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空间:我娇宠了首辅大人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沈玉娇谢珉最新章节

医药空间:我娇宠了首辅大人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沈玉娇谢珉最新章节

热门好书《医药空间:我娇宠了首辅大人》由知名作者佚名所编写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玉娇谢珉,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沈玉娇,现代中医学世家传人、医学科研界的新星,刚穿越过来就被奶奶卖了?不怕,自救就是了。身怀六甲的娘被人气得难产?不怕,来个现代版剖腹产手术。只是,随手救下来的病弱男人摇身一变成了世家家主?再然后,他的人生像是开了挂似的,一路扶摇直上成了内阁首辅?就连那个老实木讷的爹也成了将军之子?

《医药空间:我娇宠了首辅大人》 第15章 相中(2035字) 免费试读

谢珉把手里的包袱放在一旁,起身往外走。

“喊我怎么了?”谢珉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柔声询问。

沈玉娇朝着身旁努了努嘴,转身离开。

沈大妮的目光一瞬不瞬盯着谢珉,尤其是见他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此帅气养眼的男人,只有她沈大妮能配上,沈玉娇算个什么东西!

谢珉明显觉察出沈玉娇眉眼浮现几分不悦,凝眉沉思时,一股呛鼻的劣质脂粉味萦绕在鼻端,他先是下意识的抬手揉了揉鼻子,紧接着喷嚏声不断。

张氏张了张嘴刚想开口说话,谢珉又是两个喷嚏连着打出来,张氏拿眼剜了沈大妮一眼。

临出门的时候,她都告诫沈大妮,不要涂这么多香粉,这味道实在是呛鼻,她非是不听,像是不要银子似的使劲往身上撒,就连咯吱窝都没有放过,如今倒好,他一个劲的打喷嚏,她根本连句话都说不上。

眼见谢珉揉着鼻子往旁边躲了躲,沈大妮忙走上前推了推张氏,示意她赶紧问问。

张氏陪着笑脸:“公子,不知公子是哪里人?家中双亲都是干什么的?”

谢珉伸手掩唇又打了个喷嚏,张氏扭头狠狠的瞪了眼沈大妮,那双吊梢眼里满是慈爱,像是在看自家小辈似的。

“我家就在镇上,家里父母双亡,只留下我一个人!”

张氏眼里的笑意淡了几分,耐着性子继续询问:“可是在镇上做生意?”

“不不,我家还不如你家,我家里的银钱都拿来抓药了,我身体弱,经常生病,顿顿都要喝药,这次要不是沈玉娇救了我,怕是我还在地上躺着呢。”

一旁的沈大妮打量着谢珉的身子骨,瞧着是弱了些,不过没关系,她身子壮,以后家里的活她可以做,地里的活她来干也行,只要他愿意娶她,把他放在家里什么时不时的看上两眼心里都是舒服的。

张氏眼里的笑意彻底淡了,伸手拽着沈大妮的衣袖就往屋里走。

谢珉嘴角微勾,目不转睛的盯着沈玉娇:“娇娇,你放心,碍眼的人已经走了,以后都不会再来了!”

“你到底是说了什么?怎么那么笃定以后我二伯娘都不会烦你了?”

她不排斥自己喊她娇娇,谢珉心里涌上几分欣喜,耳根不自觉的泛红,“像她这种人最为重视的不过是钱财,我说我父母双亡,家里多余的钱财都让我拿来看病了,时不时的还会晕倒,然后她就急忙扯着你堂妹离开了。”

谢珉下意识的看向沈玉娇,只见她掩唇轻笑,那双晶亮的眼睛笑起来像弯月似的,心又柔了些许,嘴角勾起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清浅弧度,沈玉娇晃了神,心里怒骂:“真是勾人的妖孽。”

“你倒是厉害,说话直击她的痛处,估计这次之后,就算是沈大妮有意,我二伯娘也不会同意。”

谢珉笑了笑没做声。

他不喜欢别人看自己,他只喜欢娇娇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尤其是那双晶亮的眼睛注视着他,他就心跳加快。

沈大妮对她娘不由分说的把她拽回来心生不满。

“娘,你这是干啥?你还没问他有没有婚配呢?你咋就把我拽回来了?”

张氏恨铁不成钢的怒骂:“你个傻子,你没听他说,他父母双亡,身子弱吗?就这样的人你还要嫁?你难道没有听他说,他家里的银钱都拿来给他治病了。”

“这次是幸运,沈玉娇救了晕过去的他,要是没人救,你说他是不是就死了?”

沈大妮不以为意:“娘,不碍事的,他不过是身体不好而已,我身体好,我身体强壮,我可以干活,我可以赚钱啊,你难道不觉得他长得很好看吗?”

张氏抬手就往沈大妮额头上戳,企图把这个傻闺女戳醒。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人家摆明了就是看不上你!再者,老娘还指望着你和你妹妹以后出嫁了能帮衬帮衬你兄弟石头,你要是嫁个这样的人,还怎么帮衬石头?”

张氏见沈大妮仍旧是那副不死心的样子,直接撂下一句话:“我死都不会同意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别给老娘瞎想!”

“娘,你再考虑考虑,我保证,若是我真的能嫁给他,我以后赚来的银钱都是石头的。”

张氏摆明了不想谈,撩开帘子出去了。

沈三郎一家也把东西收拾好了,一家四口的东西,拢共收拾了一个包袱,还有两床被褥。

李婆子听见动静,忙从屋子里出来。

“这包袱里装的是什么?鼓囊囊的,是不是装了我家的东西?”

不等沈玉娇开口,沈三郎轻扯嘴角,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娘,我们那个屋子里今天一天进了最少三趟了,你觉得我能装什么家里的东西?再者,不是还有你在这看着呢?你会容我们拿走家里的东西吗?”

李婆子双手叉腰:“笑话,老娘的东西就是老娘的,你连一根针都别想带走!”

“张氏,你还愣着干啥?还不快来给我检查检查,看看她们这包袱里,还有这卷起来的被褥里有没有我们家里的东西!若是被我发现了,我今个非得抽死这个不孝子不可!”

张氏有些犹豫,这包袱拢共也没有多大,再说沈三郎和田桂兰的性子向来绵软可欺,不像是会私藏东西的人。

“娘……”

张氏刚起了个头,李婆子幽幽的瞪了她一眼,她忙不迭下来解开沈子阳手里拿着的包袱挨着翻了翻,不过是一些破的不能再破的衣服,还有几包中药,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了。

李婆子看得仔细,见真的没有什么东西,遂把主意打到了卷着的两床被褥。

“这被褥若是我没有记错,是我们家里的,你不能拿走!”

一向好脾气的田桂兰声音也不免动了怒:“你还有脸说这被褥是你们家里的?当初我成婚的时候,你拿个破烂被褥糊弄我,如今我面前的这两床被褥,全是当初我娘给我缝制的,和你们家,和你不掺一点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