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寒光宁烟免费阅读 季少的白月光回来了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季寒光宁烟免费阅读 季少的白月光回来了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季少的白月光回来了中主要人物有季寒光宁烟,是作者钱满满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已上架网络。全书主要讲述是的,在季寒光的心中,宁烟永远是最重要的存在,她与宁烟相比,就是不量力。她只能自嘲地露出苦笑,转身下车。黑色车身瞬间消失在雨幕中。宁栀躲在站台下,大雨带着风吹到她身上,冰凉刺骨,脸色甚至比以前苍白。

《季少的白月光回来了》 第2章 她怀孕了 免费试读

“怀孕?”

“是啊,还不到五周,小小的一个胚胎,但是一切正常。”

宁栀怔在那里,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

半晌,才接过检查单,看着上面妊娠的字样,心里百味陈杂,眼里满是酸涩。

这个宝宝她期待了那么久,终于来到她的身边。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这时候……

为什么……

攥着检查单,宁栀走出诊室,神情还是恍惚。

季寒光正在外面等待着,

“结果怎么样?”

宁栀下意识把单子往背后藏了藏,“没什么问题,医生说,只是贫血。”

她的视线闪躲,季寒光眉头微蹙,“真的只是贫血,你没骗我?”

说着,伸手就要去拿她手里的检查单。

宁栀往后躲了躲,让他的手落了个空,“真的只是贫血,没什么好看的。”

“而且妇科检查的单子,你也看不懂。”

季寒光听了,这才作罢,话里有些无奈,“一定是你平时挑食吃太少,所以才会这样。”

宁栀本以为,接下来是对她的数落,没想到季寒光却说,“回去我会吩咐管家换一个厨子,你东西吃得少,可能是厨子做的不合口味。”

她抬头看着他,季寒光脸上的关心显而易见,并不掺假。

这让宁栀满心苦涩,这个人真是……明明心里没有她,却还时时关心她。

这样下去,她怎么才能彻底放下。

“算了吧。”

“厨子不用换了,反正我在清湾别墅也呆不了多久了。”

“离婚的事情就按你的意思办,我会签字的。”

季寒光怔了一瞬,才接上宁栀的目光,“签字的事……不急于一时。”

“刚才妈打电话过来,说是想你了,让我接你回家小聚。”

季寒光顿了顿,似乎难以措辞,不知该怎么开口。

“妈最近身体不好,别让她听到这种消息。”

“我们离婚的事情,就先瞒着她吧。”

宁栀点点头。

季寒光父亲去的早,季夫人一个人守着偌大的老宅,空虚寂寞,在宁栀过门后,才没那么冷清。

身为豪门贵妇,她也不似传统的婆婆那样,对儿媳百般刁难,反而是对她多有照顾,甚至是当成了女儿一样的爱护,给了她不少慰藉。

车子载着宁栀缓缓驶进老宅。

季夫人早在宅子门口等着他们了,宁栀刚下车,就被她接了过去,握住宁栀的手笑意盈盈,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怎么才来呀,我都等你们好久了。”

“呀,栀栀的手怎么这么凉,脸色也发白,是出什么事了吗?”

她是为极为和气的妇人,岁月仿佛不曾在她身上留下痕迹,满脸的关心看的出来,她是真的喜欢宁栀。

宁栀也笑笑,任由季夫人握住她的手,感受着手心传来的温度,“没什么事,妈。”

“确实没什么事,只是贫血罢了。”

季寒光从驾驶座上下来,走到宁栀身侧。

听到他这么说,季夫人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就去捶他。

“臭小子,什么叫只是贫血!”

“自己的女人都照顾不好,不中用的东西!”

说罢,拉起宁栀的手就往宅子里走,“栀栀,咱们不理他。”

“妈吩咐厨房给你炖了补品,一直在灶上温着呢,快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这份燕窝炖雪蛤是养颜的,可惜我不知道你贫血,不然再加点当归进去,就可以滋补气血了。”

宁栀端着汤盅,喝了一口,味道十分清甜,可见是用了心思的。

自从母亲去世后,她已经很少能感受到这种关怀了,自然十分感动。

她露出幸福的笑容,“妈,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我也觉得很好了。”

季寒光坐在一旁,表情可怜巴巴,“我这个儿子还什么都没有呢。”

“看来栀栀才是妈亲生的。”

他的牢骚,只换来季夫人一记白眼,“你也配和栀栀比?”

“厨房有韭菜汤,专门给你做的,你爱吃不吃。”

“韭菜汤?”

季寒光表情古怪,“传说中……补肾的?”、

宁栀:“噗!”

她呛到了自己,咳咳咳个不停。

坐在身侧的季寒光很是自然的把手搭在她背上,轻轻拍打。

一边,对自己的母亲投以控诉的眼神,“妈,你这是侮辱我。”

“不是我侮辱你,事实就是如此,结婚三年连个孩子都没给我搞出来,不是不行是什么?”

“快去喝你的汤吧!”

轻松的气氛,在季夫人提及孩子的那瞬间冷了下来,变成满心的苦涩。

契约婚姻三年,季寒光压根就没想要孩子,和她做的时候每次都有措施,也只有一个月前的那次醉酒失了态……

而现在,她确实有了身孕,却只能当成一个秘密,死死的埋藏在心底。

宁栀埋头,默默搅动碗中的燕窝,季寒光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仿佛丝毫没往心里去,“我行不行可不是您说了算的,得问栀栀。”

他说着,对上宁栀,眼里泛着微微笑意,“老婆大人,你说我是行还是不行?就说昨天晚上……”

宁栀:!!

当着婆婆的面,他竟然问出这种问题!

四目相对,宁栀眼睛瞪圆,蹭的一下红了脸,赶紧舀了一勺燕窝塞进他嘴里。

你可别说话了!

“你你你喝我的吧……”

季寒光接过勺子,眼里的笑意越发浓郁。

季夫人看着两人的互动,也是一脸欣慰,“哎呀,看到你们两个感情好,我也就放心了。”

说罢,把季寒光这个大灯泡推到一边,拉着宁栀的手话了些家常。

等到夜幕深沉,才察觉到竟然已经很晚了。

“时候不早了,也该让寒光送你回去了,听说今天夜里有雨,不好留你们太晚……”

“栀栀,下次再来看我呀。”

宁栀点了点头,和季夫人道别,回到车上的时候,发现真的有雨滴淅淅沥沥的飘下来。

季寒光坐上驾驶座的时候,就看到宁栀开着窗子,嫩白的一截手臂伸到外面去接雨。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视线,宁栀回过头来,对上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季寒光揉了揉她的头,俯身过去,握住宁栀被雨打湿的手臂,温柔又细致的擦拭。

等到全部擦拭干净了,又把她冰凉的手握在手心搓了搓,“初春的雨冷,小心着凉。”

宁栀看到他这专注的样子,心头微动,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嗯嗯。”

车子启动,雨也大了起来。

车内的两个人彼此无言,气氛却格外融洽。

直到——

季寒光接了那通宁烟打来的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的哭诉,他眉头紧蹙,“你现在在哪里?”

“等我,我马上就到。”

话落,车子猛地停到路边。

季寒光再看向她的时候,已然变得冷漠。

“抱歉,宁烟那边出了状况,我要去一趟。”

“你先在这等着,我很快就回来。”