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徐晋苏云媚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

主角是徐晋苏云媚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

徐晋苏云媚是著名作者明骚暗剑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那么徐晋苏云媚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大师姐,修为最高,世间无敌;二师姐,北境军主,战场女武神;三师姐,高冷御姐,美女总裁;四师姐,绝代影后,妩媚撩人;五师姐,妙手仙医,清纯佳人;六师姐,冷艳杀手,魅惑众生;七师姐,仙姿国色,身份神秘。七个师姐个个美若天仙,超级宠我,作为她们的小师弟,我不想努力了,只想吃软饭……真香~

《盖世狂少》 第5章 免费试读

周曼妮这话,直接惹怒了夏如月,敢说我可爱的小师弟乡巴佬,好大的胆子!

“胡蝶!”

“夏总,您吩咐。”

“给我掌她的嘴!”

夏如月身后美女秘术胡蝶招了下手,身后三名身穿黑色西服的保镖走上前,将周曼妮围住。

周曼妮吓得脸色发白,大声道:“你们敢打我一下试试!”

“啪”!

一记响亮的巴掌落下,周曼妮直接被打蒙,脑袋嗡嗡作响。

啪啪啪啪!

紧接着,三个保镖又不停朝周曼妮扇巴掌,周曼妮脸都被打肿成了猪头。

周庆龙脸色立变,对夏如月道:“夏总,求……求求你,别打了,放了我女儿吧。”

夏如月柳眉倒竖,娇喝道:“你女儿敢说我小师弟,这是她应受的!”

此话一落,众人不由感叹,女神好强势,还是个‘护弟狂魔’!

这臭小子作为夏如月的小师弟,也太幸福了。

“徐晋,我错了,我不该叫你乡巴佬,求……求求你,饶了我吧。”

周曼妮两边脸疼得没了知觉,后悔不已,噗通一声给徐晋跪下,可怜巴巴的求饶道。

瞥了眼周曼妮,徐晋只觉得恶心,对师姐夏如月道:“三师姐,放了她吧。”

夏如月略微点头,三个黑衣保镖这才停手,周曼妮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今天是她二十岁生日,本来该是主角,可却大庭广众之下被打,脸都丢尽了。

徐晋冷冷道:“周庆龙,多年前你身患绝症,是我师父他老人家治好你的,这门婚事也是你答应的。

可我今天千里迢迢赶来,你们父女却见利忘义,翻脸不认人,现在看我有个好师姐,又来跪舔,你可真够恶心的!

我徐晋大好男儿,你女儿这样的臭绿茶,也配做我妻子?”

徐晋这话一出,在场之人全都震惊。

这也太装逼了!

不过没两秒钟,众人脸色一阵变幻,纷纷心中吐槽,就你穿的一身洗得发白的地摊货,还大好男儿?

不就是有个好师姐,让你吃软饭吗?

还这么理直气壮?

脸皮可真够厚的!

周庆龙面皮凝滞,勉强挤出笑容,道:“是是是,我们是狗眼看人低,可这婚约是十年前定下,我哪晓得贤侄你今天突然来,招待不周也难免啊。”

“呵呵,周庆龙,你踏马这么会装,咋不去拍电影?”

徐晋冷笑,“你们之前对我的侮辱,我可以不计较,即便你想反悔这门婚约,我也完全不在乎。

可你们父女两,却怕我到处对人说和你女儿的婚约,还想对我杀人灭口!”

一听这话,周庆龙脸色大变,这小子怎会知道这事?

周庆龙心头一惊,如猫被踩到了尾巴,立即反驳:“你别血口喷人,我何曾想过要对你杀人灭口?”

“我血口喷人?”

徐晋眼睛一眯,冷哼道,“你和你宝贝女儿,在走廊角落说的话,我可一字一句全听到了!你还想狡辩不成?”

周庆龙面色一僵,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没说过的话,我用得着狡辩?

就你一个人听到?那还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这也能算证据?”

“想要证据?”

徐晋冷喝,“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说罢,徐晋拿出手机,放了段录音:“爸,可那个乡巴佬,怎么办?这混蛋要到处乱说,我是他未婚妻,对我名声可不好。

……放心吧,我早为你想好了。刚才我那么说,不就为先稳住他嘛,等今天宴会结束,我就让这臭小子在人间消失!

……哈哈,那可太好了。”

这段录音放出,周庆龙涨红着脸,彻底无话可说。

整个宴会厅也炸开了锅,一片喧杂的议论声。

“周庆龙忘恩负义不说,还怕人小伙乱说,就杀人灭口?”

“没想到周庆龙竟是这种小人!”

“父女一对狗东西,见利忘义,真踏马卑鄙无耻!”

众人鄙夷的目光汇聚而来,周庆龙和周曼妮完全抬不起头来,只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徐晋拿出周曼妮那纸婚约,道:“我和你女儿婚约,就此作废,你们不配!”

说罢,徐晋将婚约撕得粉碎,狠狠一甩,碎纸屑四散空中。

“三师姐,我们走吧。”

徐晋看向夏如月道。

夏如月点了点头,正要离开,忽然想起一事,说道:“胡蝶,将刚才送的水晶鞋收回来。今后断绝和周家的一切经济往来,今后若有其他公司,敢和周家合作,便等着承受融创的打击。想害我小师弟,这就是他周家应得的惩罚!”

“噗!”

一听这话,周庆龙两眼一翻,气得吐血,当场昏厥过去。

……

“三师姐,咱们现在去哪?”

走出龙武大酒店,徐晋到路边骑上一辆共享单车,对夏如月问道。

夏如月不由抿嘴而笑,道:“小师弟,你刚就是骑共享单车来的?”

“是啊,打的太贵了。”

徐晋摸了摸鼻子,淡笑说,“还是共享单车便宜,一块钱随便骑,还能兜兜风。”

听到徐晋这话,跟在夏如月后面的胡蝶满脸黑线,翻了翻眼皮,无语得要死,心想:“夏总怎么会有这么个土老帽的小师弟,不知道吊丝才骑共享单车吗?

穿的跟土八路似的也就算了,骑个共享单车还这么开心,活像山沟里出来,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难怪被那周家小姐说乡巴佬……”

心里这么想,可胡蝶当然不敢说出口,只佩服徐晋好运气,有夏总这么个把他宠上天的师姐。

“小师弟,那你是想骑共享单车,带师姐兜风吗?”

夏如月美眸轻眨,满脸笑意,温柔问道。

“本来是这么想的……”

徐晋看见胡蝶手拿车钥匙,站在一辆红色保时捷旁,尴尬一笑道,“现在还是坐师姐你的车吧。”

“经常坐车也没意思,偶尔坐坐共享单车,也挺好玩!”

夏如月莞尔一笑,坐上共享单车,一拍徐晋臂膀,“小师弟,走啦,带师姐兜兜风吧。”

“好嘞!”

徐晋爽朗一笑,蹬着共享单车,载着师姐夏如月,在公路上飞驰。

秘书胡蝶发懵了两秒,随后坐进保时捷车里,开车跟了上去。

公路上不少陌生人,纷纷侧目,向徐晋、夏如月两人投去讶异目光。

两人亲昵的样子,在外人眼里,很像一对热恋中如胶似漆的恋人。

他们都惊讶,穿这么寒酸的穷小子,凭什么能得到个人间极品的白富美小姐姐的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