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室友试婚纱韵菁 星际绝色美人

陪室友试婚纱韵菁 星际绝色美人

“跟对主子有肉吃,以后我吃荤的,绝不给你们吃素。我穿暖的,绝不冻着你们。”

木宁夕心里想着既然这三个忠心的姑娘以后跟着她,少不了被乐月瑶刁难。连她这个公主都被乐月瑶算计,更别提没有身份作挡箭牌的三个婢女。

夕阳西下,趁着晚膳时间,木宁夕在屋子里忙得团团转。一边穿上轻便的胡服,一边招呼青线把缝制好的布袋子拿来。

“青线,你这布袋子缝得真好。等我们走了,你再缝几个备用。”木宁夕将六个布袋子分与红线和紫线,说:“等下到了含芳阁,我们用手势来沟通,千万不能出声音,知道吗。”

“公主,如果你缺什么,我可以回石梅山庄去拿。”

紫红皱眉,看着手中的布袋子发愁。这位公主虽然穷了点,但是也不至于当贼吧。再说,石梅山庄拥有天下珍宝,何须公主跑去作贼?

“紫线,你是我的奴婢,虽然时间短,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木宁夕一本正经地说,准备给紫线洗脑。

“奴婢愚钝,请公主明示。”紫线恭敬地作揖行礼,虚心请教。

木宁夕叹气,说:“乐月瑶于我是万世的仇人,就算我死了她也不会放过我。紫线,我不想再生不如死的活着。你明白吗?”

“奴婢该死。”紫线拱手,深感愧疚。

木宁夕拍拍紫线的手,说:“你是女子,要用‘万福礼’。”

“是。”

紫线很憋屈,她从五岁起就在男人堆里学武,虽然后来进入女护卫训练营,但是教练她们的依然是男子啊。这女子的行礼,她还真要向红线学习学习。

“紫线姐姐,你一定要小心。万一被乐月瑶抓住把柄,她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咱们。”青线气哼哼地说。

“哼,她敢!”木宁夕冷笑,将两个布袋子别在腰后,说:“以后我不怕她,你们也不必怕她。别忘了,我再不是以前那个‘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木宁夕。”

“公主,霸气!”青线竖大拇指。

木宁夕眉开眼笑,“向司徒天逍学的。”

红线和紫线面面相觑,主人的霸气不是谁都能学得来的,主人的腹黑狡诈也不是谁能承受得住的。这位公主殿下想要学主人,很有难度。

一切准备妥当,木宁夕又教了红线和紫红一些沟通的手势。二人学得快,十个手势立即熟记于心。

“出发。”木宁夕大喝一声,抬腿往大门走去。

忽然,院子里的门被踹开,一声极尖的女声不屑地说:“公主啊,郡主请你到含芳阁去,快跟我走吧。”

屋内四人皆是一怔,红线和紫线反应极快,迅速到门边和窗边向外观察。

院子里,婢女玉环脚步轻快,几步来到屋门外,准备推门而入。

“住手!”

木宁夕打开门,大喝一声,吓的玉环怔愣,睁大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公主殿下。

“啪!”

一个巴掌打在玉环脸上,木宁夕横眉冷目,笑问:“本公主的院子是你一个贱婢可以自由来去的地方吗?”

玉环捂着半边火辣辣的脸呆滞地看着木宁夕,吱吱唔唔地说:“是,是郡主……让奴婢来的。”

“来作什么?”木宁夕抬高下巴,不屑地瞟她。

玉环咬牙,忍住火气,说:“南晋国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和安阳长公主听闻公主身体抱恙,郡主亦染了风寒,命人前来传懿旨。”

“乐月瑶染了风寒?”木宁夕冷笑,随口道:“我病了,她也病了。这不是摆明打人家南晋国皇家的脸吗?”

玉环默默地后退一步,说:“传旨的公公还等着呢。请公主换好衣服,随奴婢去含芳阁。”

“等着。”

木宁夕睨她一眼,转身进屋,又关了屋门。

寒风中,玉环默默揉着红肿火辣的脸,怀恨在心。终有一日,她要打烂木宁夕的脸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