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炎极品皇帝结局在线阅读 龙凌宇程雪莹未删节阅读

大炎极品皇帝结局在线阅读 龙凌宇程雪莹未删节阅读

精选热书《大炎极品皇帝》由知名作者一米九四帅子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龙凌宇程雪莹,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龙凌宇一直都以为自己正在玩剧本杀,可是当一段陌生的记忆碎片如同潮水般涌入到自己的脑子里时,他才知道自己已经穿越到了架空的朝代。而此时他的身份非常的不简单,是当朝的天子。不过原主就是一个垃圾,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杀死礼部尚书一家。龙凌宇可不是那么窝囊的人,从现在开始他要带着自己的王朝登上巅峰。

《大炎极品皇帝》 第三章 朕非要赦呢 免费试读

武英殿上,在两侧文武百官的肃然注视下,龙凌宇一步步来到高堂,端坐在龙椅上。

看着下面文武百官山呼万岁,一股莫名的澎湃之情油然而生,这就是朕的江山。

目之所及,皆为吾土,天下臣民,奉我为主!

正飘飘然间,一个苍髯老者颤颤巍巍走了出来,恭敬行礼,带着悲天悯人的声线开口:“臣有本,陛下,江南暴雨连绵,水患成灾,十几万人流离失所,民不聊生,臣请陛下早日赈灾。”

工部尚书曹渊,在朝堂上备受排挤,不受重用,但依然坚持不懈进谏。

龙凌宇闻言顿时一惊,百姓可是朝廷的根,绝对不能不管不顾。

当下大手一挥:“赈灾,赶紧拨粮拨钱,送去赈灾。”

听到龙凌宇的话,宰相任默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在立在前头的诚亲王龙傲天,这才一脸苦相出列开口:“启禀陛下,臣也知道灾情紧急,可现在国库只剩三十万两银子,这还是预留过些日子给陛下做寿宴的,就是都拿出来,也杯水车薪啊。”

龙凌宇闻言悚然一惊,登时大怒:“混账,朕堂堂大炎这么大的王朝,国库怎么可能只有区区三十万两银子?钱都哪去了?”

“莫不是你们***,贪赃枉法,把钱全都搜刮到你们个人的腰包了?”

开什么玩笑,真当他傻子么?

这笔钱如果不是这帮蛀虫给***了,他名字倒过来写。

当然,龙凌宇通过原主的记忆也知道,这个宰相不过是个傀儡罢了。

真正的罪魁祸首还是前面这个最深沉的诚亲王,这具身体的庶出大皇兄,龙傲天。

整个朝政现在大部分都把持在这个诚亲王手中。

包括后宫的那个萧贵妃,当初也是诚亲王送进宫来的,一直在原主身边进谗言蛊惑原主。

听到龙凌宇的话,朝臣们顿时都吃了一惊。

什么情况,今天的殿下怎么好像和往常不太一样了啊。

宰相任默连忙开口辩解:“陛下,臣冤枉啊。国库支出皆有记录,臣等有没有***,账目一查就可知。”

“历年账目如数在册,皆可明察,陛下修整御花园的,建避暑山庄的,修云乐宫的……”

一连列举出十多项支出,全都是龙凌宇享乐挥霍的,堵得龙凌宇有口难言。

还查账,真当他不懂么。

对于他们这么些重臣来说,做个假账很难么?

龙凌宇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查账就不必了,现在开始,把之前说的那些项目都停掉,御花园不修了,避暑山庄也不建了,今年的寿宴也免了,能变卖的都变卖,把钱筹出来,全都送到江南去。”

龙凌宇一番话,所有朝臣再次一惊,就连诚亲王也诧异起来。

怎么回事,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陛下居然舍得那些吃喝享乐的项目,用去赈灾!

“多谢陛下,陛下圣名啊!”工部尚书曹渊顿时激动的眼泪哇哇的,心中不断感叹,苍天有眼啊,陛下终于回头是岸了。

虽然不知道陛下今天发什么“疯”,不过诚亲王并不太在意,今天主要的目的也不在此。

当下递了个眼神,御史中丞吴谦当即出列:“陛下,臣有本奏。”

“前礼部尚书程德书及其长子前左大营大将军程庄重携全家造反,罪在不赦,臣请陛下从速决断,斩首示众,以彰天子之威,正大炎视听。”

吴谦话落,满朝震动。

坐在龙椅上的龙凌宇顿时神色一寒,双眼微眯,冰冷地看着吴谦。

好啊,老子这边正想着要赦免老丈人一家呢,你倒好,直接就想将人斩了。

龙凌宇深吸一口气,皮笑肉不笑开口:“这个啊,朕原本也正打算说这事呢。”

听到龙凌宇的话,吴谦顿时眼中闪烁出一丝惊喜。

龙傲天嘴角也是暗暗勾起,果然,你还是这个草包。

诚亲王一系的官员们都一脸期待的样子,相反,少部分正直忠臣神色黯然,果然还是逃不脱么?

曹渊更是急的瞪大了泪眼:“陛下……”

然而龙凌宇下一句话,却让所有人惊呆了双眼:“程家谋反一事,内情过于蹊跷,恐怕是冤枉的,朕正打算赦免他们一家呢。”

龙凌宇话落,朝堂上下齐齐震惊,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们刚才听到了什么?

陛下说,他要赦免程家一家?

这什么情况,昨天还大张旗鼓的说程家谋反,亲自带着金吾卫去程家抄家。

才过了一天不到,就要赦免了?

诚亲王一系直接懵逼了,就是老成持重的龙傲天,也豁然抬起头来,仿佛第一次看到龙凌宇一般。

什么情况,这节奏不对啊,是哪方面出现疏漏了么,怎么今日的陛下一反常态,性情大变呢?

龙傲天百思不得其解。

别说诚亲王一系,就是那些原本不对龙凌宇抱什么希望的忠直之臣,也呆愣了许久才缓过神来。

随后齐齐挤出一丝欣慰出来。

不管陛下如何不靠谱,今天总算是没有糊涂到头。

虽然可能最终还是拗不过诚亲王一系,不过暂时来说总算是好事。

“陛下……”龙凌宇一句话直接把吴谦弄傻了,当下急忙开口:“陛下不可,谋反可是大罪,有损的乃是陛下名德,危害的是大炎的社稷江山,岂能说赦就赦?”

龙凌宇神色冰冷,犀利地看着吴谦:“如果朕非要赦呢?”

吴谦闻言顿时面色一白,诚亲王一系的官员们也都面色难看,惊怒交加。

什么情况,陛下今日怎么如此硬气来了,这样一来收场就难了。

吴谦看了看诚亲王依旧挺立的身影,最终还是咬了咬牙:“陛下,臣为御史中丞,职责就是劝谏陛下行事端正,遵循礼法。”

“程家父子谋反,按律当斩不赦,如果陛下执意要赦,那臣只好在此长跪不起,以全御史之责。”

说着当即跪地,硬气地看着龙凌宇。

而随着他的跪地,御史台十多位御史也接连跪在地上,齐呼请陛下三思,收回成命。

很明显,这些人都和吴谦一样,是诚亲王一系的走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