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小甜饼txt百度网盘 想你?我好想要

睡前小甜饼txt百度网盘 想你?我好想要

离得这么近,他眼眸里燃着两团火,她的心也乱成一团麻。虽然古代男女私订终身的故事有很多,但是他和她才认识几天啊,亲亲已经是她接受的极限啦。

木宁夕微微松开搂住男人脖子的双臂,却引来他一声极其不满的冷哼。

“司徒天逍,男女授受不亲,你离我远点儿。”

理智告诉她,继续抱在一起有多么危险,他们不能违反世俗的规矩。

“宁儿,再让我抱一会儿。”

司徒天逍咬牙忍耐着,又贪恋着怀中娇柔的她。他会一直等到她心甘情愿,不过要先娶她过门才能安心。

悠长吐出一口窒息的闷气,他的计划要早一点进行了。

“司徒天逍。”轻唤一声,木宁夕惆怅地自嘲:“我不知道未来会如何,至少现在我不是自由的。即便我钟情于你,可身不由己啊。我注定成为和亲公主,注定嫁给寿王爷,注定与你有缘无份。”

司徒天逍轻轻放下她,站好,凝重的神情瞬时神采奕奕,温暖的大手抚上她冰凉的小脸,“放心吧,我会光明正大地娶你,让你无忧无虑地留在我身边。”

“好。你若有办法帮我脱离苦海,那我嫁定你啦。”木宁夕明媚的笑,开心的像个孩子。

梅花林中,司徒天逍黑狐大氅,木宁夕白裘斗篷,梅花瓣飘落其上犹如缀满红宝石。

“司徒少将军好兴致呀。”

木宁夕黄莺般灵动的笑声戛然而止,梅林中忽然出现百余名蒙面黑衣杀手,每一个手中握锋利长刀,煞气逼人。

“鬼一。”

司徒天逍将木宁夕护在身后,鹰眸冷戾瞬时结成一层寒霜。

一语出,形如鬼魅的黑影从天而降,一剑出,左右两个黑衣杀手霎时毙命。刀光闪,血液喷薄如泉,为银雪梅林增添诡异血腥的色彩。

红线和彩儿一个左来,一个右往,如燕儿嬉戏。可她们柔弱的手中武器泛着杀气,几个旋转,错身而过的黑衣杀手纷纷倒地,心脏喷出的血泉瞬间染红了积雪,绽放鲜艳的血花。

美丽的梅林,刀光剑影,血肉模糊。

黑衣杀手们像抽空灵魂的行尸走肉,他们毫无惧意,一个个表情狰狞,愤怒地握举刀柄,十人一组将木宁夕和司徒天逍,鬼一,红线,彩儿相隔开,意图单个击破。

司徒天逍抽出软剑,一面保护木宁夕,一面杀掉冲上来的黑衣杀手。剑刺,剑出,铁器与血肉磨擦的闷钝声那么轻、那么弱。

下一秒,黑衣杀手倒地,永不会醒来。

黑衣杀手不断变化着包围圈,一会将鬼一和红线圈一起,一会儿又将彩儿纳入包围圈,而更多的杀手去攻击司徒天逍和木宁夕。

木宁夕怒了,她抽出盘在腰上的牛皮绳,上面还拴着一只从乐月瑶那里偷来的大鱼钩。想来那大鱼钩是准备用来折磨她的吧。

牛皮绳韧性极佳,大鱼钩乃是精铁打造。木宁夕身为神偷,玩绳子的功夫也是没谁了。她时而躲在司徒天逍背后,对背后攻上来的黑衣杀手出招。

牛皮绳打着旋花绕在黑衣杀手脖子上,不等杀手举刀砍断牛皮绳,大鱼钩已经钩穿了他的喉咙。

纤细小手微微一抖,黑衣杀手尸体即将倒地时,牛皮绳像个淘气的孩子,拉着黑闪闪的大鱼钩重回木宁夕手中。

“宁儿,不要动。”

司徒天逍一个分神,对面黑衣杀手见状,抬起手对准他的胸口。

“唔!”

一个闪身,挡在司徒天逍身前的木宁夕单手捂住胸口,另一手挥出牛皮绳,大鱼钩精准无误刺穿黑衣杀手的喉咙,一钩毙命。

“宁儿!”

司徒天逍大惊,抱住摇摇欲坠的木宁夕,赤红的眼睛煞气升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