红了雪白的墙布。

她哀哀看着牧战野,神色痛苦泪眼潸然。

“战野,我……我没事的。”

她抬手去牵牧战野的手,小腹的伤口处顿时有鲜血涌出来,染红了她身上的素白长裙。

牧战野忙上前几步扶住了兰青蔓,只见她顺势倒在了他怀中,神智似乎已经变得不清楚。

“别怪你妻子!”

兰青蔓虚弱无力睁开眼睛,握住了牧战野的手。

“这一切与她无关的,是我,是我自己不小心弄伤自己的,你别生气,更不要因为我而怪罪她。”

说罢,她似乎终于支撑不住了,软趴趴的靠在牧战野怀中。

“可是战野,我好痛啊。”

说完这句话,兰青蔓头一歪,彻彻底底晕倒在牧战野怀中。

兰青蔓的母亲叶翠宛端着托盘从外面进来,看到这场景,当场就扔了手中东西,哭喊着扑了过来。

“蔓蔓,蔓蔓你别吓妈妈,你不能出事啊,妈妈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啊!”

叶翠宛抱着兰青蔓一边哭,一边指着洛潼贞骂。

“我就说洛潼贞来者不善,我劝你不要见她,但你心善单纯,非说什么‘牧战野的妻子能坏到哪里去’这种傻话,结果呢?这女人蛇蝎心肠想要你的命啊!”

“医生,叫医生!”

牧战野怀中紧紧抱着兰青蔓,他冰冷愤怒的视线扫过洛潼贞,像是带着剧毒的利刃,狠狠刺穿了洛潼贞的心。

“我说我没有伤害她,你会相信我吧?”

许久,洛潼贞开口,声音里带着哽咽与最后的期望。

“这屋里就你与蔓蔓二人,除了你之外,还能有谁?”

叶翠宛指着洛潼贞大骂,眼神愤恨,似乎想要冲上前去撕碎洛潼贞。

牧战野居高临下看着洛潼贞。

“蔓蔓怀了孕的,她极其盼望腹中胎儿降生的,难道她会自己将刀捅进自己小腹?难道她会自己杀了自己的孩子?”

说到这里,牧战野皱起了眉头。

“洛潼贞,你有意见大可以与我说,何必要伤害无辜的人呢?甚至,你明明做了错事,却还死死抵赖不肯承认,还在这里替自己狡辩,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洛潼贞在牧战野眼中看到了厌恶与失望。

她那么想哭,可眼睛干涩疼痛,一滴泪都没有。

“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了,是吗?”

许久,她哑着嗓子问道,眼中再无一丝亮光,像是天际的流星陨落,一片黯淡。

牧战野看着洛潼贞,冷声说道:“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这话像是一块巨石,死死压住了洛潼贞的心,死死的,将她拖入了地狱深处。

她笑,笑得比哭都难看。

“是,是我,是我嫉妒她与你的感情,是我憎恨她回来打扰我的生活,是我害怕她夺走属于我的一切,所以,我借着照顾妈妈的幌子来找她。”

强忍着疼痛,洛潼贞站起身来盯着牧战野的眼睛,声音里全是痛与凄凉。

“我杀了她,就没有人与我抢丈夫了,如此一来,我就不用被你抛弃了。”

一阵哽咽,洛潼贞嘶声问道:“这个回答,你满意了吗?这个答案,是你想要的吗?”

牧战野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洛潼贞满脸的伤,眼中闪过一抹震惊。

起先他还以为她身上的血都是兰青蔓的,但现在才发现,洛潼贞也受了伤,而且似乎伤势不轻。

正要开口询问时,外面传来救护车的声音。

“你先回家去,等我处理好蔓蔓的事再说。”

咽下到嘴边的话,牧战野打横抱起兰青蔓,大步流星往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洛潼贞叫住了牧战野。

“牧战野!”

她踉跄上前几步,看着牧战野小心翼翼抱紧兰青蔓,只觉得这个世界当真是可笑至极。

“我是你妻子,你是我丈夫,现在,你抱着其他女人,又将我扔在这虎狼窝里,你知道我的下场是什么吗?”

听到这话,牧战野脚步微微一顿,正要说话时,怀中的兰青蔓发出痛苦的声音,小腹的鲜血似乎流的更汹涌了。

来不及再与洛潼贞说什么,牧战野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就那么消失在了洛潼贞的视线中。

目送着牧战野离开,洛潼贞像是被人抽干了所有的力气。

“打她!给我狠狠打她!”

叶翠宛一声令下,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房间忽然就涌出许多人,他们将洛潼贞团团围住,拉扯厮打,恨不得即刻要了她的命。

洛潼贞无力跌倒在地上,任由叶翠宛对着她一顿拳打脚踢肆意羞辱,而她,连动也没有动一下。

瞧,她被自己的丈夫抛弃了呢!

前一刻还与她欢愉的丈夫,下一刻就将她独自一人扔在了狼窝任由她自生自灭。

懂了,她懂他的意思了!

不知过了多久,这狂风骤雨终于停了,叶翠宛站在洛潼贞面前,冲着她啐了一口。

“喏,这是牧少的意思,他让你签了离婚协议书,让你趁早滚出牧公馆,滚出深城,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几页薄薄的纸落在洛潼贞脸上。

看到“离婚协议书”这几个字时,洛潼贞的眼睛眨了眨。

她抬头看着天花板,逼回眼眶的泪水,深吸一口气,捡起地上的纸与笔,毫不犹豫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这一切,就此结束吧。

挣扎着站起身来,洛潼贞拖着疼痛到极点的身子慢慢往外走着。

走到门口时,小腹一阵剧痛陡然袭来,她低头看去,却见白色的裤子已经被鲜血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