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太彪悍全文免费阅读 沈时景柔小说结局

将军夫人太彪悍全文免费阅读 沈时景柔小说结局

《将军夫人太彪悍》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沈时景柔,由气鼓鼓的河豚最新创作,目前正在网络连载。全书主要讲述沈时这时终于明白了景柔所讲的在山坡上找到的身影,居然是自家人,他有些啼笑皆非,早知那样,又何必让景柔费尽心机的隐藏印痕。容七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沈时,询问道,“大将,大家什么时候回边疆,那里状况也许不太妙。”

《将军夫人太彪悍》 第6章 爹爹你忘了拿皂角了 免费试读

景柔嗤的一声笑出来,恍然大悟道。

“原来蔡婶子这么关心我相公,原来醉翁之意不在我相公,而是另有其人啊。”

“胡说八道什么,”蔡婶子慌乱,这年头,女子的声誉可是很重要的,寡—妇门前是非多,她说两句景柔的是非倒没什么,但是景柔说她竟然想着李清。

后面等待她的肯定是自家相公的责骂!

李清也被景柔夫妻俩的俩话闹了个大红脸,小声辩解,“我,我没有。”

众人哄然大笑,虽然知道这话假的居多,但是不妨碍他们看个热闹。

蔡婶子气的涨红着脸,但是左右她一个人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这俩。

只能灰头土脸的从这里跑回自己家。

闹事的人一走,大家就关注起了景家相公,一表人才不说,跟景娘子站在一起,绝对的天造地设的一对。

众人连连恭喜,为景柔苦尽甘来而高兴。

沈时绷着一张脸,冷眼看着景柔柔情蜜意,高高兴兴自家相公生还的模样。

挽着他的手臂丝毫不适应都没有。

这女人代入身份的可真快。

等人看完热闹,各回各家。

沈时才牵着景西转身,招呼景柔一起回去。

熟练自然的也如同一家人一般。

——

冬日的下午是宁静的,尤其是躺在景柔找人定做的躺椅上晒太阳,更是人生享受。

景西拿了个小板凳蹲在沈时的身边,扬起笑脸,不时的问着沈时一些问题。

“爹爹知道沈将军吗?”

沈时微闭的双眸倏然睁开,看着天真可爱的景西,语气平静,“小西也知道沈将军?”

景西双眼放光,满是敬佩之情,“当然知道,娘亲说,沈将军是大林国的脊梁骨,如果没有沈将军,大林国就像没牙的老虎!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么好,都是因为沈将军!”

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崇拜自己?

沈时的嘴角微微翘起,随后压下。

“可是沈将军号称活阎王,杀人如麻,你,难道不怕吗?”

“怕什么!”景西站起身,双手掐着圆滚滚的腰身,傲气的挺起胸膛,“娘亲说了,沈将军不杀他们,他们会杀我们的,小西也不会没有爹——”

景西的声音突然像被人捏住嗓子一般,戛然而止,气势高昂的身体也突然气球被戳破一样没了精气神。

“现在,我爹爹回来了!”景西垂下眸子,更像是在说服自己。

沈时的心情忽然沉重,战场无情,景西的爹爹五年不能回来,必然是死在了战场上了。

他用手招了招景西,摸着他柔软的头发,安慰道,“是的,你爹爹回来了。”

他本想身体好一点就离开这里,但是现在他想帮这对母子,哪怕只是一时的。

“你们在干什么呢!”

家里多了个人,粮食不够,景柔只能上山继续打猎,但是冬天的猎物都躲藏的很好,景柔只找到一只野兔,不肥,瘦得很,提在手上扑腾的厉害。

但在景柔的手中毫无反抗之力。

但这个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在外面拼死拼活,家里的一大一小竟然背着她上演父子情深。

她是不是拿错了剧本了?

养了个小白脸?

“娘亲!”小西欣喜的迎接景柔的回归,“爹爹在跟我说沈将军呢。”

“沈将军?”景柔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小男孩总是对英雄有崇拜之心,她也经常会跟景西说沈将军,对此并不觉得意外。

“你们继续聊吧,我去把野兔放好,后天我们需要去集市上卖掉,换点粮食。”

景家的厨房不大,也十分的干净,东西都工工整整的放好,沈时跟随着她进来,只是看了眼,就明白,景柔是个条理清晰,很有原则的人。

“需要—我做什么吗?”沈时随口问道,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处,伤口只是比昨天好一些罢了。

但是自己如果活下来了,不做点事,也可能会被这个女人扔到山上去。

景柔扫了眼干净的厨房,看向他,“这几年在外面会做饭吗?”

沈时:“……”

“没有学会。”

“那就劈柴洗衣服吧,昨晚被你弄脏的被单都需要洗洗,”景柔眉头一皱,卧室内一股血腥气,她可不想去洗。

“你让本……我去洗衣服?”沈时有些懵,他堂堂一个将军,什么时候做过女人家的事情!

偏偏景柔已经柳眉倒竖了,指着他痛心疾首,“你失踪五年,这个家里你从不过问过一次,现在竟然连洗衣服这种小事你都要推脱,我……我……”

沈时捏紧了五指,脸上的肌肉紧绷。

这个女人怎么敢让他去做这种事情。

就算他真的是景家相公,也不该插手女人的事情。

自古男女有别!

女人该照顾好家里,男人才能在外面拼搏。

她——

景柔满眼指责,哭天抹泪,“我们娘俩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罢了。

看在景家的相公死在了战场上,做便做了!

沈时一张脸阴沉的厉害,但还是乖乖地去将自己弄脏的床铺给重新收拾了一下。

景西跟个小尾巴似的在沈时的跟前绕来绕去,“爹爹,你这换错了!这个应该在上面。”

小胖手指着被单的反面,才让沈时知道自己错了。

沈时僵硬的面庞似乎更加僵硬了,“小西真聪明。”

“我是娘亲的宝贝,当然聪明!”

一句话夸了娘俩。

沈时怀疑这话是景柔教小西说的。

一般女人洗衣服都是清晨,小李村也不例外,所以下午的时间,小溪边只有沈时一个孤零零的身影。

涓涓清泉不断地流淌着,倒映出沈时孤单的凄凉。

“若是被叶信知道我竟然像个女人一样洗衣服,怕是会被他取笑一辈子。”沈时苦笑着摇摇头,也幸好叶信不在这里。

既然周围没有人,沈时也放松了下来,蹲下了身,按照记忆中的步骤,将被单洗了一遍。

只是怎么洗都不干净。

“爹爹!你忘了拿皂角了。”景西甩着小短腿,一路朝着沈时的方向跑过来。

软软糯糯的声音也随着风飘散到整个小李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