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孝三声优 最近我丝袜上老是有不明液体

秋月孝三声优 最近我丝袜上老是有不明液体

无声的泪水滴落到洁白的被子上,映的苏念念更是可悲。

一个高大的身影走到床边,大手勾起苏念念苍白的脸,便吻了下去……

她很想推开他,却是使不出力气了,任由他吻着。当一双大手探到她的肌肤,她才微微颤抖起来……

她依然没有推开他,认他肆虐的占有她,她似乎都忘了自己是谁。

突然怀念以前会晕倒的日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却是晕倒不起了……意识如此的清晰,眼前的景象如此的明了……

“送给你……”

一个用蓝色妖姬装扮精致的礼盒展现在苏念念眼前,华美的不像话,这颜色是她最喜欢的颜色。

苏念念愣了愣,有些错愕的看着这个礼盒,犹豫的伸出手接住。

不知为什么,觉得好重,重到她负担不起,重到压的她喘不过气。

看到她迟迟不打开礼盒,末逸伸手帮了她一把,一条项链就这样刺痛她的眼。

这是一条锁骨连,链条极细,竟然是透明的。上面并没有多余的挂坠,但是透明的链条只要一碰到光线就会散发出彩色的光芒,就好比把彩虹摘下来存在里面了。

“这是用世界上唯一一颗彩钻打造的链条,全世界不会有第二个人会拥有她。这可是价值连城的,你要好好带着它,不许丢了,不许拿下来。”

一个吻落在她的眉心,却是让她喘不过气……

“末逸……我不能收……”

小巧精致的脸上倒映出项链散发的彩色光芒,这才是她的女人该拥有的光芒。他不想让苏念念只拥有忧郁的蓝色,他想让她拥有全世界的颜色,让她的生活丰富艳丽,让她拥有最好的东西。

“我不管你现在是否爱我,我都想给你最好的东西。这条项链在你晕倒在马路那天我就想送给你的,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原来在那天这条项链就属于她了?这个男人是在她身上花了多少心思?可是她不值得让他这么做……

“末逸,我不值得你这么做……”不要对她这么好,她真的不值得,更何况他们两个真的不合适……

“休想!我给你戴上!”

命令的语气不可抵抗般的让她说不出话,一条项链稳稳地落在她的脖颈上。明明是凉凉的,她却觉得烫到不敢碰它……

“嗯,果然只有你配得上它!”末逸满意的看着这条项链,将苏念念的锁骨映的格外性感……

“末逸,你下一步要做什么?”看着末逸对她的态度,她总是有点担忧会出事,还是决定询问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听到这句话,末逸将笑容收敛,他不喜欢苏念念询问这些事,不喜欢她来担心。

“你不用担心这些,我自有分寸,我的实力你还不知道吗?”

似乎早就猜到他不会说,苏念念也没在逼迫,但是当末逸跟安林偷偷地去隔壁房间时,苏念念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后,将耳朵死死贴在门上。

这里的隔音效果就算再好,固体传声这个道理也是硬的。

“怎么样了?”

“已经将伯母安排好住处,但是她比较激动,不想让您犯险。而且……”说到这能明显感觉到安林语气的担忧。

“总裁,您做什么事我都支持您,但是这件事,真的太冒风险了……”

“我有分寸,你照我说的去做就行。”

到底是什么事?是什么事能让一向听话不多问的安林都劝他不要去做?

“总裁,恕我直言。这个计划不出问题是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但是一旦出了问题,您的形象就是有嗜杀爱好的总裁,甚至还是杀父!不管是对你还是对公司对家族的影响都太大了……”

嗜杀?!杀……杀父?!什么?!

苏念念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张大的嘴巴,这个男人竟然在安排一个如此可怕的计划!他的人性呢?!良知呢?!

苏念念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她慌乱的跑到房间,颤抖着缩到床角,将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

“怎么办,怎么办……爸,妈,我该怎么办?……”

忍不住的泪水滴落到泛白的手上,滚烫滚烫的。她摸了摸脖颈上的彩色,伸手就想拿下来,可是怎么都找不到接口。这条项链的接口都是透明的,而且一戴上就自动合起,完全是全封闭式的……

呵呵……这个男人什么都想到了,城府是有多深,她怎么可能斗得过他……

感觉自己现在就是热锅上的蚂蚁任人宰割,苏念念心里更是自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