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教拉伸太亲密 小村长的幸福生活全文版

私教拉伸太亲密 小村长的幸福生活全文版

迎着清晨的第一抹朝霞,安阳长公主和木宁夕乘坐的辇轿由皇宫西侧的小门外停下。宫门口早已停着一驾华丽的马车,康公公率两个宫婢在此守候。

康公公躬身上前为两位公主打起轿帘,满脸堆笑,说:“奴才给安阳长公主请安,给扶柔公主请安。”

“康公公,母后有什么旨意吗?”安阳长公主拉着木宁夕的手一同往马车走去,看见两宫婢手捧托盘,上面分别被锦绸覆盖。

她边走边说:“母后昨晚已经赐了不少东西,今日大清早又赐这么多东西,我可是拿不动啦。”

康公公笑道:“安阳长公主是皇后最疼惜的皇女,长公主喜欢的,皇后哪有不给的。”

安阳长公主骄傲地自夸,“那是,只要我喜欢的,母后一定会留给我的。皇兄们也只能眼巴巴的望着。”

“是。”康公公陪笑,又说:“听闻扶柔公主一路辛苦,皇后心怜公主,赐这些东西给公主留着用。”

木宁夕眼睛闪着光,深谙皇后赐钱财的微妙意图。遂,她对宫门内缓缓行礼,轻语:“扶柔谢皇后恩典。”

“安阳长公主,扶柔公主,奴才恭送二位公主。”

康公公躬身行在前引路,安阳长公主和木宁夕莲步在后。直到送二位公主上到马车里,远远行驶了一段距离,康公公才直起身子,转身便看见一个小太监贼头贼脑的。挥挥手,招来跟在身边的小太监,悄悄低语两句。

康公公一双利眸含笑,看来这宫中又要掀起一波惊涛骇浪。只是不知道这次,谁主江山。

华丽的马车在宽阔的石板道上行进,不久便来到一座高墙明瓦、庭院深深的大院门外。

帘被掀起,安阳长公主和木宁夕先后下车,被宫婢们簇拥着入内。华丽的马车停留片刻,便继续往偏东方向的“长公主别院”行去。

少时,一驾普通的马车从大院的西角门驶出,往偏西的方向驶去。

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西角门缓缓打开一条缝,两个翩翩少年闪出门外,手拉手往城南最热闹的街市而去。

扮男装出行,对于安阳长公主是一件很新奇的事情,木宁夕却平平淡淡。曾经她盗国宝时经常打扮成男孩子,女扮男装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安阳长公主拉着木宁夕一会瞧瞧这个,一会瞧瞧那个,似乎天下没有一件是她熟悉的。

木宁夕好脾气地陪着安阳长公主逛街市,脑海中突然出现奇怪的影像。一个小女孩与一个小男孩手拉手走在繁华的街市上,小男孩买了一朵花钿粘在小女孩的眉心,两人开心的笑了。

“小宁儿,你怎么了?”

“嗯?什么?”

“我说我渴了,你没听到吗?”安阳长公主凑近木宁夕,低声问:“你刚刚在想什么?脸红红的。在想司徒哥哥吗?”

“安阳姐姐,我才不会想他呢。”木宁夕拿出帕子为安阳长公主擦擦汗,说:“我在想啊,我们是不是该好好的从街头吃到街尾,把这整条街最好吃的东西都吃个遍。”

“好啊好啊。”安阳长公主眼睛发亮,说:“我们走吧,把整条街吃个遍。”

“好。”

木宁夕握住安阳长公主的手,一路疯跑向街头第一家食肆。

“大皇子,那两个似乎是安阳长公主和扶柔公主。”

“是啊,两个野丫头,真该好好教训一下。”

望向着那两个灵动的小兔子蹦蹦跳跳进到食肆内,楚王将手中提着的鸟笼交给护卫,说:“走吧,我们也去尝尝。”

楚王悠闲地迈着大步,走向两个“少年”消失的地方——食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