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警察玩弄的辣文小说 红肿不堪的

被警察玩弄的辣文小说 红肿不堪的

鱼清明哼一声,总算坐下点了杯冰啤,终于恢复到一贯的慢条斯理:

“又玩失踪是吧?这次逮着你回去,除了鱼家家法之外,肯定不是在你手机里安装追踪器这么简单。妈好像正在考虑着微型手术,把追踪器植入你皮肤里……”

鱼小满瞬间花容失色。

植入皮肤,老爸老妈也太丧心病狂了吧!好歹她也只是翘了几次家而已,最长的一次也不过就那次留学,好吧虽然她这次一翘就翘了七年……

狄庚霖一听不乐意了:“不行不行,不准伤害我家小满的一根头发!”

“一口一个你家,鱼小满什么时候成了你家的了。”鱼清明幽幽送了个白眼过去。

“呃,你俩先聊着,我去个洗手间。”

鱼小满眼珠一转打算趁机开溜,鱼清明一扯她的头发拉回来,微笑。“在回到鱼家之前,憋着。”

鱼小满满脸苦涩,死命扯狄庚霖的袖子求救。

“那怎么行!人有三急,憋尿对于人体泌尿系统和内循环系统的损害很大,长时间憋尿肾小管容易重吸收进很多废料物质,肾小球也会受到压迫造成细胞壁松弛肌肉弹性……”

狄庚霖是最服鱼小满撒娇开求的人,见状很快颜色一正,拿出医生的专业知识来数落鱼清明。

“是啊哥哥,你要是不放心,让狄庚霖的助手跟着我去,这样我就跑不了啦!”鱼小满一边面露内急的痛苦之色,一边狠狠点头附和。

“对啊,让我助理跟着,你还有什么不放心。”

狄庚霖十分相信鱼小满,不疑有他,果断朝助理一挥手,转身压着鱼清明:“来来,喝酒。”

于是后面跟着狄庚霖的小助,老老实实去了卫生间。进入卫生间,鱼小满终于露出狡猾的笑来。

呵呵,让他们见识见识,女人化妆前后的真理。

鱼小满很快从包里取出一瓶卸妆水朝脸上一阵喷,结起的头发也放下来打散披在肩头换了发型。

至于衣服……她待在洗手间,从进进出出的几个女孩中间选出一个身高体型和自己最接近的一个,伸手拦住,然后亮出自己来的路上高级专卖店里换上的衣服牌子。

“小姐,我在甩人,不介意的话,衣服跟我换换?”

……

那个真理就是,那就是女人卸妆后,不熟的人,你根本认不出她来。

就是这了,鱼小满很庆幸狄庚霖是个一个月换一个女助理的花花少爷,这成功地让她和他的小助们变成了“不熟的人”。

于是鱼小满提着包,雄赳赳气昂昂地出了洗手间,从依旧等在外面的小助面前,大摇大摆地走过。

……

结果鱼小满绕道走过一排vip包房门口之时,脚步再次生生顿住。

李肃李秘书正提着公文包从一个房间出来,转身继续拉着门,紧跟着,颀长高瘦,一身黑色呢子的简律辰也走了出来。

鱼小满愣了,简律辰也愣了。

眼前的鱼小满还是高跟鞋,短裙,任性妖娆地披着头发,一身劣质不搭的衣服,形容凌乱。

“律、律……”

鱼小满结巴得,有些青天白日见了鬼的感觉,在简律辰瞬间又阴沉下去的脸色下,朝他愣愣摆手。“好巧……哈。”

然后又冲他身边和自己有几分熟的秘书李肃也摇摇手。“嗨……”

“嗨。”李秘书僵硬地举起手,礼貌性地回了她。

鱼小满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默默跟在简律辰身后走出酒吧的,就在秘书将车开到门口,简律辰坐了进去,她也正准备俯身钻进去之时,简律辰“啪”地一声拉上了车门。

莎玛拉蒂呼啸而去,简大boss由始至终只字未言。

鱼小满呆呆看着地面激起的一撂灰尘青烟,自己这是……被丢弃了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